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523章借宿
    ,
    ..,!
    滿寶也并不敢走太遠,在科科的指點下,她挖了好幾株沒見過的植物,每一種都撿了一棵悄悄的收進了系統里,這才背著背簍回去。
    因為日頭正大,大家從早上晃到中午,不僅馬累,人也累,所以此時大家正坐在茶寮里遮陰休息。
    因為白善寶在看書,白二郎便也被迫的拿了一本詩集在看,這是最近莊先生正在教他們的詩集。
    看見滿寶回來,他立即丟下書跑去湊熱鬧,問道:“你挖了什么藥回來?”
    滿寶很光棍,“現在還不認識,你等我回頭查查書。”
    “你每次都是這樣,專挑自己不認識的挖,還說是挖藥草呢,你分明是挖野草吧。”
    “藥草大多是野生的,也都是野草,”滿寶將挖來的植物拿出來清理干凈,直接晾在車轅上,打算一會兒要上路了再收起來。
    對于一路上挖的草,她都打算這么處理,不管詞條出來它們是不是藥草,既然不認識,那就留下多認認,以后就認識了唄。
    莊先生正撐著手臂假寐,聽到了滿寶的動靜,便睜開眼睛道:“周滿,你去問一問這是何處,接下來我們要怎么走,晚上可能找到落腳的地方。”
    滿寶應下,轉身便去找茶寮的小伙計聊天。
    不過一會兒,滿寶就從小伙計那里知道了所有想知道的。
    她跑回來道:“先生,這里是茂州境內了,從這兒往前三里就是他們的村子,再往前去,那得走上五十里才能進城去,這會子我們恐怕是趕不上了。”
    “不過伙計說了,城外有一座道觀,香火不錯,時有趕不上進城的旅人在那里歇腳,我覺得我們可以直接住在道觀里。”
    莊先生便點了點頭,起身道:“那我們就走吧。”
    他起身與隔壁桌的五人點頭示意,這才帶著三個弟子上車離開。
    五人看著他們離開,為首的中年人輕笑道:“我們再休息一下也上路吧,不然恐怕連道觀都要趕不上了。”
    “是。”
    車上搖晃,三人都不喜歡在車上看書,最多是互相檢查背誦課本,白善寶撩開窗簾往外看了一眼,“我們晚上恐怕還會和他們撞在一起。”
    “撞就撞唄,有什么要緊?”白二郎只是有些憂傷,“你說先生也真是的,我們羅江縣距益州只有一天的功夫,他非得往北繞,又往西繞到茂州,何必呢?”
    “為了檢查你的功課唄,哈哈哈……”滿寶哈哈大笑,問道:“晚上先生肯定還要檢查功課的,你今天是詩背下來了嗎?”
    “我剛才背了一下,已經快要記得了,來來來,我們來互相檢查一下。”白二郎重點看滿寶,“你記下了?”
    “我背下來了。”
    白二郎不信,“我從沒見你拿過書。”
    “我是沒拿過書,但我聽到你背了,之前又讀了兩遍,再聽你讀了這么多次,聽也聽會了。”
    白善寶深以為然的點頭。
    這也是他們兩很喜歡跟白二郎坐在一起的原因,先生要求背下的詩,他們只要事先看兩三遍,然后再在車上聽白二郎背,基本上就能背下來了,而且還會很熟。
    不用在搖晃的車中翻書確認,他們還是很高興的。
    白二郎被倆人氣得不輕,轉過身去哼了一聲。
    不過一會兒他還是得轉身回來找倆人幫忙檢查背書。
    周四郎聽著他們在車里郎朗的背著書,也晃著鞭子搖頭晃腦起來,帶著一車的讀書聲一路往西南而去。
    果然如滿寶說的那樣,他們趕不上進城了,趕到城外時,城門已經關了有兩刻鐘了。
    周四郎站在車轅上望了望,便指了一個方向道:“我看到道觀了,在那兒呢。”
    莊先生只看了一眼便道:“上前去借宿吧。”
    道觀的大門已經關閉,但旁邊的小門卻是開著的,里面是一間挺寬敞的靜室,坐了不少挑著擔子或拿著背簍的農夫。
    大吉停下了馬車,沒讓周四郎上前,而是自己親自上前敲了道觀的門。
    門內的落腳的人探頭看著他們,并沒有阻止他們。
    很快便有道童來開門,大吉便說了借宿的意思。
    道童看了一眼他們身后的馬車,行了一禮后道:“幾位居士見諒,今日觀中的客房都已住滿,所以只能委屈幾位居士暫且在靜室留宿。”
    道童指著旁邊的靜室道:“這是我們道觀專門劈出來庇護過往旅人的居所,幾位居士若不嫌棄今晚就暫且歇于此處吧。”
    大吉問道:“不能再騰出一間來嗎?實在是我家先生年事已高,在靜室居住,恐怕受涼。”
    道童很可惜的道:“觀中的客房真的住滿了,也實在騰不出來了,實在抱歉。”
    話音才落,五匹馬瞬息間又到了跟前,馬上的五人也聽到了這話,一個白面中年人正要說話,為首的中年人便抬了抬手笑道:“那看來我們來的也晚了些,既如此,今晚只能借貴觀的靜室休整一二了。”
    道童見他們好說話,也松了一口氣,側身道:“多謝幾位居士諒解,請靜室自便吧。”
    中年人微微點了點頭,對莊先生頷首后便帶著人先一步進了靜室。
    周四郎和大吉把馬栓在了外面,然后把馬車里的貴重東西都拿進了靜室里。
    靜室很干凈,就是太干凈了,連蒲團都沒有。
    出門前,老周家的人就很擔心滿寶在外頭受涼生病什么的,所以給準備的東西不少,比如一床小被子。
    而白善寶他們準備有席子。
    大家一起動手將席子鋪到地上,這才坐上去。
    周四郎將中午從茶寮里買的馕餅拿出來分給大家,道:“晚食便將就一下吧,等明天進城再吃好吃的。”
    滿寶道:“我明天要吃燉雞。”
    一旁忘了買晚食的五人:……
    不過他們有干糧,只是做了好幾天的干糧味道實在是不怎么樣。
    莊先生看得出來他們不太喜歡,忍不住一笑,從袋子里取了三張馕餅交給滿寶,笑道:“拿過去給那幾位先生。”
    滿寶便將自己的馕餅放下,將那三張拿過去給他們,“我們先生請你們吃的。”
    ,,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