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1079章勸誡

( ..)        虞縣公第二天單獨進了一次皇宮。
    明日就是重陽節了,皇帝要準備祭天,雖然這次祭禮不是很大,比不上正月初一的始祭,但祭天無小事,所以也要早早準備著。
    初八,皇帝還是很忙的。
    但百忙之中,皇帝還是在御花園里見了虞縣公,甚至要親自扶著他的手。
    虞縣公哪敢讓他扶,連忙拄著拐杖后退一步,躬身讓皇帝先行,他則落后一步。
    皇帝知道他的性情,看著怯弱,身形瘦削弱小,但最是剛烈不過,以前在任上的時候可比魏知還要犟。
    所以皇帝便笑了笑,走在了前面,到了御花園,他便找了個亭子坐下,見虞縣公還是不開口,便揮了揮手讓宮人退下。
    等人都走遠了,皇帝才笑道:“虞愛卿千里迢迢的過來,不會真是為了在京城領一籃子的米糕吧?”
    虞縣公向上拱手道:“陛下,臣在越州時聽到了這樣的話。”
    “有人說,太子無子,乃是上天降罰,皆因他不算正統,非先帝所喜。現今太子無子還只是小小的警告,若不能撥亂反正,介時上天恐降難于全天下。”
    皇帝臉色一沉,臉上有些泛青,“這話是何意?誰是亂,誰是正?”
    虞縣公搖頭,“誰是正臣不知道,但誰是亂,陛下應該知道。”
    皇帝攥緊了拳頭,半響后松開,輕笑一聲,看向虞縣公道:“虞卿也覺得朕得位不正嗎?”
    皇帝站起來,一展袖子道:“就算朕可以讓天下萬民過上安居樂業的日子,也得不到眾卿正統的承認?”
    虞縣公問,“陛下在意嗎?”
    皇帝回身,微微抬著下巴道:“朕并不是很在意,是非功過,自留給后人去評說。”
    “所以陛下還是在意的,”虞縣公道:“這是好事,帝王求身后名,總比不求名的好。”
    虞縣公嘆息道:“陛下,臣為三朝人,在陳朝出生,在安朝為官,一直到我大晉,于臣來說,亂世之中,沒有什么正統不正統。”
    能當上皇帝的都是他們各自的本事。
    他要真講究正統,就算不在陳朝滅亡時自盡,也該在安朝末帝自盡時跟著一塊兒死,又怎么會先在大晉當官?
    皇帝也正覺得稀奇呢,“既然虞卿不在意,又為何特特將這樣的話傳到朕的耳邊?”
    天下對他有非議,皇帝一直是知道的,也正因為知道,他才想做得更好。
    虞縣公見他沒領悟自己的意思,便挑明了道:“陛下,先太子和三大王都已仙逝,您就沒想過流言中的正是誰?”
    皇帝一怔,思索起來。
    虞縣公卻又道:“其實臣也不是很在意這個正是誰。”
    皇帝:……
    “可是,宮中奪嫡已嚴重到民間都損壞太子的名聲了嗎?”虞縣公道:“如今,天下安定,陛下又勵精圖治,沒有人可以造反得起來的,可若是皇位之爭,朝中又爭斗起來,一切就又變成了未知數。”
    “陛下,天下初安,經不起又一次動亂了,”虞縣公道:“太子雖無子,但他是國本,動不得呀。”
    皇帝面無表情的道:“朕知道,如今不是朕急,是他自己失去了平常心,虞卿你看看他這幾年辦的事兒。”
    虞縣公就起身,顫顫巍巍的跪到地上,“還請陛下讓三皇子就藩,同時降爵。”
    皇帝皺眉,“降爵?”
    “陛下,您此時封了他做親王,那等太子登位,他還能封三皇子什么呢?”
    封?
    皇帝心想,以太子那個狗脾氣,他不把郡王變國公就不錯了,他還指望著他郡王變親王嗎?
    所以還不如他一步到位,給老三把親王給封了。
    虞縣公一看便知道了皇帝的想法,嘆氣道:“陛下如此偏愛三皇子,不怪乎太子心急。”
    皇帝沒好氣的道:“這天下朕都要給他了,我不過給他弟弟一個親王當而已,怎么就偏心了?”
    虞縣公道:“可是陛下,現在三皇子只想當親王而已嗎?”
    皇帝沉默。
    “臣雖久不在京城,卻也沒少聽人贊頌三皇子,說他聰敏過人,禮賢下士,更聽得朝中有許多大臣上書,想要留三皇子如翰林院主持修撰書籍,陛下,”虞縣公深深的一揖道:“按我朝規矩,皇子成親后是要就藩的,您強留三皇子在京中,自認是父親對兒子的寵愛,可在他人眼中,甚至在三皇子眼中,這卻是您想要取太子,而使三皇子代之的信號呀。”
    “放肆!”皇帝氣得一拍石桌,把自己的手掌震得發疼又發麻。
    皇帝疼得眼淚都快要下來了,他卻生生地忍住了。
    虞縣公依舊低著頭,一點兒不怕皇帝吼,反正他當官的時候沒少被吼,接著道:“陛下,明日祭天可請太子代之。”
    皇帝沉默了起來,半響后道:“虞縣公一路勞累,朕讓人送你回府歇息。”
    虞縣公抬頭看了皇帝一眼,一揖后退了下去。
    遠遠的看著這邊的古忠見了,立即小跑著上前扶住虞縣公,看了皇帝一眼后扶著虞縣公出宮去。
    皇帝雖然心里很不舒服,憋著一口氣怎么也出不來,但在下午的時候還是下了一道旨意。
    他表示自己身體有恙,明天的祭天儀式就交由太子主持。
    沒有準備的太子一下就被推到了臺前,不過這對他來說也不難,因為不說每年祭天他都跟在父皇身側,就是之前監國的時候他也是獨立祭天過的。
    所以他一點兒也不慌,慌的是禮部。
    這么突然,一時半會兒的,讓他們上哪兒去找合適太子穿的禮服和冕?
    總不能穿舊的吧?
    就算可以用舊的,太子這幾年來也長高長壯了,連腦袋都不一樣大小了,根本不合適呀。
    禮部尚書差點氣瘋,也不知道從哪兒收到了消息,直接沖到虞家要見虞縣公。
    虞縣公早早的躺到了床上,表示自己累了困了病了,反正就是不能見客人。
    于是禮部尚書就逮著虞侍郎罵了一通。
    你要勸誡,你早點兒啊,哪怕是昨天你就勸呢,他們也多一天的時間準備不是?
    這會兒到明天祭天就只有八個時辰的時間了,讓他們怎么準備?
    你一次面圣,讓我們白了頭發有沒有?
    虞縣公也躺在床上唉聲嘆氣,“陛下也忒小氣了,怎么還往外傳了呢?”
    剛被牽連了一場的虞侍郎不想和他爹說話。
    妙書屋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