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紈绔逍遙游 >第3章更大的驚喜


  收回思緒,程逍遙笑嘻嘻道:“對了,小青媚,你家郡主在哪兒呀?”
  想到能再見女神,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
  “在老侯爺書房呢!”青媚應道:“老侯爺聽郎中說您拆了繃帶,特意讓我過來看看,說是若無大礙,便來看您,我這就回去回話去!”
  說完,便轉身要走。
  程逍遙趕緊喊住青媚,道:“還是我親自過去吧!”
  自己養傷的時候,老侯爺來看望過好幾次,非常關心。如今傷愈,按理說也該親自去給他請個安才是。
  稍微整理了一番衣衫,程逍遙便和青媚一同朝后院的方向走去。
  侯府很大,侯爺、老侯爺、郡主和程逍遙都有自己獨立的閣樓院子。
  侯爺廖元文平日要處理公務,住所靠前,因為前院有大殿,方便接見封地各州官員;老侯爺廖崇甫歲數大了,喜歡安靜,所以住所在侯府最靠后院的位置;郡主廖幸兒和程逍遙,則分別住在侯府中間的左右兩側。
  穿過兩道月亮門,再繞過后花園,便到了老侯爺的住處。
  此時,老侯爺的房門是打開的,外面候著兩個家丁。家丁見程逍遙前來,急忙行禮,隨后便要進去報稟。
  見狀,程逍遙搖手制止。誰知剛準備拱手請安,他便聽到了老侯爺嘆氣的聲音,頓時收了聲。
  “誒!幸兒吶,爺爺知道你還在生你爹的氣,他這么做,是有苦衷的。”
  屋內,老侯爺廖崇甫搖頭說道。
  “爺爺,幸兒知道的……”
  一旁,廖幸兒苦澀一笑,言語中夾雜著些許低落情緒。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誒!偏偏在這節骨眼上,逍遙那小子又出了這事兒!我真是后悔啊,后悔沒有將他培養成棟梁之才,要是哪天我去了,又有何顏面見茂功兄啊!誒!”
  廖崇甫背負雙手,望著成排的書架,話里話外都透著自責之意。
  “爺爺,不能怪您的,要怪只怪……怪那些蒙面歹徒太過猖獗。”
  廖幸兒輕聲寬慰道。
  廖崇甫嘆息一聲,道:“州衙已經在查了,不論如何,必須將這些歹人繩之以法!倒是那小子,但愿能吃一塹長一智,經此一遭,浪子回頭吧!”
  話音落下后,屋內安靜了好幾息的時間。
  聽了這些對話,程逍遙只覺得自己太特么無辜了。剛穿越來就重傷不說,還莫名其妙背負了紈绔浪子的臭名,這他喵的找誰說理去喲。
  這樣可不行吶!
  程逍遙琢磨片刻,心道,要改頭換面重新做人,首先就是要盡快把自己的形象重新樹立起來才行!
  打定主意,他便準備進去給老侯爺和廖幸兒解釋解釋,不管如何,能先爭取一丟丟信任總是好的。
  “孫兒程逍遙,給爺爺請安!”
  拱手躬身,程逍遙恭恭敬敬地在門口揖拜道。
  哪曉得,他話音剛落,屋內便傳來了廖崇甫怒氣沖沖的斥責聲,“你個混小子!趕緊給老夫滾進來!”
  這冷厲的聲音,讓程逍遙渾身一哆嗦。記憶中,老爺子向來都對自己和顏悅色的,哪怕真犯點錯,他也只是板著臉稍稍教訓兩句,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動怒過。
  由此可見,他老人家是真的生氣了,而且氣很大。
  怎么辦?認慫唄。
  這是曾經的程逍遙慣用的伎倆。
  不過,這個念頭剛冒出來,就被他立刻否決。以前的那些錯誤,都是些無傷大雅的小事情,認慫自然是可以的。可現在完全不一樣,自己在外頭浪得差點連命都沒了,光認慫有個屁用!
