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490章好處

    ☆百☆度☆搜☆索☆小☆說☆樓☆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xslou.周二郎本來想把三丫留在家里幾年,等她和她姐姐二丫一樣把兩本書都學會了再送去學堂,這樣學個兩年就可以回家。
    但三丫一大早的知道四頭也要去上學,家里一下只剩下她和五頭六頭,再一扭頭去看兩個堂弟,一個還只是會扶著大人的腿站穩,一個則是才坐穩,抬頭看人的時候,嘴巴就忍不住張開,然后口水就開始流……
    三丫嫌棄得不行,于是抱著她爹的胳膊扭了一陣,鬧著也要去上學。
    周二郎被纏得頭疼,加上二頭在一旁調皮搗蛋,他就答應了。
    他總覺得二頭不是很聰明,他的聰明勁兒都落在了二丫和三丫的頭上,所以再一扭頭看幺妹,他就咬咬牙答應了。
    滿寶以前給他們抄過一本《千字文》和一本《論語》的,但這會兒還每一樣缺六本呢,這可一點兒也不少。
    因為兩本書他們都學過了,莊先生要教課的時候,他們可不知道要怎么教,萬一兩本書都用著呢?
    所以還是兩本書都得抄寫。
    滿寶磨好了墨,先是憂傷的仰頭看了一眼天上,發現看到的是屋頂而不是藍天,便將頭扭到外頭去看了一眼,非得憂傷的看到藍天才開始低頭寫字。
    白善寶和白二郎沒少練字,但要這樣工整的抄書還是第一次,雖然滿寶對其工整性已經不作要求了,但他們寫著寫著,還是總會有些許錯字。
    抄了不到半個時辰,白二郎就煩躁的丟下筆道:“我不抄了,這個錢不賺了,你們自己玩吧。”
    說罷就跑了。
    白善寶也不想玩兒了,皺著眉頭也要放下筆,就對上滿寶的亮晶晶的目光,他手便一頓,然后就將筆下已經寫錯的那張紙放到一邊,嘆氣道:“我也覺得這個不好玩了,我們玩其他的吧。”
    “不要,你們要是不玩就算了,我自己抄。”
    白善寶覺得她有些委屈,筆更放不下了,便只能嘟囔了兩句,認命的陪她一起咱書房里抄書。
    中間倆人休息了一陣,也玩了一陣,但一回書房便又繼續抄書。
    整個書房安靜下來,好似整個院子就只有他們兩個而已。
    大吉坐在書房的一個角落里烤著火盆,偶爾會抬起頭來看他們一眼。
    白善寶覺著他從來沒有在一天內寫過這么多字,所以等吃晚食時他覺得手都是僵的。
    劉氏忍不住看了他好幾眼,白善寶就委屈的道:“祖母,明天你讓大吉去和滿寶說,我不在家里,出去拜年了好不好?”
    “我們家親戚就只有你堂伯一家,能去哪兒拜年?你這是怎么了?”
    白善寶便將滿寶雇傭他們抄書的事說了,道:“抄書一點兒也不好玩兒,而且還不止抄一本,來去都是那些內容,我都快能倒背如流了。”
    “既然都能倒背如流了,為何還要對照著書本來抄?又為什么會有錯別字?顯見你們還沒有倒背如流。”劉氏道:“抄書沒有錯字是最基本的,雖然滿寶不要求你們字跡工整,紙面整潔,但也該注意才是。”
    “本來我想著等你年長一些也要試著抄一抄書的,因為這對你以后科舉大有用處,”劉氏道:“你和你父親脾性一樣,皆有些毛躁,但科舉時,考官是很看重卷面整潔的,你字好,便勝人一籌,你字跡工整,再勝人一籌,但你若是有錯字,那就不止輸人一籌了。”
    鄭氏連連點頭,小聲道:“你爹說過,他以前為了科舉,可是抄過兩三年的書呢。”
    “正是,本來想等你再大一些看看情況再說,既然現在你接了滿寶的生意,那便是允了人家。既允了人家,怎能不守諾呢?”
    白善寶瞪大了眼睛道:“參加科舉的人都要抄書嗎?”
    劉氏笑道:“別人如何我不知道,你爹卻是要抄的,因為他性子定不下,寫字又急又躁,字不好看不說,還總是錯字。”
    劉氏看了看孫子,微微一笑。
    她沒有說的是,白善寶其實比他爹還頑皮,可奇怪的是,他卻沒有他爹那么心躁,寫的字竟然不錯。
    但是,總還是不夠沉靜不是嗎?
    這性子還得再磨一磨,看滿寶以前多頑皮呀,現在越大卻沒有以前那么調皮了。
    劉氏微微一笑,堅決要求孫子信守承諾,得幫著滿寶一起把書抄完。
    白善寶見祖母都不站自己這邊,只能唉聲嘆氣的認命了。
    白善寶抄了三天,發現錯字還真的是越來越少了,而且字跡也越發的公正。
    本來這兩本書都學了好幾年了,只是還會背,多少已經有些陌生了,可這會兒抄了一遍下來,他慢慢又都記起來了。
    等抄到第二遍第三遍,他已經不怎么去對照課本,只管靜了心一邊默誦一邊往下寫,速度竟也快了許多。
    劉氏看著點頭不已,悄悄的從書房窗口那里離開,然后領著媳婦去隔壁找白老太太日常相聚說閑話。
    結果才出門就見白二郎領著一群孩子呼啦啦的從她跟前跑過去,沖著不遠處的一座山哇哇的沖過去。
    白二郎的小廝跟在后頭狂奔,劉氏仔細聽了一下才聽清,有人在山上抓住了竹鼠,他們也要上山去抓竹鼠。
    劉氏搖頭笑了笑,去白家時就順道找了一下白老爺,將善寶和滿寶正在抄書的事說了。
    她笑道:“以前子啟要科考便給書鋪抄了兩年的書才能保持卷面整潔,沒有錯字,沒想到善寶比他爹還強一些,估摸著也是因為他們抄的書簡單,且都是學過的。我看《千字文》和《論語》也不難,聽善寶說,二郎也應了一起抄的,今兒怎么沒見他上門來?”
    白老爺一聽,立即讓下人去把白二郎找回來。
    白二郎被從山上抓回來時整個人就像刺猬一樣生氣,要是會噴火,他說不定一張嘴就能噴出一道火焰來。
    但一看到他爹,白二郎就蔫了。
    白老爺問他,“我聽說善寶和滿寶在抄書,你還答應了人家一起抄,今兒怎么沒去?”
    白二郎嘟囔道:“抄書不好玩兒。”
    “屁話,抄書……能好玩兒嗎?不好玩兒也得抄!”白老爺覺著在這一點上小兒子太像他了,為了不讓他重蹈他的覆轍,白老爺決定親自過去盯著他。手機閱讀請訪問m.xslou.在線閱讀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