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913章合同
    滿寶與濟世堂的淵源可追溯到六七年前,但她真正的開始了解濟世堂,還是去了益州城以后。
    濟世堂東家姓鄭,出過太醫的,聽老鄭掌柜說前年他們家嫡支的一個子弟就進了太醫院。
    也因為東家姓鄭,所以各地管著濟世堂的掌柜基本都是鄭家人,只是老鄭掌柜屬于很偏的旁支了。
    但他能力不錯,所以才能掌管益州城的濟世堂,甚至整個劍南道都屬于他一派的。
    可他再厲害,也不能與京城濟世堂相比。
    來前,紀大夫就給她寫信,告訴她,京城的鄭閱是鄭氏的二房,同出于嫡支,因為進入太醫院的鄭睿是鄭閱的親弟弟,因此現在鄭閱掌握了很大的話語權。
    京城這邊的濟世堂基本上都是聽他的,所以她讓他過來與鄭閱繼續交流醫術。
    滿寶跟隨伙計進了后院,就見一人正坐在院子的石凳上,他面前的石桌上擺著十來樣的藥材,他正拿著一樣在聞。
    “大掌柜。”
    鄭大掌柜聽見聲音抬起頭來,就看見了跟在伙計身后進來的滿寶,“這位是……”
    “大掌柜,這是益州來的周小娘子。”
    鄭大掌柜便笑開,起身行禮道:“原來這就是周小娘子呀,果然和老紀說的一樣年輕有為呀。”
    滿寶連忙回禮,“是紀大夫夸獎太過了,見過鄭大掌柜。”
    鄭大掌柜忙請滿寶坐下,這才看到跟在她身后的大吉,“這位是……”
    大吉微微躬身道:“小姐,小的在外面等您。”
    滿寶點頭,“你去吧。”
    大吉便躬身退下。
    鄭大掌柜目光微閃,接過滿寶的信掃了一眼后便壓在手下,笑道:“早幾天前我便收到益州的來信了,我想著周小娘子這幾天也該到了。”
    他笑道:“我知道,周小娘子和老紀是忘年交,一直在交流醫術,你給的藥方和針法對我們濟世堂的幫助也很大,我聽老紀在信中說,你現在已經能獨立開方治病了?”
    滿寶點頭,謙虛的道:“都是紀大夫教得好。”
    “那也是周小娘子悟性高,像我那兒子,現在都還只學了皮毛,”鄭大掌柜笑道:“這樣,既然周小娘子已經能夠獨立開方,那我在濟世堂這兒單獨給你開個診房如何?坐堂的價錢嘛,你看一月五兩銀子如何?”
    滿寶張大了嘴巴,指著自己問,“我還有坐堂銀子?”
    鄭大掌柜就笑道:“這是自然,你在我們這里坐堂看病,當然有銀子拿的。”
    滿寶不好意思道:“可我是來學習的,而且每日只來半天,我還要回家讀書呢。”
    鄭大掌柜不在意的道:“這沒有什么,藥鋪本來也是上午病人才多,到了下午要少很多,你就每天坐堂半日就是。至于學習,哪個大夫不是邊看病邊學習的?我們這間濟世堂算上我一共有四個大夫,以后你有疑問可以問我們,我們也會與你多交流,就跟你在益州城一樣的。”
    滿寶遲疑。
    她在益州城時可是不收錢的,主要是紀大夫說,她看平常的病癥沒問題了,但一些重的病癥,或疑難雜癥,她還需鍛煉呢,所以她雖然可以開方看病,但紀大夫總要再檢查一遍,確認她開出去的方子沒問題的。
    她覺得這樣她不交錢已經很說不過去了,再拿錢就過分了。
    就在她猶豫的時候,鄭大掌柜回屋拿出了一份合同遞給滿寶,笑道:“這是我們坐堂大夫的待遇,你看一看,除了每月的五兩銀子,每季還會有兩套衣裳鞋襪,親眷來此看病拿藥都會便宜些……”
    滿寶掃了一眼那密密麻麻的條款,更加不好意思了,她將合同放在桌子上,愧疚的道:“鄭大掌柜,您的好意我心領了,但紀大夫說過,只有我能自己背著藥箱出診了,那才算出師呢,我現在需要學的還有很多,濟世堂能讓我在這里掛單學習,我已經很感激了,怎敢再拿這么多的工錢?”
    滿寶將合同推回去道:“坐堂的錢就不必了,您只要給我開個診房就行了,以后我開出了方子還得請鄭大掌柜和大夫們幫忙看看呢。”
    “哎呀,你這孩子也太客套了,我們鋪子里的大夫從能坐堂開方開始就能領工錢的,怎么好在這方面薄待了你?”
    鄭大掌柜一個勁兒的要給,滿寶一個勁兒的推辭。
    只是鄭大掌柜臉皮更厚,滿寶到底年紀小,臉太薄,推讓了幾次便臉色通紅起來,但她記得母親說過的話,做人做事,寧愿自己先吃些虧,也不要想著去占別人的便宜,不然到最后不是自己心里過不去,就是自己會被占去更多的便宜。
    她覺得她今天要是真接受了這份合同,她肯定過不去心里的那關,以后回益州城可怎么見紀大夫啊?
    雖然她很心動就是了,可五兩銀子顯然還重不過紀大夫,為了以后回去見紀大夫不尷尬,她決定堅決不接受。
    于是她心一狠,直接起身,拎起自己的小背簍道:“鄭大掌柜,你再這樣,我是不好意思再在濟世堂掛單了,我去別的地方看看。”
    鄭大掌柜:……
    他連忙攔住滿寶,低頭仔細的看了看她的神情,半響嘆氣點頭道:“好吧,不要就不要吧,那我給你開個診房。”
    滿寶大松一口氣,連連和鄭大掌柜作揖,滿臉是燦爛的笑容,“多謝鄭大掌柜,以后還請多多指教。”
    鄭大掌柜抽了抽嘴角道:“哪里,大家互相請教進步吧。”
    事情定下了,鄭大掌柜便領著滿寶到前面去見藥鋪里的其他人。
    濟世堂的位置很大,大堂被一分為三,中間是抓藥的柜臺和一大排放藥的藥柜。
    正對著柜臺的這邊有三個房間,直接占了藥鋪大半的位置,而藥柜背后還有一個房間,那是鄭大掌柜看診的地方,通常去那兒看病的都是濟世堂的常客,不會少錢,不想和這邊的病人一起擠著。
    而滿寶不知道的是,二樓上還都是看診的地方,設置了一個一個的小包間,通常能夠上二樓的,非富即貴。
    所以濟世堂再添滿寶的一個位置也不嫌擁擠,因為鄭大掌柜直接把鋪子里最好的古大夫給調到了他的位置上,滿寶明天來可以直接用古大夫的房間。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