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923章努力


周五郎言簡意賅的將四十六個人縮成了四個人,滿寶覺著這都沒必要特特的告訴白善和白二郎了,于是回去后見倆人正埋頭苦讀便一個字都沒說,決定有空了再談這個話題。
反正這會兒不論對手厲不厲害,考試的前和考試時他們都要全力以赴。
這種事考完了再說吧,打聽打聽好跟同窗相處。
畢竟他們是以同樣的方式被國子監錄取的。
師徒四人學習到深夜,莊先生雖然覺得時間緊,但覺得晚上的學習效率是比不上早上的,因此看了一下時間后便道:“戌正過了,去洗漱洗漱睡覺吧,明天起早些讀書。”
白善和白二郎讀了一天的書,也覺得疲憊得不行,連連點頭后起身。
滿寶也起身。
第二天一早,滿寶是被窗外的讀書聲給吵醒的,她爬起來湊到窗邊往外看,就見外面還灰蒙蒙的,白善正站在一盞燈籠底下背著手背書。
滿寶回身趴在床上,頭疼的哀嚎一聲,天都沒亮呢,到底起床干什么?
話是這樣說,被這樣打擾,睡覺是不可能睡覺的了。
滿寶只能起身洗漱,不多會兒就坐在了欄桿上,打著哈欠的看著白善。
白善正好背完一篇,邀請滿寶,“要一起背書嗎?”
滿寶搖頭,“你背書就不能去園子里嗎?非得在我的窗戶底下背?”
“先生都起了。”
滿寶快嘴的接道:“先生那是年紀大了,覺少。”
“哦,為師年紀大了呀”
滿寶立即改口道:“先生那是被你打攪的。”
說完回頭才發現先生沒出門,就在窗內拿著一本書就著燈光在看,似乎察覺到滿寶的目光,他從書里抬起頭來看了她一眼。
滿寶立即回頭,對白善道:“好吧,我和你一塊兒背書去,白二呢?你怎么不叫他?”
“叫了,叫不醒。”
白善現在壓力大,加上下意識的想要早起,一大早便醒了。
他出來走了一圈,發現先生房里也才亮起燈,另外兩個小伙伴屋里卻是黑沉沉的,就知道他們“睡懶覺”了。
作為他們的師弟和師兄,他覺得他很有必要督促他們學習,于是他就在倆人窗底下背書了,不過這貌似只對滿寶有用。
白二郎屋里連個響動也沒有,不知道是不是睡得死沉,還是故意裝的。
滿寶跟著他換了個地方,倆人到小園子里去背書。
大吉給他們點了一盞燈,在他們腳邊點了驅散蚊蟲的香料,便找了個欄桿坐下閉目養神。
白善和滿寶就相對而坐。
滿寶記起他剛才背的是《論語》,就問道:“你怎么還背這個,不背《大學》《中庸》?”
“溫故而知新嘛,我先過一遍,若是有記不起的地方,趁早看,你和先生不都說,這次帖經多從《論語》出嗎?”
滿寶點頭,跟著他一起順著剛才的一起往下背。
等他們把二十篇論語都背完,天也早就大亮了。
倆人從小園子里回院里,正好碰見白二郎洗了臉出來,他道:“我昨晚做了個噩夢,夢見有人一直在我耳邊讀《論語》,最后還把我追到了懸崖邊上,一定要我跟著背,我明明記著的,但似乎就是開不了口,我急得滿頭大汗還是開不了口,最后沒辦法,我就被丟到懸崖底下去了,可嚇死我了!”
白善:……
滿寶聞言哈哈大笑起來。
白二郎沒好氣的看著她道:“你笑什么,我都做噩夢了你還笑,我猜肯定是你昨天一直逼著我背《論語》,我才會做這樣的夢的。”
他看了一下倆人,見他們褲腳上似乎都有露水,【31 更新快】忍不住好奇,“這一大早的,你們這是從哪兒回來呀?”
白善:“園子。”
“大早上的去園子干什么?”
“背書,”白善道:“我今天已經被《論語》過了一遍了。”
白二郎聞言哀嚎起來,叫道:“你也太造孽了吧,這得是起多早呀,滿寶,一會兒你助我。”
滿寶搖頭,“我昨晚上已經幫你把剩下的幾篇《論語》都注釋好了,需要特別注意的詞句我都在前頭畫了一個圓,回頭你自己背著,今天上午先生肯定要給你講策論和詩賦的,我要去藥鋪坐堂,等下午回來再幫你。”
相比于先生,白二郎顯然更想要滿寶輔導,畢竟面對的壓力都不一樣。于是他可憐巴巴的看著滿寶,希望她能夠暫時推掉藥鋪的活兒,反正他們剛來京城,晚幾天去看病也是沒什么的吧?
滿寶沒理他,一邊轉身回屋,一邊補了一句,“我已經答應了病人,做人不能失言,做大夫更不能。”
滿寶收好自己的背簍,想了想,撿了一本《大學》放進去,決定有空幫白二琢磨一下這本書可能會考到的墨義和帖經。
容姨也做好了早食。
大家出來一起吃了早食便各自散開,去抄冊子的抄冊子,去復習功課的復習功課去了。
周五郎也懷揣了九本冊子出門了,決定先去試試水。
大吉依舊把滿寶送到了濟世堂門口。
滿寶踩著馬凳下車,轉身從大吉手里接過背簍,“你回去吧,午時后再來接我。”
大吉低頭應下,看著滿寶背著背簍進了濟世堂才調轉馬車離開。
小鄭掌柜沒想到滿寶來得這么早,連忙迎上去笑道:“小周大夫怎么來得這么早?其他大夫還沒來呢。”
滿寶笑道:“我來提前做些準備。”
以后她就要有自己單獨的診房了,自然要提前來做一些準備的。
小鄭掌柜領著滿寶進入之前古大夫的診房,笑道:“古大夫的東西昨天都搬到那邊去了,以后這間診房就是小周大夫的了。”
厚厚的布簾子后是一張診桌,桌子前是一張凳子,后則是一張椅子。
在椅子后面還有一道布簾子,簾子后是兩張小床,之間也隔著一道可以拉動的簾子。
滿寶看著驚奇不已,這配置可比益州城的藥鋪好太多了。
在益州城,他們坐堂都是在外頭,診房只有兩間很小很小的房間,里面只能放一張床。只有需要解開衣服的病,或是病人不能坐立才會挪到診房。
滿寶問:“京城的藥鋪都是這樣嗎?”
小鄭掌柜沒去過其他地方,一時有點兒不太能明白滿寶的話,只能愣愣的點頭,“是啊。”
他頓了頓,以為滿寶是有不滿意的地方,便笑道:“小周大夫若有什么特別的要求可以和我說,我去安排。”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