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903章公文

  老唐大人就給了魏知一個同情的目光,然后低頭回稟道:“陛下,華陽縣唐縣令查到了一個莊子,那莊子在遂州青石縣,叫東溪莊,里面養著大量的佃農,卻只見青壯,不見老幼婦孺。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網”
  皇帝微微坐直了身體,問道:“有多少人?”
  “難以查探,他們對過往的人很戒備,唐縣令的人進不去。”
  皇帝垂眸想了想后道:“此事朕派人去查,讓唐知鶴不要再查了。”
  老唐大人暗地里松了一口氣,應了下來。
  他也怕他兒子把簍子捅得太大,一不小心就漏了。
  魏知本來還有話和皇帝說,見說起這事便把要到嘴邊的話給咽了下去,此時什么事都比不上這事重要。
  從現在他們查到的東西來看,益州王手上至少養著五萬人。
  五萬兵馬,就算他反不到京城來,一旦起兵亂,還不知要死多少百姓呢。
  相比之下,一個兩個人的得失性命反倒顯得不重要了。
  魏知能想得開,但楊和書不太能,在魏知眼里,白善和周滿與普通的百姓沒什么區別,一萬個人和兩個人他能夠毫不猶豫的選擇一萬人。
  可在楊和書眼里,白善和周滿卻是他的好朋友,哪怕最后他恐怕也會選擇那一萬人,但心里一定很難受。
  他此時就不好受,看著手中的公文,他許久不說話。
  萬田站在一旁,見天都黑了,不得不提醒道:“大爺,大奶奶還在等您呢。”
  楊和書便壓下了手中的公文,嘆息一聲道:“讓人準備車馬,明日我們去一趟七里村。”
  “是。”
  上面下來的是恩召,給了白家兩個入國子監的名額。
  都過去兩個月了,他以為公文不會來了,沒想到最后還是來了,這意味著魏大人也沒辦法,或者情況已經嚴峻到他不愿意再阻止白善入京。
  楊和書將公文送到白家,和沉默的白老夫人道:“老夫人若拒絕,陛下也不會問罪,就是……”
  “就是自會用其他的辦法召他入京,”老夫人心中明白,涉及宗室王爺,若告狀之人身份不高,或是冤情不夠,朝廷是不會重視的,兩個月了,她自然也想明白了,所以她嘆了一口氣道:“我知道了,這旨意我們接了。”
  楊和書沉默了一下后道:“我這有封手書,白善他們去了京城可得幫我帶些東西回去給老夫人。”
  劉老夫人知道他這是想讓白善背靠楊家,忍不住露出感激的笑容,謝道:“多謝楊大人了。”
  “哪里,說來此事是我們設計不密,這才多出來的事端。”
  劉老夫人搖頭,“是我的問題,與你和唐大人有什么關系?”
  楊和書和唐知鶴一開始便是只打算用白善和周滿私下查案,并不打算將他們暴露在人前,是她這邊出了差錯,忘了與魏大人提這事,這才把自家暴露在人前。
  劉老夫人收了公文,便是已經準備好讓他們進京了。
  她首先問的是白老爺,“魏大人送來了兩個名額,你看讓二郎跟著進京嗎?”
  白老爺猶豫不決,決定先問一下白二郎。
  白二郎自然是愿意的,雖然他們說京城很危險,但善寶和滿寶都去了,他一個人留家里多無聊呀。
  而且京城耶,想想就很熱鬧,很好玩兒!
  于是白二郎連連點頭。
  白老爺看著心里很不好受,雖然他心底也心動,可兒子這么外向還是讓他很吃味,怎么就總是想著往外跑呢?
  不說白二郎,就是深知此次京城之途驚險的滿寶和白善都忍不住心生蕩漾,湊在一起嘀嘀咕咕,“京城啊,一定很大,很熱鬧。”
  “不知道有多少好玩,好吃的東西。”
  就連科科都很高興,在滿寶的腦子里刷了一下存在感,“也不知道有多少沒見過,沒聽說過的植物和動物。”
  滿寶連連點頭。
  科科繼續道:“外面的世界也更加的精彩和廣闊,像馬呀,牛呀之類的大物種也可以買了收錄的,悄悄的,不會有人留意到的。”
  滿寶點到一半的腦袋連連搖頭,一匹馬那得多貴呀。
  她最近正在和大吉學馬,順便打聽了一下一匹馬的價格,就算她要買的是小馬駒,那也貴得不要不要的,她決定去了大城市再買,據說那里的馬會比小地方的好,也略便宜些。
  雖然它不能窺探宿主的想法,但科科用最細的那道電波思考都知道宿主拒絕的理由,于是它道:“收錄生物換積分,再用積分買花,用花換銀子,用銀子買所收錄的積分,宿主,你并沒有花費。”
  滿寶思考了一下道:“我花費了時間。”
  科科道:“所以宿主連時間都不愿意為我花費了嗎?”
  滿寶連忙道:“不是,不是,還是很愿意的,我這不是怕樹大招風嗎,不是你從小告訴我要小心的嗎?”
  “剛才我都聽到你和白善的交談了,據說京城有四個益州城那么大。”科科道:“我覺得,宿主再怎么長,也很難在京城長成招風的大樹。”
  滿寶心被扎了一下,白善見她面色有異,就伸手推了她一下,“和你說話呢,你在想什么?”
  滿寶回神,“你剛說什么了?”
  白善蹙眉看她,頓了好一會兒才道:“我說,祖母說了,她當即派了人進京收拾院子,我們和先生隨后進京,她則在家里收拾東西,最后才和母親慢慢進京,白二家里派了兩個下人跟著,你家里誰與你一起進京?”
  滿寶驚訝,“你家在京城還有院子呀?”
  “有一個兩進的小院子,是我父親當年進京考學時買的,這些年一直外租,所以得先派人進京,看能不能和租客商量一下,若是不行,我們也得租院子。”
  滿寶點頭,沉思了一下后道:“我得回家和我爹娘商量一下,我四嫂又懷上了,四哥可能不能跟我一塊兒進京了,應該是我六哥跟我一塊兒去。”
  老周家是肯定不放心滿寶一個人跟著這么多人走的,肯定要派一個人跟著的,算來算去,現在也就周六郎不拖家帶口,最好派。
  所以老周頭最先點了周六郎的名,但他總覺著周六郎不太靠譜,于是來回看著周四郎和周五郎。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