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957章皇家給書友“孝一”的打賞

    皇帝聞言抬眼看向一臉憨笑的益州王,沒覺著他老和瘦,反而面色紅潤,看著比他過得好多了。
    但他還是點了點頭。
    太后便嘆氣,“這孩子的封地被削去了一半,日子過得苦呢,你是他親哥哥,也不說心疼心疼他。”
    皇帝眉眼一跳,什么時候削去一半了,明明只削了三分之一都不到。
    皇帝臉上也浮現出心疼,與太后道:“母后且再等等,犍尾堰的事才過去不久,今年剛重新收稅呢,聽說益州的災民安置的不是很好,大臣們都很有怨言,此時恢復恐怕很難,再等兩年吧。”
    皇帝看向益州王道:“五弟,等益州的災民都安置好了,過兩年朝廷快忘記這事了朕便將封地重新撥給你,或者你有看上的,換一塊地方也行。”
    益州王還沒說話,太后便快嘴道:“他好容易在益州住習慣了換到哪兒去?要我說你把益州附近幾個縣州給他就行了,免得換來換去的還水土不服。”
    皇帝笑著點頭應是。
    見他贊同,太后的面色這才好看點兒,問道:“對了,這水災都過去四年多了,怎么還沒安置好流民?益州的刺史和縣令是干什么吃的?”
    皇帝笑道:“華陽縣縣令是唐明輝的兒子,朕看了他的折子,頭兩年他就上書說在華陽縣任官很難,說他到任上時,以前災民們留下的田地全都消失不見了,一時不知該如何安置災民,所以和朕請罪呢。“
    太后便沉默了一下,她看了一眼小兒子,見他低著頭,便扭頭和皇帝道:“唐明輝的兒子不過及冠吧?”
    “那倒不是,有二十五六了吧。”
    “那也小,年輕人辦事不牢靠,一點兒小事便與你抱怨,這天下這么多難事,難道都要皇帝一個人去操心?那要他們那些臣工干什么?”
    皇帝笑著點頭,“母后說的是。”
    太后也不想就這個話題繼續下去,她怕越說越崩,干脆轉到了安全的話題上,她伸手指了一個青年道:“你沒來前,新安寫了一首詩,我讀著很好,你也來品一品。”
    轉頭看見太子等人,笑道:“太子們也來試著做一首看看。”
    太子可不喜歡作詩,但皇祖母都那么說了,他還能拒絕嗎?
    他瞥眼看向幾個弟弟。
    老三李理立即湊上去樂道:“皇祖母,您給新安郡王出了什么題?”
    “叫什么新安郡王呀,叫大堂兄,”太后嗔道,“你們可是兄弟,自家人不要如此客套。”
    “是,是,皇祖母說得對,您給大堂兄出了什么題?”
    皇帝的臉色好看了點兒,在座位上坐下,干脆將益州王叫到下首說話,任由孩子們去太后那兒玩。
    他幾個兒子,不論剛學會走路說話的七皇子和剛上學的六皇子,上至太子,下至五皇子,作詩能拿得出手的也就老三了。
    有時候皇帝自己心里都很疑惑,他生的幾個兒子怎么都不像他呢?
    皇后拉著益州王妃笑盈盈的進門時,殿內正一片熱鬧,李理做了一首好詩,正把太后逗得哈哈大笑,兄弟和堂兄弟們都在互相恭維,好一片其樂融融。
    要不是皇帝案桌上壓了好幾張彈劾益州王的折子,皇后都要以為他們家本來就是這樣和睦溫馨的了。
    太后雖然很心疼益州王,也很想念他,恨不得時刻把他留在身邊,可益州王到底大了,還是藩王,到了晚上,他還是得出宮去。
    太后惋惜的讓益州王領著妻兒出去,卻把云鳳郡主留在了宮里。
    “反正你們明兒也要進宮來,就把她留下,讓她和我這個老婆子說說話吧。”
    云鳳郡主就挽著太后的手臂笑道:“我也喜歡皇祖母,想留下來照顧皇祖母。”
    益州王妃嗔道:“你呀,不給你皇祖母搗亂也就算了,還照顧呢?”
    “誰說的,她只要在我就很高興了,”太后笑道:“這端茶送水自有宮人去做,難道我們宮里還缺下人嗎?”
    皇后低下了頭,三年前,因為益州水患持續嚴重,皇后和皇帝商量后決定放出一批宮人,當時太后便有些不悅,沒想到這事都過去三年了還能被提起。
    國子學消息靈通,所以沒兩天白善便回來告訴滿寶,“皇帝下旨把其他王爺也叫進京了,八月將近,他們應該會趕在中秋前到達,到時候京城肯定熱鬧很多。”
    他道:“我聽人說,昨天益州王府便很熱鬧,不少親朋故舊上門敘舊,有人傳出話來,益州王妃選了八月初一的好日子宴請親朋故舊,你要賣花,要不我讓劉貴去幫你打聽打聽?”
    滿寶搖頭,“不用,我五哥現在專門給飯館采買,認識了挺多人,我讓他去打聽。”
    白善看了眼外面的花,問道:“這么多花你都要賣給益州王府?”
    “那倒不是,賣這么多,他們家辦個宴席得花多少錢呀,薅羊毛也不能可著一刻的功夫薅呀,得等一等,等它重新又長出來了再薅一遍。”
    白善:“……你就沒想過換另一只羊薅?”
    “等其他王爺郡王什么的進了京城再說吧,到時候我看哪個不順眼就賣給他們。”滿寶哼哼道:“一家子,出了益州王一個那么壞的人,其他人當中肯定也有壞的。”
    白善雖然覺得她太武斷了,但這會兒不是說這個的,他好奇的是,“你這些花都有什么毛病?我看它們長得挺好的,為什么要選看不順眼的人賣。”
    滿寶輕咳一聲,眼珠子轉了轉,還是小聲告訴他了,“我這花只有一個毛病,那就是,我不知道一年兩年三年后它會長成什么樣兒。”
    人家為什么愿意高價買稀少的花?
    因為買了一盆,只要不養死養殘了,幾年內他都能擁有這么一盆稀有的花,甚至是一盆變兩盆,兩盆變四盆……
    或是培育變種成其他的花。
    她這花基因不穩定,能保證現在保證不了以后,所以還是賣給不喜歡的人吧,尤其是那些做了壞事的人。
1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