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1090章氣疾給書友“笑看風云”的打賞

    滿寶便收回了手,看著皇后道:“娘娘,我可不可以給你仔細的檢查檢查?”
  皇后愣了一下點頭,“自然可以。”
  她扭頭去看尚姑姑,也看到了站在下面的皇帝,她正想起身行禮,皇帝就對她壓了壓手。
  皇后便一笑,又靠了下去。
  尚姑姑將帳子放下,沒有出去,而是站在一邊看滿寶。
  小鄭掌柜早機靈的退后兩步,低著頭站在一旁。
  滿寶就伸手去摸皇后的脖子,尚姑姑嚇了一跳,忍不住傾身,皇后便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她便又站直了,只是繃直了脊背盯著滿寶看。
  滿寶摸著她的脖子一寸一寸的問,“這里痛嗎?”
  皇后有時說不痛,有時說痛,滿寶便找到了不舒服的地方,輕輕的將手指放在上面,問道:“犯病的時候,這里有什么感覺?‘
  皇后仔細的回憶了一下,細細的回答起來。
  滿寶道:“您張開嘴,我看一下您的喉嚨,這樣啊――的一聲,有燈燭嗎?”
  燈燭照到的地方也有限,不過,她能用上的望聞問切都用了,滿寶盯著皇后若有所思起來。
  帳子外候著的太醫們也忍不住微微抬起來看向帳子,豎著耳朵聽著。
  皇后糾結了一下還是沒忍住,“娘娘,我能摸一摸你的肚子和胸口嗎?”
  眾太醫:……
  皇后也愣了一下,然后輕笑一聲道:“可以。”
  滿寶在她的肚子輕輕一按,問道:“這里痛嗎?”
  皇后痛呼出聲,道:“咳得多了就痛了。”
  滿寶微微點頭,檢查完肚子又去摸她的胸口,問她咳嗽起來和呼吸不暢時的感覺。
  滿寶細細的問過后,等皇后整理好了衣服,見她面色潮紅的咳嗽不止,忙給她撫背,想了想,讓尚姑姑把帳子打開,她回頭沖小鄭掌柜伸手,“拿針袋來。”
  小鄭掌柜一邊給她使眼色,手上一邊慢騰騰的動作,這給貴人治病不是這么治的,得先辨癥,下方才行,就算要扎針,也得先通過太醫院的同意呀。
  太子已經焦急的上前扶住咳嗽不止的母親,他身后的一群小的呼啦啦的跟上,皇帝都忍不住關切的湊了上去,一轉頭見小鄭掌柜這樣慢騰騰的,忍不住眉頭一皺,喝道:“給她!”
  小鄭掌柜抬頭看了他一眼,因為皇帝穿著常服,他又沒見過皇帝,所以小鄭掌柜不認識他。
  既然不認識,雖然他在宮里的地方一定比他高,但他也不可能聽他的。
  滿寶自然也看到了他的眼色,直接起身去找針袋,她小聲的解釋道:“我就扎兩個穴道而已,讓她呼吸順暢些。”
  滿寶取了針袋,取出針來,微微扯開皇后的衣襟便扎了下去。
  尚姑姑張了張嘴巴,連忙又把帳子放了下來,只把太子和皇帝給罩在了里面,其他人被隔絕在了外面。
  二皇子等人在滿寶扯開皇后的衣襟時便往后退了一步,倒是三皇子不懼,還掀開帳子硬是湊了進去。
  父子三人一起關切的看著皇后。
  滿寶給皇后扎了兩針,她呼吸慢慢順暢起來,咳嗽也就止了。
  滿寶道:“要些溫水來給她潤潤口。”
  尚姑姑連忙取了一杯茶來,滿寶見了皺眉,“她咳嗽不好再喝茶,要白開水。”
  尚姑姑看了她一眼,連忙出去取了溫水來,見滿寶點頭后便給皇后喂下去。
  潤了嗓子,呼吸又順暢了起來,皇后便不再咳嗽了,她對滿寶笑道:“果然是神醫,我這一下就好了。”
  滿寶卻搖頭,“只是暫緩而已,太醫們肯定也能做的。”
  只是他們恐怕不好做。
  太子連忙問道:“可否根治?”
  滿寶頓了頓后搖頭,“至少現在我是不會根治的。”
  太子一怒,“什么叫現在不會根治?”
  “我還沒學到這個呢。”
  太子:“那現在就去學!”
  “跟誰學呀,”滿寶道:“有沒有這樣的醫術還不知道呢。”
  太子頓時被她噎得半死。
  滿寶連忙安撫他道:“你別急,等我回去查一查醫書,對了,太醫們也沒辦法嗎?”
  滿寶決定出去和太醫們交流交流,她轉身正要出去,一下就跟皇帝對上了眼。
  滿寶的記性素來好,雖然達不到過目不忘,但見過的人,尤其還是見過好幾面,且相處了一晚上還是很有印象的。
  她“咦”了一聲,見這熟悉的人微微側頭躲開她的視線,她就探頭從下往上的看他。
  皇帝輕咳一聲,仰頭看帳頂。
  滿寶便歪著腦袋看他,總算是發覺了不對,“你怎么也在帳子里?”
  尚姑姑想要呵斥她,但一見皇帝那神色便也猜到了什么,立即垂首立在一旁不說話了。
  滿寶又不傻,看了一眼太子,和他旁邊那胖子,再看一眼長得和他們略微有點兒像的李二郎,忍不住眨了眨眼。
  滿寶從床上站起來,猶豫的行了一禮,“皇上?”
  皇帝便輕咳一聲,微微抬手道:“免禮,你說皇后是什么病,若不能根治,那暫時治一治總是可以的吧?”
  滿寶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一眼,點頭道:“還能再控制控制,皇后這是氣疾,只是太久了,不太好治。”
  外面候著的太醫們聽見,忍不住拳頭撞了一下掌心,沒錯,就是不好治呀。
  兩年前,皇后已經病重過一次了,那一次僥幸救回來,誰知道今年春后她又犯病,且斷斷續續的總也治不好,這段時日還日漸嚴重了起來。
  滿寶又忍不住看了皇帝一眼,這才出了帳子去找太醫們商量病情去。
  外人一走,太子就不客氣的看向他爹,問道:“父親和這周滿認識?”
  皇帝瞥了他一眼,沒回答他,而是坐到床邊,握著皇后的手柔聲問,“梓童覺得怎么樣了?”
  皇后對他笑了笑,輕聲道:“好多了,至少不咳了。”
  皇帝便嘆氣,“早知她有用,便早些宣進宮來了,也不知道太醫院是怎么看的病,竟還不如一個小娘子。”
  “不怪他們,”皇后輕聲道:“多少有些不方便,許多法子他們恐怕也不好用。”
  皇帝看了一眼扎在她衣襟里的那兩根針,沒再說話。
  (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