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783章長命鎖里

  掌柜的笑道:“不止,這長命鎖可不止在于刻銀紋,還在于打造,這里頭涉及的工藝就多了。小姐手中的這個長命鎖算是上上品了,從選銀開始便是最好的。”
  
  銀,也是分等級的,不同的銀打出來的銀鎖自然也不一樣。
  
  相比選的銀,造銀的工藝,長命鎖上的銀紋只排在末處,但便是末處的手藝,在銀匠中也是上等的好手藝了。
  
  而能有這樣手藝的人,全大晉都數得著。
  
  外人或許不知道是誰,但他們做這行的,一看就知道這是商州夏大匠的手藝。
  
  外行看熱鬧,只會看長命鎖上的銀紋,但他們內行看的卻是打造銀鎖的手藝,這才是基礎,只有銀鎖造得好,往上刻銀紋時才不會凝滯,更不會壞了銀鎖。
  
  滿寶問:“夏大匠這么厲害,要買他打的長命鎖很貴吧?”
  
  掌柜的笑道:“那得看是怎么買,若是店里做好了擺出來的,也貴不到哪兒去,但像小姐這樣專門定做的,且不說沒有個百八十兩定不成,恐怕人情上也很難請得動夏大匠。”
  
  滿寶好奇的問起來,“怎么看得出我這是定做的?”
  
  掌柜的懷疑的看了滿寶一眼,他是認得滿寶的,畢竟濟世堂就在斜對面,而且當初季小公子的事鬧得不小,作為益州城有錢有勢東家的大掌柜,他想不知道滿寶都難。
  
  也因此他這會子才這么細細的和她解釋,但這會兒見她一無所知的樣子,掌柜的忍不住遲疑,難道這長命鎖不是她的?
  
  也是,哪個有錢有勢家的小姐會出來學醫術給人看病?
  
  每日出入還多是自己走著上下。
  
  雖然心有疑慮,但掌柜的還是道:“在這鎖內刻著兩個字呢。”
  
  他剛才仔細看時便看出來了,這會兒便把鎖翻來,對著陽光讓滿寶看里面,“喏,鎖內一上一下刻著兩個小字,一個‘周’,一個‘夏’,是小姐父母的姓氏吧?”
  
  滿寶愣愣的,她瞇著眼睛透過那個小孔往里看,快看成斗雞眼了也沒看出里面有什么字。
  
  見滿寶揉著眼睛,掌柜的便笑道:“字有點兒小,這孔也有些小,小姐看不出來也是正常的。“
  
  滿寶眨了眨酸澀的眼睛,放棄了,收了長命鎖和掌柜的道謝,然后告辭離開了。
  
  滿寶回到家里,莊先生正在書房里等她,“怎么今天回來晚了許多?”
  
  “路上和人說了幾句話。”滿寶心里有事,卻沒有告訴先生,而是乖巧的坐在椅子上拿了課本出來。
  
  莊先生看了她一眼,也翻開了課本,“那我們來上課吧。”
  
  滿寶下午上了兩堂課便下學了,她將做好的筆記收起來,起身恭敬的和先生行禮。
  
  莊先生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她,點頭道:“你去吧。”
  
  滿寶便退步出了書房,她站在大門前想了想,對在門外等她的大吉道:“我今天不去藏了,你讓善寶自己去吧。”
  
  說罷,滿寶轉身回房,把長命鎖拿了出來。
  
  她對著光線又看了看,發現還是什么都沒看出來,但透過小孔,的確可以看到里面是刻了東西的,只朦朦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出來。
  
  滿寶轉了轉發酸的脖子,嘆了一口氣,低頭看著手心里的長命鎖發呆,半響,她還是忍不住求助科科,“科科,你能讓我看見里面的字嗎?”
  
  科科:“可以,宿主可以在商城里購買放大鏡,也可以支付積分由我掃描后供宿主觀看。”
  
  “那你掃描吧。”
  
  這還是滿寶第一次沒問積分,直接就和科科下單。
  
  科科沉默的幫她掃描過后將影像投在她面前,滿寶便看到了長命鎖內的構造。
  
  這才發現,里面上下兩片鎖上不僅對稱刻著“周”“夏”兩個字,還有對稱的兩朵長壽菊,若不是科科,恐怕沒人看得出來里面還刻著這東西。
  
  滿寶愣愣的摩挲著長命鎖,老半天后才把長命鎖戴回脖子上,她心里突然有些酸澀,還沒怎么著呢,眼淚就爭先恐后的涌了出來。
  
  滿寶便坐在窗邊默默地抹眼淚,她也不知道為什么傷心,但就是很傷心。
  
  心里隱隱有些猜測,唐縣令其他的話或許不對,但有一句話卻說得很對,她家里沒這么多錢給她打這樣的長命鎖。
  
  哪怕在四哥賭錢前他們家不差錢,但也絕對打不起這樣的長命鎖。
  
  白善在書院里等不到滿寶,跑出大門一看,大吉等在了門外,他拎著書籃跑過去問,“滿寶呢?”
  
  大吉道:“滿小姐臉色有些不太好,所以沒來,讓少爺自己去看書。”
  
  白善就把書籃放到車上,跳上車道:“不去了,回家吧,她是生病了嗎?”
  
  大吉道:“看著不像,倒像是心情不好。”
  
  白善左右看了看,問道:“白二呢?”
  
  “堂少爺說他和同窗們去棲霞山玩兒,稍晚些會自己回去的。”
  
  白善道:“再有三個來月府學就要考試了,他還有心情去玩兒?”
  
  “要小的去找他回來嗎?”
  
  “算了,”白善急著回家,決定今天就先放過他,道:“先回家去吧。”
  
  白善跳下馬車,先跑到書房里和莊先生請安,這才跑去找滿寶,他一溜煙的從窗口那里跑過去,然后又倒退著回來,湊到不知何時開了一條縫的窗邊。
  
  他拉開門,探頭進去,正看見滿寶低頭抹眼淚。
  
  白善一愣,呆了半響才問道:“滿寶,你怎么了?”
  
  滿寶正哭得專心,突然聽見他的聲音嚇了一跳,一下就抬起頭來。
  
  白善看到她眼睛紅腫,連鼻頭都是腫的,連忙跑到前面,都不敲門,直接推開門就跑進去。
  
  他生氣的問道:“誰欺負你了?”
  
  滿寶用手背將臉上的眼淚抹掉,啞著聲音道:“沒誰欺負我。”
  
  “那你哭什么?”白善彎下腰探頭去看她的臉,點了點臉上的一點淚珠道:“你看,眼睛都腫了,難道是你治的病人不好了?或是先生布置的課業你一點兒也不會做?”
  
  滿寶道:“我才不會因為課業哭鼻子呢。”
  
  她轉了一個身,背對著白善,就見她的窗口被打得大開,正對著院子,大吉正站在院子里好奇的往這兒看。
  
  她便起身啪的一下把窗關上了。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