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609章假關系

    ☆百☆度☆搜☆索☆小☆說☆樓☆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xslou.    莊先生卻很淡定,喝了一口茶后道:“放心吧,這些人最是油滑,對世代居于此處的人家不敢太過;對壯年多的租戶也不敢過分……”
    莊先生說的沒錯,隔壁的侍衛進去搜查時,翻了一下冊子,知道這是一戶一直住在這兒的人家。
    雖然搜檢時也碰碎了些東西,順手摸了一些東西,卻也不敢過分。
    而鄰居們也秉持著破財消災的想法忍著,把人送走就完了。
    滿寶他們趴在墻上聽動靜,知道他們走了,便立即架起梯子爬上圍墻問鄰居,“你家還好吧?”
    鄰居嚇了一跳,認出是隔壁的小娘子便松了一口氣,唉聲嘆氣的道:“弄壞了我家好幾個碗和盤子,摸去了兩個錢袋子,好在錢不是很多,就當破財消災了,你家呢?”
    滿寶沒想到先生還真說著了,撇了撇嘴道:“他們扔壞了我家好些東西,他們平日里辦差都這樣嗎?”
    鄰居便豎起耳朵聽了好一會兒,沒聽到他們的動靜,便知道那些人走遠了,這才走到墻邊小聲道:“他們又不是官衙的人,是王爺的家臣,這種搜檢的事幾年也遇不上一次,要是碰到縣衙出人,那還好些。”
    “呸,搜的什么,這家里有沒有多人我們不知道啊?里正上門來看一眼誰敢隱瞞?縣衙里派人來走一波也就明白了,搜檢,搜檢,就是沖著我們的錢來的。”鄰居的妻子顯然氣得不輕,抬頭和滿寶道:“周小娘子,你家大人少,最近還是少外出些,把家中的錢財藏好了,你們是外地來的租客,那些人最愛欺負你們這些人了。”
    鄰居這才想起這事,連忙點頭道:“對對對,你們可得把家里值錢的東西收好了,不然他們借口多來兩趟,多少東西都不夠糟蹋的。”
    滿寶應下,爬下梯子后看向身后的眾人,問道:“你們要不要把錢交給我收著?”
    周立君和周四郎一點兒都不帶猶豫的,立即把自己的私房錢掏出來交給她。
    整個老周家,論藏東西,滿寶居第二,那一定無人敢居第一。
    不過白善寶和白二郎對她的能力還有所懷疑,白二郎不客氣的道:“你的房間就這么小,能藏到哪兒去?”
    白善寶則道:“我覺得不如拒敵以外,他們進不來,自然不能覬覦我們的財產了。”
    滿寶問他,“怎么拒敵以外?”
    白善寶想了想,哼了一聲道:“明天我們去找唐縣令。”
    白二郎精神起來,“送禮?”
    滿寶:“告狀?”
    “不!”白善道:“錢不夠多,也沒那么不熟。”
    此時已經很晚了,被折騰了這么一下,幾人都疲憊得很,大家幫著白善和白二將房間收拾好,然后就各回各屋睡覺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白善便讓廚娘準備一些點心吃食,他要親自給唐縣令送去。
    莊先生倒沒阻攔,只是叮囑道:“早去早回,不得在外停留。”
    “知道了先生。”
    滿寶和白二想看他干什么,自然跟著一起去了。
    大吉便架了馬車送他們出門。
    今天是端午的第二天,按理說街上應該有許多人的,但這會兒街上人很稀少,大部分的店鋪還都關著門,顯然昨天主街的事已經影響到這兒了。
    大吉架著馬車去縣衙,結果還沒到地方呢就在路上碰到唐縣令正騎著馬帶人往城門口去。
    白善寶立即掀開車簾和他打招呼,“唐大人。”
    唐縣令勒住馬,看了白善一眼,記起他是誰,便停住問道:“你怎么到這兒來了?對了,昨天你們去主街沒有?”
    “去了,好容易才逃命回來的。”
    唐縣令:“……那你們今天還敢出門?現在城中還有刺客沒抓到呢,趕緊回家去,沒事別往外跑。”
    白善寶便把食盒遞給他,笑道:“一會兒就回去,唐大人為了益州城的安危也辛苦了,這是家里做的一點點心,送給你吃。”
    唐縣令瞇著眼睛看了一會兒,然后笑著接過食盒,將它交給后頭的隨從,與他點點頭道:“行了,你們回去吧。”
    大吉便把車趕到旁邊,讓他們先行。
    滿寶和白二郎趴在窗口那里看,一起沖唐縣令揮手,滿寶還慰問了他一下,“唐縣令辛苦了。”
    唐縣令沖三人點了點頭,帶著人走了。
    白善目送他走遠,心滿意足的坐回車里,對大吉道:“走吧,我們回家。”
    大吉調轉馬頭。
    車里,滿寶沖白善豎起大拇指,“你厲害!”
    白二郎一頭霧水,“哪兒厲害了?我們一大早出門就為了給唐大人送一食盒吃的?好歹提一提昨天晚上的事吧?”
    “不用提,只要那些壞侍衛知道我們來和唐縣令見過面就行。”
    滿寶點頭,“不錯,不錯,他們應該不敢再來找我們的麻煩了。”
    果然,今天一整天他們都很平安,據說官差將這一片全搜了一遍,一個晚上過去,一個刺客的影子都沒見著,所以早上又換了一批人重新搜過。
    但再搜的時候,他們會略過一些人家,他們家的小院便是被略過的其中一家。
    周四郎一邊將廚房的碎碗碎罐整理出來,一邊念叨:“這些碎得這么厲害,想裝些東西都不行,這個還行,可以裝些土給滿寶當花盆……這些人可真夠狠的,這一個罐子也需要十幾文呢,他們說砸就砸了。”
    又道:“那刺客也是,怎么非得選擇端午的時候殺人?害我今兒見著鄰居都不敢說端午安康了。”
    白善寶坐到了大吉身邊,大吉才要起身,滿寶就又坐到了他的另一邊,白二郎則蹲在了他前面。
    大吉:……
    三人一起看著他。
    大吉無奈道:“少爺,那東西不在我們家手上了,已經送出去了。”
    滿寶假設,“如果那些刺客拿到那東西,你說他們會不會上京告御狀?”
    大吉垂下眼眸道:“益州王會被怎樣我不知道,但刺殺皇族,是夷三族的罪名。”
    白善寶:“對哦。”
    大吉道:“所以少爺,這些事你們就別管了,你們年紀還小呢,最主要的讀書,您不是還想著年中考進甲班嗎?”
    屋里的莊先生也高聲道:“白善,周滿,白誠,回屋讀書!”
    三人肩膀一塌,老實的回去了。
    手機閱讀請訪問m.xslou.在線閱讀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