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906章啟程
    坐在上面的錢氏道“不就是吃嗎,住的,你們都是大小伙子,多帶幾床被子就行了,吃的我們給你們做好干糧,也不費什么。”
    又道“到了京城,要是鋪子賺的不多,你們就去找一找看有沒有力氣活兒,先養活自己再說,等家里這邊夏收結束有了錢,我們就給你們寄一些過去。”
    老周頭覺著不對,“不是去掙錢的嗎,怎么還得往里頭添錢?”
    周大郎幾兄弟卻覺得很正常,道“爹,種地也得先往里放種子,還得花錢買塊地才行啊,這做生意肯定也一樣。”
    錢氏就瞥了他一眼道“你兒子們都比你想得開。”
    老周頭……
    事情定下,錢氏見滿寶已經打著哈欠了,就揮手道“行了,回去睡覺吧,明天給滿寶打包一下行李,這就要準備走了。”
    眾人應下。
    其實最忙的還是小錢氏,其他人并不太能幫得上忙。
    滿寶要帶的書,衣服等東西都可以自己收拾,而周五郎幾個要帶的東西更少,不用半天功夫就收拾好了。
    倒是小錢氏,她舍不得滿寶他們在路上吃苦,所以要費盡心思的給他們準備一些好吃又易帶的食物,還得腌制一些東西給他們帶到京城吃。
    最后收拾出一堆東西來,老周家看著這么多的東西,錢氏就道“買頭騾子吧,耐勞,腳力也足夠。”
    周大郎和周二郎便去了一趟縣城,買了一頭騾子和一輛車回來。
    但這么多東西也不好帶,畢竟車上還要坐人不是?
    就在老周頭想著是不是把家里的牛車也趕出來時,白善帶著白家的下人找上門來,“……家里專門雇了好幾輛騾子車裝東西,這些箱子之類的放在車廂里不好坐,不如一并裝到板車上。”
    又對滿寶道“我們還是一起坐吧,路上還可以談功課。”
    滿寶連連點頭。
    談功課個鬼呀,三個人坐在一輛車里,直接把車窗全都打開固定住,又把窗簾撩起來,然后就開始趴在窗戶邊上看著外面的世界,不多會兒就把剛才的離愁給忘得一干二凈了。
    只是想一想他們要去京城了,三個人就興奮得不行,哪怕前路充滿了危險,三人也充滿了斗志,開心得不行。
    莊先生坐在后一輛馬車里顯然感受到了他們的興奮,也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
    給莊先生趕馬車的是周六郎,周五郎則趕著自家的騾車跟在后面,大頭二頭和二丫也都趴在車窗那里哇哇的往外看,明明是進縣城的那條熟悉的路,明明是看過無數次的風景,三人也覺得新奇不已,覺得今天的花尤其的好看。
    京城呢,聽著就很大,很繁華的樣子。
    到了羅江縣,他們要從這邊的城門進,另一邊的城門出去,楊和書特意讓人在路上看著,見他們到了便回去通知他。
    楊和書叫人抬了兩個箱子出來,還有一封信一封禮單,“這兩個箱子都是我給京中的親朋準備的,等你們到了京城還請幫我送到家里去。”
    白善應下,讓下人把箱子綁在了車上。
    楊和書只與莊先生寒暄了兩句,然后扭頭看向白善他們三個,微微嘆息了一聲后拍著他們的肩膀道“去了京城低調些,能忍便忍。”
    滿寶道“我聽著京城很恐怖呀。”
    楊和書笑道“反正不簡單。”
    白善鄭重的點頭道“我們都記下了,我們會小心的。”
    他扭頭看了一眼身旁的兩個小伙伴,再次鄭重的道“我會看著他們的。”
    滿寶和白二郎便忍不住切了一聲,“誰看著誰還不一定呢。”
    楊和書笑了笑,往后退了一步后道“盡早啟程吧,不然傍晚趕不到宿頭了。”
    崔氏也一起來了,她讓人準備了兩個食盒,還拿了一個盒子送給滿寶,“我這兒也有封信,你初去京城,若覺得無聊了可以去找我家姐妹玩,我有個堂妹,在家排行十二,正與你年齡相仿呢。”
    滿寶感激的接了,三人這才和楊和書及崔氏告別。
    重新上車,一行人這才有了點兒傷感,“中秋的時候不知道能不能回家?”
    車外趕車的大吉……這會兒都六月十八了,等他們慢悠悠的到京城都快七月了,然后待上一個月就回來過中秋,最后再上京嗎?
    他們這是有多閑得慌?
    還是白善清醒一點兒,“我們是要進國子監念書的,中秋放假的時間還不夠我們回家吧?”
    白二郎“那過年能回家嗎?”
    滿寶算了算后道“應該沒問題。”
    白善卻道“我覺得夠嗆,不然當年我爹去京城讀書為什么要帶著祖母一起?隴州離京城比綿州更近。”
    滿寶這才想到另外一個問題,“咦”了一聲道“劉祖母他們也要進京的,那以后你的家不就是在京城了嗎?你不用著急回七里村了呀。”
    滿寶和白二郎以一臉“你背叛了我們”的表情等著白善。
    白善沉默了一下后決定和滿寶互相傷害,“你哥哥侄子們不也跟著上京城了嗎?你家里人比我還多呢。”
    滿寶一想也是。
    白二郎瞪著眼睛看他們。
    倆人略微有些心虛,但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齊齊看向他,“你大哥不也在京城嗎?”
    白二郎微微瞪眼,這才想起這事,“是啊,我大哥好像是在京城里。”
    白善和滿寶……
    白二郎懊惱的拍掌道“完了,我忘了給我大哥帶些東西了。”
    滿寶和白善勉強安慰他,“沒事,等到下個地方你下車隨便買點東西就說是從家里帶的唄。”
    “這樣好嗎?”
    白善道“總比空著手去要好吧?”
    等到中午休息的時候白二郎就去問這次跟來的管事高成高松,“到下個地方我要去給大哥買些東西。”
    高松連忙問,“二少爺想給大少爺買什么?”
    白二郎苦惱道“我不知道呀,但我從家里去總得帶些東西給大哥吧?”
    高松這才聽明白,他頓了好一會兒才道“二少爺,咱家車上拉的東西有一小半就是給大少爺準備的,您不知道嗎?”
    這下輪到白二郎驚訝了,“我不知道啊,也沒人告訴我呀?”
    七里村的白老太太眼看著馬車走遠了,這才按著眼角回身,“這一下子兩個孩子都遠行了,我這心啊,空落落的。”
    白老爺卻突然一拍掌想起來了,“糟了,忘了告訴那小子車上給他大哥準備的東西了,他別在路上給禍禍了。”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