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833章說情
  ,!
  滿寶撓了撓腦袋道:“救他的是白善,我和紀大夫他們都是大夫,治病救人就是我們的職責,且季家已經付了許多診金了。”
  魏亭道:“哪里分得這么清?我們都知道,當初要不是你止住了血,季浩這會兒都成土了。偏他養傷的時候還禿嚕了嘴,他嘴上不說,但心里一直很抱歉的。”
  滿寶認真想了想才記起那件事,不在意的揮手道:“我還以為什么事呢,你要不提我早忘了。”
  魏亭就笑,“那就好,我就說你是個大方的,不會對這些事斤斤計較的,回頭我和他說,我們都是好朋友。”
  白二郎就悄悄伸腳踢了踢滿寶,滿寶心中也道:誰要跟他做朋友?
  萬一下次他又闖禍把他們帶上了怎么辦?
  不過滿寶什么都沒說,也沒點頭。
  魏亭便當她默認了,高興起來,“你不知道,因為你,白善也不抬搭理季浩,倆人自開學以來關系便有些緊張,明明他們兩個應該很要好才對。”
  白二郎和滿寶驚悚的問道:“你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
  魏亭理所當然的道:“這不是很正常的嗎,畢竟白善救過季浩,兩個人的關系本來就應該很好才對呀。”
  滿寶和白二郎對視一眼,只能對魏亭尷尬的一笑。
  季浩想不想和白善交朋友他們不知道,但白善是一定不會想和季浩交朋友的,他們兩個也不想。
  馬車繞到了大門口停下,白善上車,其他人也上了各自家里的馬車,一起朝滿寶家的小院去。
  知道白善他們三個住在一起,也知道他們的住址,但這么多人里,除了魏亭外,還真沒人來過。
  這么多馬車自然不能都進巷子里,所以大家在巷子外跳下車,滿寶請眾人一起入內。
  周四郎正在小心的給寶貝牡丹們澆水,還不敢澆多了,一抬頭看到滿寶和白善白二郎帶著這么多少年回來,愣了一下便立即站起來。
  滿寶和魏亭幾人介紹她四哥,“這是我四哥,這是我二侄女,我們先生在書房里。”
  出于禮貌,一群少年便先去書房里給莊先生行禮請安,鬧哄哄的見過禮,大家這才退出院子里看牡丹。
  剛才他們就看著了,屋檐下那兩排白色的牡丹,只是一眼便奪目攝魄,但再一看旁邊放著的姚黃和魏紫,不僅不覺得失色,反而覺得增色不少。
  大家湊上去看,紛紛道:“這姚黃和魏紫是真的很好看呀。”
  “品相極好,尤其是這魏紫,顏色富貴,花朵雖未開全,但看這半開的樣子,顯然很大。”
  “是啊,是啊,這花別說在益州城,就是在京城都是上上品了。”
  周四郎在一旁聽了半天有點兒著急,因為他們說了半天也沒說這花到底價值多少。
  滿寶問,“你們想買嗎?”
  少年們一起點頭,然后又一起搖頭,“我們看看就好,可買不起。”
  “是啊,太貴了太貴了。”
  魏亭也心動得不行,最后咬咬牙道:“我回去問一下祖母,不過我先買一盆白牡丹回去吧,你這白牡丹花色還真純,這樣的花色,花骨朵,按說不該定這么低的價呀。”
  滿寶笑道:“我就定這個價。”
  魏亭見她堅持,自然不會要求她漲價,只是對她豎起大拇指道:“看了這花我才知道你是真的給我們便宜了。”
  大家一起點頭。
  之前滿寶說是純白,可他們都覺得不可能,牡丹有多貴,他們雖不買賣,但跟在喜歡的祖母和母親身邊多少都能聽到一些。
  所以來前他們只是好奇,并不抱多少希望的,想著要不是很差就買回去給家里人賞一賞,也支持一下滿寶的生意。
  結果出乎意料的好,少年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最后又問了滿寶一次,“你真的不漲價?”
  滿寶搖頭,問魏亭,“你真的只買一盆?給你祖母送了,不給你母親送嗎?”
  魏亭不解,“買回家了我母親也能賞呀。”
  “那怎么一樣,我給我大嫂買禮物的時候,通常都要給我娘還買一份。”
  魏亭不明白這兩者之間有什么可比性,但遲疑了一下還是點頭道:“行吧,那我買兩盆好了。”
  反正花好,又不是很貴。
  滿寶就再去問兩個家不在益州城的少年,“你們家不在益州城也買嗎?這東西可不好送回家,要不你們別買了吧?”
  本想點頭的倆人察覺到滿寶不是很愿意賣給他們,不甘愿了,道:“不要,我們也要給家里盡一盡孝心。”
  “不錯,我們也要買兩盆。”
  滿寶思考了一下后道:“買一盆吧,先試試看能不能送回家,不能也別虧太多。”
  眾少年愣愣的看著她,“你果真是為了我們著想?”
  滿寶一臉嚴肅的點頭,“那是當然,我是很好的賣家的。”
  那兩個少年想了想,點了一下頭,只買了一盆。
  二十盆白牡丹一下就去了八盆,周四郎收了錢,然后貼心的帶著周立君給他們把花給抱到了巷子外,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馬車上。
  魏亭便跟白善他們借車,“我先送回家里,省得明兒還要再跑一趟。”
  而且他也想和祖母說一說滿寶這里的兩盆姚黃魏紫,他覺得祖母一定會喜歡的。
  白善再一旁欲言又止,但見他一臉興奮,便沒有開口說什么,讓大吉趕著馬車送他回魏家。
  等馬車出了巷子口,滿寶才道:“不提醒他正在逃學真的好嗎?”
  白善道:“這畢竟是他的一片孝心嘛,我想他父親不會狠罰他的。”
  剛才才進門,白二郎就悄悄的和他說了,魏亭避著他替季浩和滿寶說和。
  白善輕輕哼了一聲,將心頭那不太多的愧疚給按了下去。
  周四郎喜滋滋的回來了,懷抱著剛才收的錢過來找滿寶,“滿寶,來數錢。”
  滿寶就道:“四哥,這些錢我收著吧。”
  周四郎沒什么意見的點頭,“你買花也是要錢的,對了,那花農手里還有沒有白牡丹?要是有,多買一些回來,十六兩一盆,賣得多了,也挺賺錢的。”
  白善就道:“賣得多了,它就不值十六兩一盆了,我看現在這樣就很好,再多就得罪人了。”
  滿寶點頭,“我也只打算賣這二十盆。”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