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993章揍他八月三

長壽攔不住,只能也拔腿跟上。
大吉看了他一眼,本來想留下他看著馬車的,但見他那著急的模樣,便不提了,由著他一起跟著,把兩輛馬車都丟在了下面。
一行人在山上找到了一個好位置,于是大家互相看了看后,白善、滿寶和白二郎一起看向大吉,“大吉,你去把人引來吧。”
大吉老早就想到這任務會落在他頭上,也不吃驚,習以為常的起身往山下走去。
他們運氣不錯,張敬豪還真的沒分辨馬商的字跡,他臉色鐵青的往山上來,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
大吉遠遠的看著小松一口氣,便估摸著他能看到了,隱在一棵樹后輕咳了一聲,吸引了對方的視線后轉身便走。
張敬豪皺了皺眉,快步追了幾步,揚聲問道:“閻先生找我什么事?”
大吉沒回答他,快步往前走著。
張敬豪只能遠遠的看見大吉的背影,以為他是沒聽見,或是不屑于回答,他更加不高興了,腳下卻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腳步去追。
張敬豪往前追了一段,把人給追丟了,他只能一臉迷茫的站在一棵樹下,喊道:“人呢?你把我領到哪兒去了?閻先生呢?”
躲在他頭頂樹冠上的白二郎拿著麻袋,和白善對視一眼,點了點頭后倆人一起看向對面的滿寶。
滿寶就伸出三根手指,一根一根一根的往回收,等收到最后一根時,才將將收回,白善和白二郎便拿著麻袋一起從樹上一躍而下,麻袋對準張敬豪的腦袋便套下去。
一套中他們便在空中松了手,順勢落在了地上,滾了兩圈后快速的爬起……
而躲在他們對面樹底下的滿寶在他們一套中以后便伸出一只腳來將張敬豪踹到,張敬豪才想把麻袋解開就被踹到了地上,拳頭很快便砸在了臉上和身上……
他驚叫起來,下意識的在地上翻滾起來。
滿寶瞄準了他的屁股狠狠的踹了好幾腳,白善幫她踹了一腳。
白二郎還是有些心虛,于是在一旁對著手指給他們鼓勁兒。
白善氣得不行,湊到他耳邊低聲道:“想想你被打成豬蹄似的右手。”
“可我也掙了二百兩。”
白善沉默了一下后道:“不行,我們這么費心勞力的給你出氣,這二百兩你須得分給我們。”
白二郎:……
白善就悄悄的沖滿寶招手,滿寶跑過去一聽,覺得白善說得對,見白二郎一臉肉痛的模樣就道:“你讓先生這么操心,總得孝敬孝敬先生吧,你那份也別留著了,給先生買東西吧。”
白二郎就生氣了,然后對準已經停下來,正想坐起來解開麻袋的張敬豪屁股就是一腳,讓他原地滾了一圈。
他這會兒總算是能出腳了,滿寶在一旁低聲給他指點兒,“打屁股,打大腿,打手臂,這些地方又疼,又不容易留痕跡,還不會重傷……”
三人合伙將張敬豪打了一頓,讓躲在另一棵樹下的殷或和長壽看得目瞪口呆,半天都回不過神來。
直到三人覺得差不多了,跑過來拉著他跑時,他都沒反應過來呢。
一行人小跑著下了半段山坡殷或就跑不動了,滿寶道:“行了,我們慢慢走吧,別讓他過勞生病了,反正這會兒他還在努力的解麻袋呢,肯定沒那么快追上來。”
殷或喘著氣跟他們回到馬車上,滿寶拿出盛著開水的竹筒來,打開試了一下水溫,發現還溫著便給倒了一點兒,“慢慢的喝,喝一小口順順氣就行。”
殷或接過竹筒,咽了咽口水后問,“你們,怎么這么熟練?”
滿寶聽出他的潛意思,連忙道:“你可別誤會,我們這也是第一次套人麻袋,以前都是套麻雀的。”
白善和白二郎連連點頭。
殷或一臉的迷茫,“麻雀是什么?”
長壽忙道:“少爺,麻雀是一種鳥,最愛吃谷子麥子了,每年夏秋最多。”
三人鄙視的看了殷或一眼后道:“你連麻雀都不認識啊。”
殷或沉默了一下問,“你們為什么要去套麻雀?”
滿寶:“好吃唄。”
白善:“好玩唄。”
白二郎:“又好吃又好玩兒。”
殷或沒吃過那東西,不過看剛才他們從山上拉著一個麻袋往下落的樣子看著似乎是挺好玩的,他很有興趣的問,“你們一次能套多少個麻雀?”
“不一定的,看落地啄谷子的麻雀笨不笨,要是笨一點兒的,我們的網又足夠大,那就能網得多一點兒。”
殷或不斷的接收到新的知識,一愣一愣的,“網?不是麻袋嗎?”
連白二郎都忍不住鄙視的瞥了他一眼道:“誰會用麻袋去套麻雀呀,當然是用漁網呀,又大又好落,麻袋就那么小一個口子,麻雀那么靈活,一下就撲騰沒了。”
“可我看你們套麻袋也很熟練呀。”
白善:“把張敬豪當成大只的,笨拙的麻雀,對準腦袋就行了,一點兒也不難。”
“不錯,你要是套過麻雀就知道套人一點兒也不難了。”滿寶說著說著捂住肚子道:“說著我有點兒餓了,論起來我好久都沒吃過麻雀了。”
殷或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問道:“麻雀好吃嗎?”
三人一起點頭,美滋滋的道:“特別好吃,我大嫂燉的特別好吃,我們烤的好吃,容姨油炸的好吃。”
殷或很小很小的咽了咽口水,垂下眼眸思考了一下,抬頭問滿寶,“我能吃嗎?”
“烤和油炸估計還不行,但可以吃燉的。”滿寶道:“可這會兒上哪兒捉麻雀去?”
“你們不是說夏秋時很多嗎?”
“那是在鄉下,在谷子和麥子的地里多,這會兒……”滿寶探頭往外看了看,嘆氣道:“你們這兒馬啊,驢,騾子啊倒是挺多的,但麻雀卻不見多呀。”
“在鄉下嗎?”殷或想了想道:“我可以讓我家的莊戶送一些過來。”
滿寶就毫不客氣的道:“那你順便給我家也送一些吧。”
殷或笑著點頭,“好。”
這些東西在家祖母肯定不給他吃的,但出去以后……
殷或目中生輝。
白善也饞起來,提議道:“那我們再做個架子,到時候可以在院子里烤幾只吃。”
“好呀,好呀。”
四人討論得熱火朝天,大吉駕著馬車把四人拉進城里,到了分岔路口后道:“少爺,殷少爺是要回家,還是……”
白善覺得有些餓了,便問殷或,“你要去我們家里吃午食嗎?”
殷或垂眸道:“就怕打擾了。”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