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560章第一次廚藝展示

    ☆百☆度☆搜☆索☆小☆說☆樓☆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xslou.周四郎嫌棄的問道:“那你說怎么種?”
    “挖起來再重新種?”
    周四郎就掐腰,招手道:“來來來,你告訴我,這株叫什么花,該種多深,該留多寬的地,哪株是爬藤要搭架子……“
    滿寶一臉無辜的看著他。
    周四郎問,“你知道嗎?”
    滿寶頓了頓后搖頭,“知道一些,還有些不知道。”
    兄妹倆對視許久,最后各自讓了一步,滿寶知道的,一些會長得特別大的植株就移到一邊,還有些爬藤的也移個位置,其余的留在原地不動。
    這個工程量不小,院子里有些地方土不夠,周四郎還得從外面想辦法挖一些回來。
    所以白善寶和白二郎都會幫忙。
    莊先生看著他們課余時間這么歡快,便也不計較他們又偷溜到隔壁閆宅的事了。
    畢竟最近他們的讀書任務都很重,但人又不能一直讀書,讓他們出門玩兒又怕他們玩瘋了。
    在莊先生看來,這樣剛剛好,在院子里就有可以給他們玩的東西。
    莊先生站在門口看了一會兒,覺得他們放松夠了,便招手道:“回來上課了。”
    玩泥巴,哦,不,是種植的三人聞言惋惜了一下,然后就把花鋤交給周四郎,一起回書房讀書了。
    大吉便接替他們上前幫忙。
    雖然他的主要任務是跟著少爺,保護他們的安全,但在家里時,他也是會伸手幫忙做一些事情的,總不能所有的活兒都交給周四郎。
    周四郎也習慣了,基本上他的時間會比較自由,而大吉會一直跟著滿寶他們。
    也是因此,他才能放心的時不時往外跑,不用擔心滿寶的安全。
    三人(被迫)沉迷于學習,時間變過得很快,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天就這么過去了。
    同樣的,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清明就到了。
    清明過后便是府學考試。
    莊先生在清明那天獨自離開小院,據說是去祭拜他曾經的先生去了,也就是滿寶他們的師祖。
    反正三人難得的有了一天的假期。
    但外面并沒有什么好玩兒的,天氣也不好,陰沉沉的,指不定什么時候就下雨了。
    三人坐在院子里發了一會兒呆,就決定出去走一走。
    但順著大街逛了半天,發現今天連食肆都不怎么開張了,他們要買吃的,要么去大酒樓大飯館,要么就只能自己做著吃了。
    連食肆都關門了大半,更別說別的店鋪了,所以街上很冷清,大部分人都去了城外。
    三人對視一眼,竟然也有些意興闌珊起來,最后買了一些菜蔬和肉回家去。
    周四郎看到都驚呆了,“你們買回來讓我做?”
    滿寶道:“我們一起做唄。”
    她想了想,覺著自己可以讓科科指點一下,說不定做出來的味道比四哥的還要好呢。
    于是道:“我來做好了。”
    周四郎想了想,點頭道:“也行,你是女孩子,應該比我更有天賦。”
    幾人就一起淘米煮飯,又清洗了菜蔬和切了肉,一切準備妥當,大家一起看向滿寶。
    滿寶則在心里和科科道:“科科,來吧,把菜譜調出來。”
    科科掃了一下她現有的食材,從她購買的菜譜中了相應或差不多的菜肴出來。
    然后滿寶霸氣的手一揮,“生火!”
    沒過多久,滿寶就滿頭大汗的往鍋里加水,問道:“適量水是多少?”
    科科:“宿主,我只負責調出食譜,學習的事得自己來。”
    白善寶理所當然的道:“適量就是適量唄,做菜的人不是你嗎?你問我,我怎么知道?”
    滿寶:“我沒問你。”
    就是一時驚慌,忍不住問出口而已。
    她看了一眼鍋里的水,又去了看了一眼簍子里的青菜,斟酌的又往里加了一點兒清水。
    然后繼續看下一條,“鹽少許,少許是多少?”
    滿寶小心的往里抖了一些鹽巴,白善寶看得目瞪口呆,“滿寶,你真的會做菜嗎?”
    滿寶理直氣壯的道:“我正在學。”
    “要不還是讓你四哥來吧。”
    “不要!”周四郎和滿寶一起拒絕。
    周四郎鼓勵的看著滿寶道:“我覺著大嫂做菜放的鹽也不多,但就是挺好吃的。”
    滿寶有些不自信,“是嗎?”
    周四郎狠狠地點頭。
    滿寶就自信起來了,看向下一條,然后才覺得不太對,“哎呀,鹽好像是要等菜快熟了才放的,我這還沒放菜呢……”
    周四郎:……
    折騰了半天,滿寶總算是煮出了一鍋菜。
    包括大吉在內,五個人默默地圍著桌子正中的那盆菜看,看上去沒什么大的毛病,就是似乎菜煮得爛了點兒。
    白善寶咽了咽口水,點了點滿寶道:“是你做的,你先吃。”
    滿寶很自信的拿起筷子夾了一根菜塞進嘴里。
    四人一起盯著她看,滿寶頓了一下,在四雙眼睛的注視下淡定的嚼了嚼咽了,然后點頭道:“嗯,不錯,有肉的菜就是不一樣,吃吧。”
    大家一聽,松了一口氣,紛紛拿碗盛飯吃菜。
    白善寶吃了一筷子菜,頓了一下后看了其余三人一眼,努力的嚼了嚼咽下,等他們都吃后才默默地放下碗筷。
    白二郎才吃了半口就忍不住叫道:“周滿,你沒放鹽!”
    滿寶拍了一下他腦袋,怒道:“叫師姐!”
    白二郎捂著腦袋怒,“你遷怒!”
    周四郎也放下了碗筷,嘆了一口氣道:“我想大嫂做的菜了。”
    大吉也只吃了一口,問道:“要不要去飯館買幾個菜回來?”
    “那這鍋菜怎么辦?”周四郎道:“這也太浪費了,里頭還有肉呢,家里又沒養著雞和豬,還是我們吃吧。”
    “豬都不一定吃吧?”白善寶猶豫道:“煮得太爛了,就是加了鹽也不會好吃的。”
    滿寶沒說話,左右看了看后道:“我聽你們的。”
    顯然是也不太想吃自個做的這鍋菜。
    周四郎皺眉想了想,最后去廚房里拿了鹽巴來往里加了一些,攪了攪后道:“我拿去送人,你們去飯館里買菜吧,記得快些回來,不然飯會冷的。”手機閱讀請訪問m.xslou.在線閱讀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