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904章誰跟去

( ..)        周四郎和周五郎也互看了一眼,一個道:“爹,我媳婦才懷上呢,等她生了我再去,而且秋冬到了還得把家里的藥材賣到益州城去呢,今年的藥材可有不少。”
    前兩年種下去的女貞子,還有老姜,山藥等東西今年看著收成都不錯,去年他們往益州城里賣的可賺了不少錢,而益州城的那些藥鋪掌柜都是周四郎聯系的。
    老周頭就看向周五郎。
    周五郎撓了撓腦袋問,“我倒是沒問題,可我去了京城能找到活計嗎?”
    滿寶左右看看,見一旁的大頭和二頭躍躍欲試,還有二丫,三人不斷的給她眨眼睛,眼珠子都快要眨掉了。
    小錢氏在一旁看見了,伸手就給了大頭的腦袋一巴掌,讓他老實點兒。
    滿寶輕咳一聲道:“爹,讓五哥和五嫂分開不好吧,要不還是讓大頭二頭和二丫跟著我們一起去吧。”
    老周頭不愿意,“他們年紀輕,去了能干啥?萬一給你添麻煩怎么辦?”
    他想了想道:“老四和老五好歹成家了,懂事些,去了能幫你跑跑腿。”
    滿寶道:“爹,我是去學本事和讀書的,有六哥和大頭他們看著我就足夠了。”
    老周頭就看著她道:“別以為你不說我就不知道,你們這次去京城是去干大事去的,你長大了,主意也大,干的又是天經地義的事,爹也不敢攔你。我這輩子也沒去過太遠的地方,爹幫不了什么,你幾個哥哥好歹見過些世面,讓他們去幫你吧。”
    說到這里老周頭就又更屬意周四郎了,畢竟他是幾個兒子里見過最多世面的。
    周四郎一見老爹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就忍不住伸出手指去戳滿寶的小后腰,正巧讓老周頭看見了,他一氣,掏出鞋底就往他身上抽,“我說呢,滿寶怎么不讓你和老五去,原來是你在后面攛掇,你這是有了媳婦就忘了妹子,我打死你個不孝的……”
    周四郎蹦起來就逃……
    老周頭圍著他轉了半圈,覺得這樣太有失顏面,就喊周大郎和周二郎,“你們給我按住了他,看我不抽死他……”
    無辜被牽連的方氏:……
    錢氏坐在上面一言不發,等老周頭拍了周四郎好幾下,她這才道:“行了,滿寶沒幾日就要上路了,現在選人要緊。”
    老周頭這才放過周四郎。
    周四郎摸了摸屁股,轉頭見他兒子正瞪著大大的眼睛驚恐的看著他們,便知道可能嚇著他了。
    他連忙把他兒子抱進懷里,嘀咕了一聲“也太不給我面子了”,然后就哄他,“你爺爺跟爹鬧著玩兒呢。”
    老周頭又回身瞪了他一眼。
    錢氏道:“現在家里也有了多余的錢,村子里也沒人賣地,要買地得到外村去,太遠的地方咱也種不了。我的意思,還不如把錢給滿寶和老六帶上,到了京城看能不能租個鋪子,開個小館子,一來可以負擔他們在京城的花銷,二來,這也是我們家的一個產業,將來三頭四頭他們讀書出息了,也去京城。”
    老周家上下張大了嘴巴。
    只有滿寶連連點頭。
    老周頭手都打抖了,看著老婆子道:“你,你還真聽滿寶的忽悠啊。”
    滿寶不樂意了,叫道:“爹,這怎么能叫忽悠呢,雖然三頭和四頭讀書比不上我,但也沒很差,多讀幾年,以后去京城讀個書院,就算不能考上官兒,去京城轉一圈回來也好出去與人說,然后就跟莊先生一樣開個學堂教書,閑暇再種個地,不比光種地掙錢嗎?”
    三頭不太開心道:“小姑,平時莊先生也不種地啊,只教書。”
    “那你能有莊先生厲害嗎?”滿寶道:“莊先生光教書就能養家了,你能行嗎?”
    周大郎和小錢氏立即扭頭看小兒子。
    三頭糾結了一下后道:“恐怕有點兒難。”
    周大郎和小錢氏失望,但心底還是燃起了些動力,倆人覺得沒什么是不可以的,現在滿寶不就是要去京城了嗎?
    連大頭都可以去了,那將來三頭去京城讀書也沒什么不可以的。
    滿寶第一次和老周頭錢氏提起這事的時候,錢氏也和老周頭一樣嚇了一跳,但她膽子素來大,想了半天后覺得滿寶說的有道理。
    憑什么他們家的孩子就不能去京城讀書,憑什么就不能考官呢?
    滿寶現在不就是去京城讀書的嗎?
    她要是個男娃,過個幾年考官也不是什么難事,三頭幾個就算比他們小姑差,那也不應該差到哪里去。
    錢氏這么一發狠便同意了滿寶的提議,然后就開始計劃起來,她道:“這一次你們跟著白家的人一起上路,人多,安全,所以把家里的銀子都帶上,到了京城以后別心急,四處都尋摸尋摸,打聽出來了,看是租個鋪子好,還是直接買下好。”
    “實在拿不定主意就問一問白家的老夫人,如果那會兒她上京城了的話,人要是沒上京,你們就寫信回來問我們,我們給你們參考參考,寧緩不急。”
    周五郎和周六郎一起點頭。
    錢氏道:“滿寶是肯定跟著莊先生一塊兒住的,二丫也能跟著滿寶住,但你們兄弟二人帶著兩個侄子總不好也住在白家,所以買鋪子也好,租鋪子也好,得弄個大的,夠你們住。”
    周四郎聽著頭皮發麻,“娘,咱家的錢夠嗎?”
    雖然他娘說了可租,但他聽著話音,簡直就是奔著買去的。
    錢氏自豪的道:“怎么不夠,家里現在公中存了有一千三百多兩的銀子了。”
    錢氏說到這里還有些惋惜,要不是之前把錢都分給兒子們了,公中還能有更多。
    但已經分出去的錢總不能再要回來,這是公中的生意,自有公中出錢,再要各家掏銀子,這賬目就亂了,以后各家心里有了疙瘩,日子就不好過下去了。
    周六郎一聽這銀子也有些遲疑起來,“京城比益州城大吧?這錢在益州城買倒是能買到大鋪子了,但在京城……”
    周四郎已經斬釘截鐵的道:“肯定不夠。”
    “哎呀,不夠到時候我添上就行了,”滿寶不在意的揮手道:“我有錢,所以娘,你答應讓大頭他們跟著我去京城了是嗎?”
    錢氏就摸著她的腦袋笑道:“他們年紀也不小了,是該出去見見世面了。”
    老周頭坐在一旁默默地加了一句,“大頭可以說親了。”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