筆趣閣 > 亂晉我為王 >第1823章靳王之位七
  一時間,因為追風的到來,也讓李肇的府上出現了一絲不太和諧的氣氛。
  “追風,你不會是從靳府而來吧!如果是主公讓你過來的,李某人沒有話可說!”
  “李大哥,你想多了,主公怎么會讓我過來!他現在還是不想上位!當然了,這樣下來,你我都知道后果是什么!”
  “罷了,雖然你對李某人不敬,但看在事急而重的份兒上,就不與你計較了!說吧,到底想要怎樣!”這一回,因為追風將靳商鈺搬了出來,那李肇也是有些不太好意思。
  畢竟他們之間本身就是比較熟悉的那種關系,現在之所以說出了一些不太和諧的話語,就是因為他們都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李大哥,既然讓我說,那就直說了,您想怎樣構建這個大秩序!”
  “說得好!其實就算你追風不來,老夫也會去征求你的意見!一來,咱們的靳軍必須有嚴格的法規,如果連基本的軍令都沒有,那還怎么打仗!”
  “李大哥,這一點,追風同意!就算是追風在戰場之上犯了軍規,也會得到應有的處罰!”
  “好!這第二點嗎,也是最為重要的事情!那便是如何衡量靳王的權利!這是核心,也是你到這里的來意吧!”說話間,此刻的李肇已然是露出了一抹不算太明顯的笑意。
  面對這樣的李肇,追風也是沒有急著回答,只是微微一笑,爾后便緩緩的坐在一張椅子上。
  “追風,你,你為何不語!難道這不是你來的理由嗎!”
  “李大哥,這確實是我追風來到這里的理由!可真是讓我說出幾點來,還真是不好說!要不,還是由李大哥好好的講講吧!”
  “你,你既然都來了,不說也得說!”
  “罷了,小弟之意是想給主公最大的王權,就如同皇帝般的權利!”
  “你,你真的這樣認為!”見此刻的追風竟然提出了這樣的想法,那李肇也是緩緩的說道。
  “李大哥,如果主公沒有絕對的權利,那靳城就會亂起來,靳軍更是會陷入到分裂之中!當然了,這個事兒,咱們兄弟間可以先定下來,畢竟主公不一定會接受!”
  “是啊!老夫何嘗不想用這種方法,既簡單,又好用,可商鈺不同意啊!他要的是一種大原則,或者說是一種對所有人都有約束力的法規!”
  “李大哥,你一定要勸勸他,這樣下去不行!若是靳城沒有了靳商鈺,那還叫做靳城嗎!”
  “罷了,既然你小子都冒著得罪老夫的風險過來走一趟,老夫又有何不敢做的!你放心,在王權之上,老夫絕對會讓咱們的靳王成為天底下權利最大的王者!”
  “追風謝謝李大哥!”某一刻,就在追風聽到了李肇的鏗鏘誓言后,也是雙手抱拳以示感謝。
  而那李肇也是沒有再多說什么,只是將追風的手托了起來。
  “追風,你的心思,我都懂!不過做商鈺的工作還是要靠大伙兒!一個人,一種力量是不夠的!真是怪事了,他怎么就不愿意上位呢!”說話間,此刻的李肇也是再度露出了一抹很是疑惑的表情。
  再看此刻的追風,因為得到了相對滿意的答案,所以神色也是變得和緩起來。
  “李大哥,那你準備如何分配權利!畢竟這些事情才是諸將最為關注的事情!而如果這種事兒處理不好,一定會紛亂不堪的!”
  “你,你小子是想問問這個官階該怎么弄吧!其實這個事兒,商鈺早有交待,不過,就是有些聽不太懂!正好說給你聽聽!”
  “李大哥,快說說看!老大竟然還有這樣的想法!真是太好了!也許他從心底上還是愿意當這個王的!”
  “這個不一定!還是先告訴你吧!其實我們在閑聊間,他便把整個靳城,或者說是靳軍掌控的區域分成了幾大塊兒!靳城是中心,平陽城是靳城的屏障,東征而來的土地則是咱們的戰略區域,當然了還有凌云控制的中間地帶!”
  “李大哥您不要說的這么多,兄弟我也是聽不懂,你就說這個官階怎么排吧!”聽了大半天,追風也是有些不太自在,所以也是提醒了一句。
  面對追風的急切心情,那李肇也是微微一笑,爾后接著說道:“文官方面,商鈺準備設立一個政務院,武官方面,這小子竟然提到了一個叫做軍務院的地方!至于其它的官階都從這兩方面往下順。”說著說著,其實此刻的李肇也是一臉的無奈。因為有很多的事情,他根本都是第一次聽說!
  “李大哥,原來老大早就想好了一切!那,那李大哥為什么不早點兒告訴兄弟啊!”
  “告訴你,怎么告訴你!另外,主公也沒讓我告訴你們啊!要不是你逼著問,老夫也是不想說的!”
  “原來是這樣啊!對不住了李大哥,那,那你就多費心了!其實兄弟我就是怕主公太過于善良,沒有拿到應該拿到的權利!”
  “臭小子,你有這樣的心便是主公之幸事!其實就在幾天前,商鈺就把一些事情向我表明了!算了,今天說的話已然很多了!不過你追風到底想要一個什么樣的官階!”
  “我,官階!這個可是沒有想過!也對,再怎么說,本公子也是靳軍四大統領之一!怎么可能沒有官階呢!李大哥,不知道你們研究的結果是什么!”聽了李肇的話后,追風也是對自己的官階有了一些想法。
  畢竟之前因為只想著幫靳商鈺拿到最大的權利,所以根本沒有考慮自己的事情。
  “追風,你的事兒,主公還沒有談到,相信一定是從軍務院中有職務!到時候看看主公如何來做吧!當然了,你如果想做什么,李某人也是會想著點兒的!”
  “李大哥謝了!只要是主公能夠上位成功,讓兄弟我做什么都可以!”說到最后,追風的神情也是變得嚴肅起來。
  面對這樣的追風,李肇也是哈哈大笑起來。
  就這樣,因為追風的到來,靳王如何上位之事也是得到了進一步的探討。
  而追風也是在午后的陽光照耀下,返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追風,你小子真是厲害啊!竟敢到老夫這里來探聽事情!罷了,誰讓你是正人君子呢!老夫就不與你計較了!”某一刻,就在追風的身影消失在李肇的眼中時,其內心也是在思索著一些問題。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