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553章送出去了
    ,
    “對對對,都這會兒了你們還不吃飯,你們不餓我都快餓死了,”周四郎轉身就往家里去,一邊還扯上了滿寶,念叨道:“我一回來,看到院門關著,哪兒都找不著你們,我就猜你們是鉆隔壁去了,那就是一個廢棄的園子,到底有什么好看的。”
    白善寶看了一眼大吉,哼了一聲便跟上。
    周四郎去廚房里拿熱著的飯菜,沖他們四個揮手道:“趕緊洗手去吧,瞧你們這一個個臟的,你們那手,不止是鉆地洞而已吧,這得去搓泥了吧?”
    四人默默地去洗手,期間眼刀無數。
    大吉嘆了一口氣道:“少爺,先吃飯吧,吃了飯我們再說。”
    白善寶這才滿意,和滿寶他們一塊兒去吃飯。
    吃了飯,三人一起幫著周四郎收拾碗筷,大吉看了一眼正湊在一起洗碗洗筷的三人一眼,將擦桌子的周四郎拉到一邊道:“我出去一會兒,你看著他們,不要讓他們出門。”
    周四郎驚訝,“你要出門?是買東西嗎?要買什么你告訴我,我幫你去買。”
    在他的印象中,大吉就沒有離開過白善,只要白善不出門,他是絕對不會出去的。
    這會兒大吉卻壓低了聲音道:“不是買東西,我出去辦件事,最多兩刻鐘就回來了,反正你看好他們,別讓他們出門就行。”
    周四郎一頭霧水的點頭,“行,我知道了。”
    大吉轉身便走。
    等白善寶他們洗好碗筷,想要找大吉好好的談一談時才發現大吉竟然不見了。
    周四郎對四處找人的白善寶和滿寶道:“大吉出門去了,你們找他干嘛?”
    滿寶和白善寶一起瞪大了眼睛,“出門了?他怎么能出門呢?”
    “他為什么不能出門,”周四郎一頭霧水,“雖然是下人,但也能出門吧,你們又不出去,在家里還能有啥危險?”
    周四郎點著他們道:“你,你,還有你,趕緊進屋午睡去,一會兒還得讀書寫字呢。”
    滿寶忍不住跺腳,叫道:“四哥,你怎么能讓大吉走呢?”
    周四郎懷疑的看著他們,“你們在隔壁干什么了?為什么不讓大吉離開?”
    滿寶張嘴就要說話,白善寶扯了一下她,對她輕輕地搖了搖頭。
    滿寶就一臉憋屈的瞪著周四郎,那么一本要緊的冊子,他們都還沒看過呢。
    白二郎打了一個哈欠,他對那賬冊一點興趣也沒有,轉身回自己的房間午睡去了。
    滿寶和白善寶卻有些念念不忘,還有些生氣。
    生氣的倆人坐在書房里,打算等大吉回來再說。
    大吉回來時,倆人正在書房里打瞌睡,腦袋一點一點的,周四郎也不管他們,他正坐在院子里劈竹子,打算編幾個籃子和竹筐來用。
    雖然他的技術比不上二哥,可能會有點缺憾,但自家用還是可以的,總比花錢從外面買要好。
    大吉悄悄去書房里看了他們一眼,見他們睡得腦袋一點一點的,不一會兒就驚醒,抬了抬頭卻又頑固的繼續打瞌睡。
    他有些無奈的輕咳一聲,將倆人驚醒。
    白善寶看到大吉,瞬間驚醒過來,他生氣的板了臉道:“大吉,那冊子呢?”
    滿寶也看著大吉。
    大吉道:“已經寄出去了。”
    白善寶和滿寶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大吉,有些生氣,又有些茫然。
    大吉在倆人跟前跪下,看著白善輕聲道:“少爺,小的是保護您安全的,那東西是要命的東西,您和滿小姐是絕對不能看的。”
    “不就一本冊子嗎?”白善寶有些生氣,“我看看而已,又不會往外說。”
    “那冊子被藏在閆家的墻壁里,顯然閆家也沒往外說,可您看現在閆家人都在哪兒?”
    “那怎么一樣?”滿寶道:“他們是貪官,是因貪被殺的。”
    “是不是,小的不知道,”大吉道:“我只知道,這東西救不了他,卻有可能害死他,同樣的,也有可能害死少爺和滿小姐。”
    他抬起頭看著倆人道:“少爺,滿小姐,這種東西是真的會死人的,我是沒有你們讀的書多,但我經的事情卻比你們多,有些東西書上是不會寫的,所以我只在這兒告訴你們,那樣的東西,你們不能碰,不能看,以后就當不知道有這件事,今天我們去隔壁只是看些花花草草,知道嗎?”
    白善寶和滿寶愣愣的看著大吉的眼睛,半響才點了一下頭。
    大吉這才松了一口氣,道:“那堂少爺那里……”
    白善寶就揮了揮手道:“我會與他說的,大吉,你把冊子寄給誰了?”
    “老夫人。”
    白善寶蹙著眉頭,這才不再問。
    大吉深深地看了倆人一眼,這才起身退下。
    滿寶便和白善寶對視了一眼,半響,滿寶才提筆問他,“怎么辦?”
    白善寶沉默許久,看了一眼站在門外的大吉一眼,嘆了一口氣,提筆回道:“聽他的吧。”
    滿寶問道:“也不告訴唐縣令了嗎?”
    白善寶點頭,他們和唐縣令又不熟,不過,他提筆道:“可以告訴先生。”
    滿寶眼睛一亮,是啊,可以告訴先生呀。
    倆人便撐著下巴等先生回來,連書都看不進去了。
    白二郎都將先生布置的作業寫完了,見他們還是撐著下巴發呆,就忍不住道:“不就一本冊子嗎?你們要是再不做作業,先生回來罰你們我可不幫忙。”
    滿寶這才回神,驚奇的看了他一眼,“天啊,你竟然寫完作業了。”
    白二郎悶悶的道:“我有什么辦法,和你們說話,你們也不理我,又不能出去玩兒,不做作業我還能做什么?”
    滿寶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不像是天黑的樣子,看來先生要回來還得許久,她便也翻出自己的作業,和白善寶道:“我們也先寫作業吧。”
    白善寶嘆了一口氣,“好吧。”
    三個孩子的樣子大吉盡收眼底,不過他什么都沒說。
    莊先生一直到夜色昏暗才被人送回來了,他沒有醉酒,但似乎也喝了不少,一身的酒氣。
    三個小的將他扶到房間里,幫他打了水凈手洗臉,想要說話,卻又覺著現在不太合適,便又閉上了嘴巴。
    莊先生將毛巾放到木盆邊上,看了一眼滿寶和白善寶,坐到了床上道:“說吧,有什么事?”
    ,,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