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548章癡念

    ☆百☆度☆搜☆索☆小☆說☆樓☆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xslou.于是莊先生也不急著吃晚食了,讓三個孩子帶著衣服和木盆重新回到了河邊。
    河里的水很清澈,每日不僅有人在河里洗衣服,還有人在河里洗菜呢。
    莊先生拿了一根細細的棍子,直接在河邊找了塊大石頭坐下,用棍子點了點那幾塊洗衣裳的大石頭,道:“來,把衣服拿出來。”
    作為曾經出門在外求學多年的窮書生,以及喪偶多年的單身男教師,對于洗衣服,莊先生是很有經驗的。
    這些經驗都是他生活的累積。
    “先過水,在石板上搓一搓,袖子和衣擺部位要重點搓洗……”莊先生用棍子敲了敲白二郎和白善寶,“你們兩個細心些,洗個衣裳而已,又不是打仗。”
    白二郎和白善寶就不由放慢了動作,莊先生看他們放慢和放柔了動作,這才道:“不要這邊才洗了一套衣裳,身上的衣裳就全濕了,那還洗什么洗?和你們的師姐學一學。”
    倆人看向一旁的滿寶。
    滿寶驕傲的看著他們。
    莊先生就拿著棍子敲了敲滿寶身側的石板,道:“你也換個地方搓,你們這三個,每天不是爬樹,就是蹲地上玩兒,哪兒哪兒都臟……”
    在莊先生的一番指導下,三人艱難的完成了第一次洗衣服,將衣服擰干了放在木盆里,然后都大出一口氣,在先生的身邊找了個位置坐下。
    莊先生敲了一下離得最近的白二郎腦袋,搖頭笑道:“才洗那么一套衣裳就累成這樣?”
    此時夕陽已西下,最后一點落霞頑固的黏在天邊不肯消失,但半座益州城都開始迎來了夜色。
    可能是因為城中的人都比較忙,大部分人家這會兒才開始用晚食,河兩邊的人家里傳出淡淡的飯香味,里面傳出大人叫孩子回家吃飯的聲音,也有大人呵斥或哄誘孩子聲音。
    卻也有人因為忙碌,這時候才急匆匆的拎著一籃子菜出來,蹲在河邊清洗。
    師徒四個一時沒說話,將木盆放在腳邊,靜靜地看著兩岸上聽得到和看不見的熱鬧。
    直到天邊最后一抹霞光也消失了,大家只能看見腳下的土地時,莊先生這才領著三個弟子往回走。
    莊先生對白善寶道:“將來你為官,為的便是這一方的百姓。”
    又對白二郎和滿寶道:“就算你們將來不做官,做的事也能為這一方百姓。”
    三個弟子都有些懵懂,莊先生背著手慢悠悠的往回走,邊走邊道:“這是為師的一個癡念,你們如今或許不解,但希望將來你們能夠明白。”
    正說著話,突然一聲輕咳聲起,莊先生嚇了一跳,昏暗中,他瞇著眼睛往前看去,這才看到自家門口站了一個人。
    那人站在陰影中,他剛才根本沒看見。
    走在后面的大吉輕聲道:“是蘭先生。”
    一語落,蘭成從陰影里站了出來。
    莊先生詫異,“仲成怎么來了?”
    蘭成道:“我才知道,你們今天這里還鬧了一場捉鬼的戲碼,我有些不放心,所以過來看看,誰知你們竟然都不在家。”
    蘭成問,“你還沒用晚食吧?我帶了些酒菜來。”
    說罷掃了一眼他身后三個弟子手里捧著的木盆,輕笑一聲,側身讓開了一步。
    莊先生連忙笑著請他入內,讓三個弟子自己去晾曬衣服。
    周四郎正在加蒸米飯,聽到動靜立即跑出來匯報,“莊先生,你們回來了,蘭先生來看您了。”
    又道:“飯館的菜也送來了,你們遲遲不回都有些涼了,我重新熱了一遍,您和蘭先生是單獨吃,還是和我們一起吃?”
    莊先生笑道:“送一份到書房吧,我與蘭先生說說話。”
    “是。”
    周四郎手腳伶俐的進廚房分飯菜,大吉看了一眼正老實在院子里曬衣服的三人一眼,也進廚房里幫周四郎。
    周四郎對他笑笑,將蘭成帶來的酒菜全都交給他拿去。
    雖然他膽子大,但不知為何,他每次對上莊先生都心虛氣短,所以這種事能推給大吉,他從不自己干。
    周四郎又從飯館的菜里撥出一份來放到托盤上,又去盛了飯,一并交給了大吉。
    大吉看了他一眼,默默地拿去了。
    周四郎這才收拾他們自己的飯菜,他一邊把飯菜端到堂屋里,一邊和院子里的三人念叨:“不就是洗一套衣裳嗎?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把全家三天的衣服都拿去洗了呢,竟然這么久都不回來。”
    滿寶曬好了衣服,辯解道:“先生說我們洗得不干凈,所以要慢慢洗。”
    “那可真夠慢的,行了,趕緊進屋吃飯吧,這會兒子誰家還沒吃晚食,真是快餓死我了。”
    “還是有很多人家的,”白善寶道:“我們才回來的時候,有好幾戶才把菜拿出來清洗呢。”
    “那我們家能跟別人家比嗎?”周四郎道:“我們既不下地干活兒,在城里也沒活計,人家是忙得沒飯吃,我們呢?”
    三人齊聲道:“我們也是忙的。”
    “是啊,好忙,好忙啊,忙著洗一套衣裳嗎?”
    大吉也回來了,默默地坐下拿了筷子,周四郎先動筷給滿寶夾了一塊肉,大家這才開始用飯。
    書房里的蘭先生聽著隔壁的熱鬧,抬頭對莊先生笑道:“收到這樣的三個弟子,你也算得償所愿了吧?”
    莊先生對他笑笑。
    蘭成許久不說話,給自己和莊先生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才道:“這么多年了,你還是個癡人。”
    莊先生端起酒杯輕抿一口,對他笑了笑。
    蘭成便嘆氣,側首看向了外面,看著已經完全昏暗下來的天空道:“就不怕他也出不了仕嗎?”
    莊先生不在意的道:“不能出仕,也自有別的用途,我這些年不也教出了許多學生嗎?好歹讓他們有了一技之長。”
    蘭成便知道他多年的執念是不可能靠他一番口舌便能去掉的,便順勢轉開了話題,“鬧鬼的事是怎么回事?要不是用晚食的時候家里人說起今兒縣衙出了一樁奇案,我都不知道你這兒鬧鬼了。”
    莊先生聞言便哈哈大笑起來,樂道:“三個孩子瞎胡鬧,把裝鬼的人嚇著了而已。”手機閱讀請訪問m.xslou.在線閱讀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