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905章覺悟


周六郎和大頭一起低下了自己的腦袋。
老周頭一看見小兒子那樣就火大,他去摸了摸自己的鞋子,又有點兒忍不住自己的暴脾氣。
錢氏橫了他一眼道:“這事不急,讓孩子們自己找去吧,不行過個幾年,我們直接就定下。”
錢氏看著周六郎道:“你是要自己看一看,還是家里直接給你定下?”
對著老爹的時候周六郎可以插科打諢,還可以逃跑躲避,但對他娘他卻是沒這個膽子的,因此權衡了一下道:“我,我自己看一看吧。”
“你眼看著及冠了,我給你三年的時間,三年以后你就是再不樂意,我也會給你挑個媳婦。”
周六郎低下腦袋應了一聲。
錢氏說話的時候沒人敢發表意見,這幾年,錢氏在家里的威勢越來越重了。
錢氏一錘定音,“讓老五跟著過去吧,老大和老三要留家里打理田地,還有山上的那些藥材也不能離了人,老二跟著老四一起,把益州城那些藥鋪的掌柜熟一熟,明年就把這活兒交給老二,老四去京城把老五換回來。”
周四郎就高興的保證道:“娘,我管鋪子也很有一手的,到時候我去了京城一定把鋪子管好。”
滿寶:“還不如就給立君管呢,你又不會管賬。”
周四郎不樂意了,“給二丫管,那我去京城吃白飯呀。”
“你繼續賣藥材唄,”滿寶道:“益州城的藥材比羅江縣的高,京城的肯定比益州城的還貴。”
“那不行,”周四郎又不傻,都不用掰著手指頭數就知道不劃算,“我一天能把家里的藥材運到益州城,可運去京城得幾天?路上不得吃飯,不得住店,不得交稅呀?路那么長還會被打劫的,這就得花多少錢了。京城的藥價再高也高不到哪兒去,我才不做這賠本的買賣呢。”
滿寶在濟世堂一年多,見過形形色色的藥農和藥商,她很久以前就在心里疑惑了,可惜涉及藥商和藥農,老鄭掌柜并不愿意與她過多交流,這畢竟是人家供貨商。
但滿寶聰明啊,而且腦子里還有個知識儲備極豐富的科科,她不懂的問它,它不知道的就去掃一下百科館,于是這其中的門道滿寶就摸出來了。
她年前看著四哥把家里新鮮的姜,曬好的老姜,炮制好的女貞子和淮山片等送到益州城時就想和他談一談了。
只是當時回家過年事情太多,這件事沒在她心里停留太久她就忘了,這會兒想起,她就擺開了架勢想跟他聊一聊。
“四哥,你說是藥農比較有錢,還是藥商比較有錢?”
“廢話,自然是藥商了。”
滿寶:“那你知道濟世堂不僅是藥鋪,它也是大晉最大的藥商之一嗎?”
周四郎點了點頭,然后又搖了搖頭,他當然知道濟世堂做藥材的生意,是藥商,但還真不知道是大晉最大的藥商之一。
滿寶道:“如今我們家在濟世堂的眼里就是個藥農而已,雖然我們家的藥材不僅賣給濟世堂,也賣給益州城的其他藥鋪,但這樣的出產量就是個藥農。我都看到了,年底那會兒,好多人家都特意留了姜塊在地里,再長一年就成了老姜,年初那會兒,還有人來家里問要女貞子的種子和枝條回去栽種是不是?”
周四郎看向上頭三個哥哥。
周三郎點頭,“好多人家都問了,娘讓我們都給了,還去教了他們怎么種。”
周二郎道:“還有外村的人偷摸著上山折了我們不少的枝條呢,損了我們不少的樹,年初那會兒大哥和我還上山守了一段時間呢。”
滿寶道:“你想想看,這么多枝條和種子留出去,今年不顯,明年就該陸續有別的人家與我們搶生意了,到后年,大后年,村子里和附近的村子種女貞子的只會越來越多,到時候我們家的女貞子在益州城還能賣得出價嗎?”
于做生意已經很有經驗的周四郎連連搖頭。
“不僅我們家的女貞子賣不出去,其他人的女貞子恐怕也賣不出去,到時候怎么辦呢?”
周四郎:“怎么辦?”
“如果到時候有藥商過來出價五六文一斤,你賣是不賣?”
周四郎瞪大了眼睛,“這怎么可能?現在一斤上好的女貞子可是六十五文,他連零頭都不給我?”
“可益州城,羅江縣和周邊的縣鎮都不缺女貞子這味藥了呀?藥鋪買回去,需要用女貞子的病人有限,他們總不能把藥材堆在庫房里受潮吧?”滿寶問:“就問你,五六文一斤你賣還是不賣?”
周四郎猶豫不決,一旁的周五郎就道:“不賣!”
滿寶看向周五郎。
周五郎道:“寧愿堆糞堆里做肥也不能賣呀。”
老周頭就忍不住扭頭和錢氏道:“這可真是個敗家玩意兒。”
錢氏卻也猶豫道:“是不能賣吧,只給個零頭,還不如不賣。”
老周頭道:“能掙一點是一點兒呀。”
周四郎也點頭,“是啊,能掙一點是一點呀。”
滿寶點頭,也沒說誰的選擇對,而是道:“所以呀,為了不使女貞子一斤才能賣出五六文,也不使它只能堆肥,我們就得在別家的女貞子沒出來前找別的銷路。京城就是個好地方。”
滿寶道:“什么是藥農,什么是藥商?”
“藥農就是只能等藥商定價的中藥賣藥的人,藥商就是可以影響藥價的人,”滿寶道:“說句不好聽的話,將來真有藥商上門死命的壓村民們的藥價,有我們開出的一條路在,大家好歹有還手的機會。”
“人家開十文的藥價,我們就能開二十文,買了藥運到京城,哪怕一斤只能賺個三四文,那也是賺了,好歹我們家的藥價還是我們說了算,不至于完全被動。”
老周家的人都聽得一愣一愣的,有大半數的人沒聽懂,但也有人若有所思起來。
滿寶拍拍屁股起身道:“反正你現在也有好多手下不是嗎,那明年你要進京換五哥的時候就帶上他們一起進京踩一踩路唄。”
周四郎一臉沉痛的道:“在路上是很花錢的。”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