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912章京城濟世堂

莊先生對白善道:“事不要都放在心中,人的心臟就那么大,裝的東西多了,它就盛不住了,溢出來了你又不說出來,自然便影響到了肝,心與肝不舒服,人全身都不舒服了。”
一旁的滿寶目瞪口呆,忍不住豎起大拇指道:“先生你真厲害,我都沒想到呢。心主行血,而肝主藏血,心藏神而肝主疏泄,調暢情志,心里的事兒多了,行血不暢,可不就損肝嗎?”
莊先生:……不,為師不是這個意思。
再一看滿寶亮晶晶的目光,莊先生便暗道:算了,隨他們去吧,他們高興就好。
白善若有所思起來,“那我有心事了跟誰說呢?”
滿寶立即舉手,白二郎推開她道:“你是女孩子,跟我們不是一起的,善寶,以后你有什么心事告訴我好了。”
莊先生笑道:“也可以和為師說一說。”
白大郎在一旁看著,只覺備受冷落。
他唉聲嘆氣起來,白二郎聽到了,就回頭和他道:“大哥,你為什么嘆氣?你是不是也有心事?要不要告訴我?”
白大郎把他湊到面前的臉推開,“一邊去。”
從觀里回到家,莊先生便開始讓人去國子監周邊打聽這次入學的學子情況,他道:“雖然一定可以入國子監了,但六學的情況還是不一樣的,能進國子學就不要落到太學去,能進太學,就盡量不去四門學。”
莊先生道:“打聽打聽這次學子的情況,還有出題的人是誰,這幾天你們就哪兒都別去了,安心留家里與我一起讀書準備應考。”
白善和白二郎覺得壓力倍增,只有滿寶還是以前的學習強度,她咯咯一樂,莊先生就看向她,她立即腦袋一縮,小聲道:“先生,我還得安頓我哥哥侄子們呢,還得去一趟濟世堂。”
莊先生這才把目光從她身上移開,滿寶悄悄松了一口氣。
就在白善他們去爬山的時候,周五郎和周六郎也把周圍熟悉了一下,找到了賣菜蔬的地方,了解了一下京城的菜價。
別說,京城的菜還真比他們鄉下的貴,但肉卻比他們的略便宜些。
倆人領著大頭和二頭,嗯,出門在外得叫他們的大名,周立重和周立威了,兩個大的領著兩個小的在這一個坊里轉了一圈,發現這兒人有些少,基本沒有蹲街邊等活兒干的苦力。
比他們早來幾天的劉貴道:“這是內城,你們要找那樣的地方得往外城去。”
“外城遠嗎?”
“不遠,出了我們坊的南坊門就是外郭城。”
周五郎便決定明天出去看一看,滿寶也要跟著去,“我要去濟世堂。”
劉貴就笑道:“滿小姐,小的打聽過了,濟世堂在京城里一共有四家,我們坊里就有一家,您想去哪一家?”
滿寶眨眨眼,問道:“找一個叫鄭閱的大掌柜,他在哪個鋪子?”
“那還真巧,他就在我們這一坊的濟世堂里,他是濟世堂的二東家,聽說京城的四家藥鋪都是他管著的呢。”
滿寶便笑著連連點頭,“沒錯,就是他,紀大夫說了,進了京城就找他。”
于是第二天,老周家的人就分開行動,周立君留家里熟悉鄰里,周五郎他們去外城逛一逛,滿寶則被大吉送著去坊里的濟世堂。
滿寶本來想自己背著小背簍去的,但白善不放心,大吉也堅持送她。
反正少爺在家里不出門是安全的,其他人出門應該也不會有危險,但滿寶卻不一樣,這一個,不論是危險找她,還是她去找危險,都出不得差池,所以他還是看著吧。
京城的濟世堂可比益州城的還要大,上下兩層樓,門開得特別大,連門匾都顯得比益州城的氣派。
滿寶跳下馬車,背著背簍仰頭看了一眼門匾,再次確認沒走錯后就看向門庭若市的濟世堂。
大吉將馬車停在旁邊,走到了滿寶身邊,滿寶這才和他感嘆道:“連病人都比益州城的多,京城的人這么愛生病的嗎?”
大吉:“京城人多。”
“這倒是,但京城的藥鋪也多,我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看見一連三家,連對面三家都是藥鋪扎堆在一起的。”
沒錯,剛才才進這條街道滿寶就聞到了濃濃的藥香味,然后探頭往外一看,發現濟世堂被左右兩家藥鋪夾在中間不說,連對面三家鋪子也都是藥鋪。
滿寶仔細的對比了一下六家的生意,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錯,濟世堂的生意不是最差的。”
雖然看著也不是最好的,但不上不下才是中庸長久之道不是?
滿寶背著背簍進去,她左右看了看,共有三個門簾子,每個門簾子前都或坐或站了不少病人,應該是在等待看病。
再往柜臺看去,正有一個青年,三個少年在后面,一個算賬,三個則接了藥方快速的拿藥稱藥,忙碌得不行。
滿寶從懷里將紀大夫的信取出來,正要上柜臺去問話,一個老太太伸手拽住她道:“小娘子怎么不排隊?”
滿寶頓了一下,轉身走到她后面默默的排起來。
老太太見了這才滿意,訓她道:“看病取藥都要排隊知道嗎,我們這么大年紀都排著呢,你們這些小年輕怎么反而往前頭插呢?”
滿寶點頭表示認教。
排了兩刻鐘才輪到她,老太太將藥方交上去,交了錢后站到一旁等著抓藥,滿寶便跨步上前,將信遞給算賬的青年,“我是益州城紀大夫舉薦過來的,我想見一見鄭大掌柜。”
青年聞言抬眼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笑問,“小娘子是姓周吧?”
滿寶點頭。
青年笑道:“大掌柜收到了紀大夫的信,一直在等你呢,”他看了一眼排在她后面的人,想了想后將信遞給她,叫來一個抓藥的少年道:“你先停一停,帶周小娘子去后院找大掌柜。”
“是。”
一旁的老太太驚訝的看著滿寶跟著抓藥的少年去了后院,半響才回過神來,她忍不住問青年,“小鄭掌柜,這是你們家的親戚呀?”
小鄭掌柜笑道:“不是親戚,但是朋友,她也是個大夫。”
“哎呀,你們藥鋪還有女大夫呀?”
小鄭掌柜笑了笑,沒說話。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