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陽七的奮斗 >第11章騙你沒商量


  在老鄉黃城管的幫助下,陽七和啞巴都在天湘物業公司謀到了一份工作。陽七在水銀小區當保安,啞巴則在水銀小區當清潔員,工資雖然不高,但公司管吃住,還繳納了五險一金。對于這份比較體面而又收入穩定的工作,他倆感到很滿足。陽七的上班時間是輪換的,有時上白班,有時上晚班,每周休息一天。啞巴則是每天要上班,但搞完清掃后,除非公司有緊急任務,他就可以休息了。
  不知不覺,陽七在公司上了一個月班,感到有些乏味,有點悶得慌。這天,天氣晴朗,陽七正好放假,便想出去溜溜。陽七來到市中心,發現這里人山人海,到處是小商小販的吆喝聲、門店的喇叭聲、小孩的尖叫聲、汽車的鳴笛聲┄┄,熱鬧得狠。
  陽七漫無目的地走著,忽然看到前面圍了一群人,便湊過去看熱鬧。原來是下象棋殘局。擺攤的是一個胡子較長的中年漢子,在他的前面放了一個小盆,盆里有一小疊一百元的鈔票。對面下棋的是個戴眼鏡的瘦個子。雙方都在棋盤邊上放了一百元作為賭注。陽七小時候就很喜歡下象棋,而且讀初中時得過年級第一。他看了一會,發現擺攤人贏了一盤,輸了二盤,于是就想躍躍欲試,贏幾盤,賺點零花錢。那擺攤的“長胡子”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又連輸了一盤,“好了,好了,你又贏了,不跟你下了。”“長胡子”裝出生氣不耐煩的樣子說。
  “不下就不下了,你這水平還到這里擺殘局,怕是要輸得精光。”瘦個子故意嘰諷道。
  瘦個子慢悠悠地站起來準備離開,陽七早忍不住了,連忙擠過去。“師傅,我們來一盤。”
  “好,小伙子,你得先放一百塊錢。”
  陽七連忙搗出一百塊錢放在棋盤邊,就跟“七胡子”“拼殺”起來。只幾個回合,陽七就輸了。“長胡子”連忙把陽七那一百塊錢拿過來,面無表情地說:“小伙子,你輸了,這一百塊錢歸我了。”
  陽七感到很奇怪,剛剛看到瘦個子用同樣的方法贏了,自己一下就輸了。他有點不服氣,想再下一盤,忽然感到屁股被人頂了一下。他回過頭一看,后面站著一個頭發全白了的老頭。那老頭用眼神示意他不要下了。
  “小伙子,下次再來吧,我要有事去了。”“長胡子”很敏銳,怕別人攪局,馬上收拾東西準備走人。
  陽七馬上回過味來了,這之前下棋的瘦個子是個托,跟“長胡子”是一伙的。他心里很不甘心,想把那一百元拿回來。但“長胡子”已經起身走了。陽七便跟了過去。
  “長胡子”轉身進了一條巷子,陽七也跟了過去。走著走著,陽七感到后面跟著兩個人,他回過頭看,發現是之前下棋的瘦個子和一個眼露兇相的高個子。陽七感到有些不妙,想報警,又怕被人抓了打。就在這遲疑之間,“長胡子”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后面的瘦個子和高個子也走到了他面前,盯了他一眼后,就迅速走開了。
  陽七愣在那里,心里又恨又后悔。恨的是自己也老大不小的了,這種騙局也上當。悔的是辛辛苦苦一個月才賺2000多塊錢,這一下就被騙走了幾天的生活費。陽七沮喪地走著走著,又感到被人扯了一下衣袖。“干嘛呢?”陽七正待發作,卻發現一個約二十七八歲的女啞巴在向他討錢,一只手拿著一個本子,上面寫著施舍人的名字和金額,另一只手不停地做手勢要陽七捐款。陽七不想理女啞巴,頭也不抬地往前走。女啞巴就跟了過來,也不說話,一個勁地把本子往陽七面前遞,眼里充滿了期待施舍和感激涕零的目光。陽七心里正煩,便一揮手把女啞巴的本子打落在地。
  “你打什么打,不給就不給,土冒子!窮光蛋!”那女啞吧一邊快速地撿起本子,一邊罵。
  陽七又愣住了,這女啞吧原來是裝的。他正待揪住女啞吧發脾氣,那女啞吧比兔子還跑得快,一溜煙就不見了。
  陽七心里又有點慶幸了,城市里真是騙子多,幸好沒理她,要不然又被騙了。這時,陽七的肚子有點咕咕叫了。他準備去買個快餐吃。尋了一路,盡是些賣皮鞋、衣服、化妝品之類的店子,也沒看見什么快餐店。陽七便想,汽車站邊上應該有快餐店,便直接朝汽車站走去。大概走了十多分鐘,就到了汽車站。
  汽車站旁邊快餐店還真的多。陽七隨便挑了一個快餐店,點了一個黃瓜炒肉加米飯,幾下就吃光了。陽七心滿意足地從快餐店走出來,正好迎上一位中年婦女抱著一個四五歲的小孩。
  “大兄弟,你行行好,給我買個飯吧。我到這里走親戚,錢包被偷了。你看,我小孩餓得快不行了。”那中年婦女向著陽七哀求。
  陽七認真地看了看那中年婦女和小孩,一身的樸素,像是從農村出來的,不像是騙子。
  “你們沒吃飯?那好吧,我去給你們買。”陽七留了一手,不答應給現金,而是直接買飯。
  “大兄弟,你也不容易,就給十塊錢吧,我們只要吃幾個包子填下肚就行了。”那中年婦女十分體諒地說道。
  陽七一想,錢倒是要得不多,再說買兩個快餐還不止十塊錢呢。想到這里,陽七便從褲袋里摸著十塊錢來,遞給了那中年婦女。
  “拿去吧,快點買東西,別讓孩子餓著了。”陽七富有同情心地囑咐道。
  “謝謝大兄弟,您真是好人啊。”那中年婦女接過錢,連忙彎腰致謝,然后轉身走了。
  陽七有一種幫助別人的快樂感,嘴角露出了微笑,步子輕快地從反方向離開了那中年婦女。走著走著,陽七下意識地想看看那中年婦女買東西沒有,便停下腳步,反過頭去看。結果發現那中年婦女并沒有抱著孩子去買東西吃,而是又在向一位老人行乞。
  看到這一幕,陽七內心升起一股憤怒和悲哀,他的同情心受到了深深的打擊,他甚至對乞討者產生了一種厭惡感。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