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紈绔逍遙游 >第11章找到線索


  天剛亮,程逍遙又穿著短裝準備出門了。
  堅持了幾天,他明顯感覺自己的耐力增強了不少,似乎效果還可以。至于二弟的反應,只能說暫時還不怎么樂觀。
  可一開門,他就嚇了一跳,門外居然站著一個黑衣人!
  定睛一看,才發現原來是釋龍。
  “龍叔?”
  程逍遙怪異地看著穿著夜行衣的釋龍,道:“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少爺!”釋龍恭敬行禮,道:“昨夜亥時回來的。”
  “難不成你在這門口站了一夜?”程逍遙咂舌道。
  釋龍毫不在意地點點頭。
  程逍遙很無語,這也太敬業了吧!你房間就在旁邊,有必要非得在門口守著么?
  “少爺,謀殺之事,找到線索了!”
  釋龍忽然從懷里掏出一塊木牌,遞到了程逍遙面前。
  聽說找到了線索,程逍遙驚喜不已,急忙接過木牌仔細看了起來。這木牌也就一寸寬,三寸長,通體黑色,正面刻著一個類似虎頭的花紋,背面刻著一個“二”字,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這牌子……”捏著黑木牌,程逍遙疑惑道:“在哪里找到的?”
  釋龍沉聲回道:“在鴻運酒樓背后屋頂的瓦片縫里找到的。打傷您的蒙面人,就是從窗戶跳到背后屋頂逃走的。我去了十九次,將每一條可能的逃跑路線都仔細摸排了一番,最終在瓦片縫里找到了這個。”
  “那萬一,這牌子是別人掉的呢?”
  程逍遙反問道,蒙面人跳窗而逃不假,可總不能在窗戶下找到個東西,就說是他們掉的吧,這太不嚴謹了。
  哪知,釋龍連連搖頭,極為肯定地說道:“我問了那住戶,他一個月前才翻修過屋頂,當時并沒發現這木牌。而且,窗戶距離屋頂足有一丈高,據酒樓的伙計說,除了那群蒙面人跳過外,還沒人敢這么干。”
  “你這……好吧。”
  雖然程逍遙依舊不怎么認同,但想到釋龍沒日沒夜地找線索,好不容易才發現了這個,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如果全盤否定,那未免也太傷人了,更何況,萬一真是呢?
  “那這牌子可查清楚了來路?”
  程逍遙繼續問道。
  “打聽到了一些,據說和平山縣黑虎寨有關。”
  釋龍遲疑片刻,似乎不是太確定。
  “平山縣?黑虎寨!?”
  程逍遙聽得一頭霧水,平山縣倒是知道,這是文州城下屬的一個縣,距離州城還有四五十里地。至于什么黑虎寨,他就完全沒聽過了,土匪窩?山大王老巢?這和自己扯得上關系么?
  “少爺,不如我親自去一趟,查查看?”
  釋龍瞪著布滿血絲的眼睛,低聲問道。
  見他都這樣了,程逍遙擺擺手,將牌子小心收起來,道:“不急,你趕緊回房補一覺,查的事情,等休息好了再說!”
  “可是……”
  “快去吧!”
  ……
  勸睡了釋龍,程逍遙也沒了跑步的心思,索性回到了房間,將那本詩集和《大武史籍》拿了起來,準備去還給廖幸兒。
  臨出門,他又折了回去,提起毛筆在紙上寫了幾行字,然后裁成方形,折成了一只千紙鶴,壓進了詩集。
  按照約定,每天上午他要去老爺子書房讀一個時辰的書。想到這事兒,程逍遙就覺得往后的日子肯定不好過。不過有什么辦法呢,要重塑五好青年的形象,哪有這么容易。得了,今天才是第一天,還是早點去吧!
  老爺子的書房開著門,但人沒在,好像是特意給程逍遙留的。他也沒管那么多,隨便找了一本就看了起來。
  奈何這文言文看起來真的太費勁,雖然他靠著腦子里海量的電子圖書數據,可以第一時間找到白話文的注解,但真的提不起興致。
  真要看書,隨便在數據庫里找一本出來,閉著眼睛都能看,何必這么麻煩!
  自作自受喲!
  程逍遙自怨自艾道。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居然趴在桌上睡著了,連哈喇子都流出來了,還是拉絲的那種。
  巳時過半,書房外傳來了腳步聲。
  廖崇甫站在書房外,背著雙手,先是朝房內瞄了一眼,見有人,不禁微微一笑,可再一看,發現程逍遙那小子許久未動,竟然在書房呼呼大睡,頓時黑起了臉來。
  咳咳!
  糟糕!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程逍遙霎時驚醒。心頭咯噔一響,急忙抬起頭來,卻見眼前光線陰暗,再往上看,正好看到廖崇甫那張黑臉。
  “臭小子!你就是這樣讀書的!?”
  不待他張口,廖崇甫便厲聲斥道。
  程逍遙自知理虧,但腦瓜子還算轉得快,急忙道:“爺爺!我剛才正在閉目沉思呢!”
  說著,趕緊偷看了一眼書名,道:“這……哦,這《貞觀紀要》真是好書啊,嘖嘖……”
  聞言,廖崇甫戲謔笑笑,道:“閉目沉思?既是閉目沉思,為何又垂涎三尺了!”
  垂……
  程逍遙趕緊拂袖抹了一把濕潤的嘴角,頭一次發現,原來“垂涎三尺”還能這么用!
  “呃……爺爺,孫兒這是看得津津有味了些!”
  程逍遙憨笑道。
  “津津有味?這詞兒倒是新鮮!”
  廖崇甫微微一驚,繼而輕聲笑道:“好吧,就算是你在津津有味地閉目沉思,那老夫問你,都看了哪些內容啊?”
  這一問,讓程逍遙心虛不已。心道,果然姜還是老的辣,老爺子太雞賊……太有經驗了!
  “孫兒……”
  程逍遙目光閃躲,發現答不上來,索性豁出去了,道:“都看完了!”
  “胡說!”
  誰知,廖崇甫想都沒想便駁斥道:“區區一個時辰,你就敢說你把《貞觀紀要》看完了?”
  “也罷!”瞅了程逍遙一眼,他也懶得再追究,直接說道:“那老夫便考考你,你若答得上來,便算你過關!否則,再看一個時辰!”
  完犢子了!
  程逍遙心中忍不住悲呼,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叫你嘴欠吧,活該!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