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945章打聽鋪子給書友“遙悠游2017”的打賞

    信交給劉貴送出去,莊先生也只問了一聲,聽說是送給唐縣令的便不再多問了。
    白善和白二郎正式入學國子監,又開啟了每日辰時出門上課,申正下學回來的時光。
    而滿寶的生活也規律起來,每日和白善他們一起搭乘大吉的馬車辰時出發,先到的藥鋪,他們再去國子監。
    午時,有時候她在藥鋪里吃飯,有時候直接回家吃,每天中午大吉都會去接她回來。
    她的病人也越來越多,雖然還比不上另外三個大夫,但也不至于再出現別人門前的病人排成狗,她門前一個人都沒有的情況。
    而她與鄭大掌柜及三位大夫的相處也越發融洽,交流起醫術來也更加順暢了。
    各位大夫都會交給滿寶一些經驗,指點一下她的醫術,而滿寶也會拿出自己和莫老師研究得不太明白的案例和藥方與他們討論,在他們有疑問時也會記下,然后回家便和莫老師一起查資料,一起琢磨著給他們一些建議。
    大家就這么互幫互助,氣氛更加的融洽了,每天滿寶進入藥鋪,三位大夫都對她笑臉相迎,熱情的打招呼。
    今天熱情的人里多了一個鄭大掌柜,鄭大掌柜給了滿寶三張紙,笑道:“這是你要打聽的鋪子,我都叫人給你打聽好了,我還使人去問了一下價錢,這前頭呢是他們開的價錢,后頭是我請牙人估的價錢。”
    滿寶看了一眼紙上的內容,見他打聽得這么詳細,感動不已,“鄭大掌柜,真是太謝謝你了,等我家買下鋪子,我請你吃頓大餐。”
    鄭大掌柜笑哈哈的道:“不必,不必,你是我們藥鋪的大夫,本來安家立業該是我操心的事,結果你不樂意要坐堂費,白在這兒掛單,這丁點小忙你再謝我,我可就羞愧了。”
    鄭大掌柜這會兒也和滿寶混熟了,說話隨意了些,他笑問,“你真的不要我們藥鋪的坐堂費嗎?其實要了,你也可以像現在這樣和丁大夫他們學習。”
    因為滿寶她也在拿出知識來,丁大夫他們為什么這段時間對她這么熱情了?
    還不是因為能從她身上學到不少東西嗎?
    而滿寶身上的東西顯然比鄭大掌柜之前預想的還要多,他更想把人留下了。
    不想簽合約不要緊,可以先拿錢,把感情培養起來了,以后再說嘛。
    滿寶再次拒絕了,已經說好了不要的,再反復就不好了,先生也不會贊同的。
    不過再拿那三張紙時她覺得心里好受多了,決定等鋪子定下,請鄭大掌柜吃一頓略貴一點兒的飯菜就行。
    滿寶收了紙,等到中午回去后就去前院里找五哥六哥他們。
    最近他們已經不那么心急的去找鋪子了,而是每天出去逛一逛坊市,問些菜蔬和肉的價錢,現在家里吃的菜都是他們一大早去趕集買回來的。
    周立重他們三個小的事兒更少,莊先生看不過去,干脆把他們抓了來繼續讀書。
    每日上午都拘束三人在家讀書,到了下午滿寶回來要上課了才放他們走。
    周立重和周立威兩個已經好些年沒讀書了,這兩天是讀得頭昏腦漲的。就連周立君都難受,覺得先生教他們的文章都好難。
    滿寶將紙遞給他們道:“這是鄭大掌柜打聽出來的,你們看一看。”
    周五郎和周六郎現在等的就是這個了,他們仔細的看了看,待看到那個他們曾經最喜歡的宅子在這兒給的價錢竟然是三千二百兩,而牙人的估價是兩千八百兩時都驚呆了。
    周五郎忍不住驚叫:“這也相差太大了吧?”
    周六郎不太高興,“這是專門欺負我們是外鄉人?”
    滿寶點了點后面的標注道,“說是東家在外頭欠了好多錢,所以急著脫手,這才估價這么低的,這位置也一般,在那兒的菜價都不會定太高,之前他們做酒樓就不怎么賺錢。”
    滿寶問,“六哥,你覺著這鋪子你能盤活嗎?”
    周六郎思索起來,遲疑道:“我,我也不知道那兒的生意怎么樣,我近來去看了,那家酒樓的客人是不多。”
    “發附近飯館的生意怎么樣?”
    “還好,但這兒的房價太高,遠遠比不上咱縣城。”
    周五郎盤起一條腿思索起來,道:“那條街位置還是不錯的,墻后頭就是內城,離坊門就三十來丈,街上的各種店鋪都不少,逛街的人也多,只是因為那條街上的飯館飯菜都一般,所以大家都習慣性的往隔壁街去吃。”
    周五郎道:“我想著,老六的手藝不比其他飯館的差,一開始肯定難做,但做的日子長了,生意肯定會慢慢好轉的。”
    周五郎點著紙上的價錢道:“本來我是不太想買這個鋪子的,太貴了,可如果兩千八百兩能買下,我們虧上個幾個月,甚至一年半載都沒什么,我們不用請賬房伙計,自家人就可以,這樣就省了人工的開銷。”
    周五郎給幾人算道:“我看過,除了立君,我們都可以住到鋪子里去,吃住都在鋪子里,節省不少,鋪子也是我們自家的,不用擔心每月還有租金什么的,撐個一年半載,應該會好轉的。”
    周六郎也點頭道:“這段時間我們把那條街上的飯館都吃過了,我覺著飯菜都比不上我做的。”
    滿寶摸著下巴道:“再來一味好酒,飯館就起了。”
    “你別想了,”周五郎道:“我問過京城的酒,就是普通的高粱酒都貴得很,我們買回來再往外賣,客人們愛喝還好,多少有些賺頭,不愛喝,這些酒水可都砸手里了。好酒又太貴,我們買不起。”
    滿寶道:“我們自己釀唄。”
    周五郎看向周六郎。
    周六郎道:“我不會釀酒,大嫂都不會呢,她只教過我做甜酒,這個我會做,五哥你喝嗎?”
    周五郎沒好氣的道:“不喝,那是女人喝的。”
    滿寶便樂道:“你們都不會釀酒,我會呀。”
    大家一起看向她,“你什么時候會的?”
    “等我去看書,學會了告訴你們。”
    眾人:……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