  勇敢自信,敢愛敢恨,殺伐果斷,威武不屈,頂天立地真男人!
  默念了一番人生格言,程逍遙深吸一口氣,大義凜然地邁步而入。
  “臭小子,跪下!”
  一見到程逍遙,廖崇甫便黑著臉喝道。他雖然年事已高,但畢竟是上一任的南文侯,言語之間那氣勢,威嚴凌厲。
  一旁,廖幸兒僅是瞟了一眼,便扭過了頭去,繼續給老爺子研著磨。
  看著盛怒的廖崇甫,程逍遙本想解釋,但思量一番,還是乖乖地跪了下來。老爺子還在怒頭上,現在解釋的話,效果肯定不咋地。
  “臭小子,你可知這次有多兇險!”
  廖崇甫橫眉冷目,厲聲問道。
  程逍遙抬起頭,看著老爺子誠懇點頭,道:“爺爺,孫兒知錯!”
  “知錯!?”廖崇甫氣息急促,“你倒是現在知道錯了,若是真有個三長兩短,你讓幸兒怎么辦!?”
  聽了這話,程逍遙愣了。
  他怔怔地看向悄悄擦拭眼角的廖幸兒,悻悻然道:“這……這好像不關幸兒妹妹的事吧……”
  “不關……”
  廖崇甫氣得臉色鐵青,喝道:“你可知道,你與幸兒早有婚約,你伯父此次入京,便是要向陛下請求賜婚的!你這混蛋,竟然還說出這樣的話!你……你……”
  廖崇甫還沒說完,廖幸兒便捂著嘴,嗚咽著跑了出去。
  “誒!”
  看著廖幸兒遠去的身影,廖崇甫抬手撫著額頭,身體微微搖晃了起來。
  “誒呀!”
  程逍遙見狀,驚呼一聲,趕緊上前扶住。
  廖崇甫的話,讓他極為意外,與廖幸兒有婚約之事,自己根本都不知道。他望著那道消失在花園里的倩影,心道,這么說來,和女神長得一模一樣的幸兒妹妹,就算是自己未來的老婆了!?
  呃……老天待我不薄呀。
  程逍遙懵了片刻,幸福感襲遍全身!
  怪不得,剛才廖幸兒如此哀怨,如果自己死了,她不就成了寡婦么!這對于一個才十六歲的少女來說,未免太殘忍了一些。
  想到這些,程逍遙覺得,為了自己和幸兒妹妹下半生的幸福,更要不折不扣地踐行那句人生格言!
  于是,他急忙拍著胸口,信誓旦旦地保證道:“爺爺,孫兒這些天想了很多,深刻認識到整天跟著一群狐朋狗友瞎混,確實是太不應該了,以后孫兒一定改!”
  “怎么,突然醒悟了?”廖崇甫斜眼看著他,疑惑道。
  “嗯,幡然醒悟!”程逍遙點頭道。
  “當真改?”
  “改,絕對改!”
  “以后準備怎么做?”
  “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嗯……還算像話。”
  “呵呵,呵呵。”
  ……
  氣氛正在和諧之時,卻聽聞門外家丁報稟。
  “稟老侯爺,府外有人求見,說是逍遙少爺的朋友。”
  聞言,廖崇甫當即沉目看著程逍遙。
  程逍遙哭笑不得,你妹的,自己才說了絕對不再和狐朋狗友瞎混了,這倒好,狐朋狗友竟找上門了來!
  “哪個朋友啊!跟他說,本少爺從現在開始跟他絕交了!”
  程逍遙沖著家丁喊道。
  家丁唯唯諾諾點頭,道:“他說他叫沈百萬……好的少爺,小的這就去說。”
  沈百萬?
  聽到這個名字,程逍遙頓了頓,像是想到了什么,趕緊叫住家丁,道:“你等會兒!”
  說著,便笑嘻嘻看向廖崇甫,道:“爺爺,這些個狐朋狗友,還是孫兒親自去攆吧!”
  說完,便急匆匆朝著門外趕去。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