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605章混亂

    ☆百☆度☆搜☆索☆小☆說☆樓☆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xslou.神面具刺客看都不看他一眼,劍直接朝著站在最前方的益州王刺去……
    益州王大驚,一邊推開張節度使,一邊往后退……
    王府的侍衛剛才因為分粽子的熱鬧景象分了一下神,所以晚了一步,好在益州王也并不是那么無能,還是會些功夫的。
    侍衛們搶上前去,結果臺下帶著鬼面具的人也跳了上來,一連五六個儺戲相士手持武器飛上來,齊齊攻向益州王……
    其中一人大喊,“李成志,今日我就為益州幾萬百姓討回公道,你貪污河堤款項,害死我蜀府幾萬百姓,該死!”
    益州王左躲右躲,一不小心就被劍劃了一下。
    明刺史看到大驚,見唐縣令一個勁兒的把他往后拉,便拖住他,在他耳邊咬牙切齒的低聲道:“傻子,益州王今兒要是死了,我們誰都別想活,還不快去救人――”
    說罷,就將他一把推了出去。
    唐縣令氣死,靈巧的一轉身躲過迎面來的一劍,伸腳踢開刺向益州王的一劍……
    他當然不會往前沖啦,刺客可不會認他的臉,只會認他的官服,于是他擋在益州王面前,指著已經沖上來的侍衛喊道:“快擋住,快擋住……”
    說罷拉著益州王躲過攻擊艱險的避到一邊……
    明刺史則去拉他的長官張節度使……
    臺上瞬間大亂,而臺下也瞬間亂了。
    刺客飛躍而起時,遲鈍的百姓們還當這是表演呢,直到唐縣令那聲“刺客”才反應過來。
    然后趨利避害的百姓們瞬間亂了,轉身就要遠離這個高臺。
    和他們一起懵了的是在前面表演儺戲的相士,眼看著十來個同伴拔劍成了刺客,無辜的那幾個一臉茫然,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直到有鮮熱的血噴濺在面具上,他們這才回過神來,啊啊叫著跟人群一起四散開。
    滿寶剛從王府下人的手中接過粽子,低頭聞了聞,就這么低頭的一瞬間,一抬頭,前面街道就全亂了。
    她愣住了。
    和她一樣分神接粽子的白善等人也愣住了。
    他們就這么木木的看著高臺上的人鏘鏘鏘的打起來,而眼前的百姓正哇哇叫著往后擠開。
    大吉最先反應過來,伸手一把將白善寶和滿寶拽下來,喝道:“快走!”
    莊先生也反應了過來,招呼周四郎和衛晨:“手牽手,我們快離了這是非之地……”
    大吉將倆人拽下,順手將滿寶塞進周四郎懷里,伸手去拉白二郎,轉身就往身后的店鋪里去,“我們進店,從后門走。”
    大街上都是人,現在前面慌亂,大量的人往后退,一不小心要死人的。
    滿寶根本來不及看后面的情況,直接就被周四郎拽著擠到了店鋪里。
    周四郎一手拉著滿寶,一手拉著周立君,緊跟著前頭的莊先生和大吉走。
    衛晨想要跟上,卻被人擠了一下,辛虧滿寶眼疾手快的伸手拉住了他。
    一行人勉強沒被沖散。
    等他們擠進店鋪,就聽見外面喊殺聲越來越大,戰況似乎也越發的激烈。但店里的人都沒走,反而還往大門處擠去,一邊擠,還一邊墊腳看熱鬧。
    大吉心中暗罵一聲,他可不敢讓自家少爺冒著生命危險在這兒看熱鬧,于是拽著他們,雖艱難,卻堅定的往后頭去。
    店鋪里抱怨的人不少,或許是因為有一堵墻在,所以他們覺得很安全,一點兒也不急著走,反而還津津有味的想要去看熱鬧。
    滿寶看不過,一疊聲的喊道:“有刺客,有刺客,你們快跑呀。”
    沒人理會她,反而還往更前面去一些,似乎想要看一看刺客長什么樣兒。
    衛晨都回頭看了一眼,白善寶回頭拽住了滿寶,叫道:“快走,快走……”
    滿寶也回頭拽住了衛晨,一疊聲的道:“快跑,快跑……”
    一行人艱難的擠到院子里,直接就去開后門出去。
    店鋪后門本來只供廚房的人進出的,結果現在也無人看守,他們直接打開了門就出去。
    后門是一條小巷子,正不斷的有人跑進來,通過小巷子逃命。
    跟主街接著的巷口那里正一片混亂,不斷的傳來行人的尖叫聲和呼救聲。
    莊先生往那兒看了一眼,最后閉了閉眼道:“我們快走,益州城要亂了。”
    正說著話,幾個穿著儺戲服和戴著面具的人跌跌撞撞的跑進了巷口,滿寶他們嚇了一跳,直接貼墻站好,驚恐的看著他們。
    而沿路的百姓也都驚恐的看著他們,紛紛躲讓。
    為首的一個相士都快要哭出聲來了,因為戴著面具看不到表情,只是一個勁兒的搖手道:“與我們無關,與我們無關啊……”
    莊先生見他如此慌張,且身上也沒武器,微微松了一口氣。
    看過不少未來話本的滿寶幾乎是立刻反應過來,這幾個看來是真的表演儺戲的相士。
    她伸手就扯下他們的面具,見他臉色蒼白,冷汗直冒,便皺眉道:“你們怎么還戴著面具?小心官府把你們當刺客抓了。”
    莊先生拍掉她手里的面具,警告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對幾個人道:“既然與你們無關,那就快脫了衣服,摘了面具逃命去吧,能離開益州就快走。”
    慌張的幾人這才略微鎮定下來,是啊,刺客混在他們當中,借著表演儺戲的時機刺殺益州王,不管他們無辜不無辜,恐怕都逃不了一死。
    既如此,還不如快逃命去。
    幾人匆匆與莊先生等人行了一禮,然后就丟下面具,剝了身上的衣服,只穿了里面的中衣就跑了。
    現在街上混亂,誰還在意他們失禮不失禮啊?
    莊先生見他們跑了,便也帶著滿寶他們跑。
    但他們幾個都不認路,基本上屬于瞎跑。
    周四郎跟著跑了兩條巷子,覺著不對勁,連忙攔住他們,左右看了看后道:“我也不知道這是哪兒,得找條街看一看才能找到出處。”
    “外頭的大街上都是人。”
    “我們也不用出巷子,就是看一看我們跑到哪兒了,我才能知道往哪兒跑,總不能瞎跑吧?”
    滿寶跑得氣喘吁吁,捂住胸口道:“還跑呀,刺客又不能到這兒來,我們在這兒等官衙平定亂子再出去唄。我們的車還在主街外的飯館里呢。”
    周四郎一拍大腿,“是啊,我們的馬和車還寄在飯館里呢,可不能丟了。”手機閱讀請訪問m.xslou.在線閱讀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