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320章養鵝

    ☆百☆度☆搜☆索☆小☆說☆樓☆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xslou.“是啊,是啊,我們都不用往回捉了,”滿寶道:“還有地里的蟲卵,草籽全都吃了,這樣明年的蟲子和草就更少了。V信看書請關注:無名書坊”
    滿寶還惋惜了一下,“可惜雞不會游泳,不然還可以在田里養,它那么愛吃田螺,放一群下去,我們就不用擔心田螺吃稻子了。”
    周四郎:“好像鴨子會游泳吧,就不知道它會不會吃稻子。”
    周二郎:“上哪兒找鴨苗啊,十里八村養鴨子的人家一個手指頭都數得過來,倒是養鵝的不少,不然抱幾只鵝回來養?”
    “不行,”周大郎想也不想道:“那么大一只鵝放到田里,那是吃田螺,還是壓稻禾?沒得壞了莊稼。”
    “就是,就是。”眾人應和,此事就不了了之。
    滿寶卻想起了曾經在善寶家吃的燒鵝,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然后隱晦的看向四哥。
    周四郎對上她的目光,眨了眨眼,沒能領會她的意思。
    不能領會沒關系,等大家散去,滿寶便跟去找他商量養鵝的事。
    周四郎道:“大哥他們都沒同意,我買回來誰養?”
    “我們養呀,”滿寶道:“反正他們不可能把鵝丟出去的,買回來我們不放在田里,放在河里也可以呀。”
    “四哥,燒鵝很好吃,很好吃啊,”滿寶道:“反正雞棚都放在屋后了,再在旁邊搭個草棚給鵝住就好啦,它那么大只,老鼠咬不了它,黃鼠狼也偷不著它。”
    周四郎覺得她說的有道理,他轉了轉眼珠子,看了眼正忙碌的三個哥哥,壓低了聲音道:“這事我和老五他們幾個來,不能叫大哥他們知道。”
    “你先把鵝買回來。”
    周四郎就伸手,“沒錢。”
    滿寶嫌棄的看了他一眼,“四哥,你都是成親的人了,怎么一文錢都不存?”
    “我倒是想存,可我也沒機會進縣城呀,每次采回來的茯苓和野菌都是二哥帶去縣城的。”
    而且老爹早就發話,因為水災,接下來掙的錢都要交公,就算是二哥去縣城,掙回來的錢也到不了自個的口袋,除非……
    周四郎盯著滿寶,小聲道:“幺妹,四哥跟你商量件事。”
    滿寶哼哼道:“什么事?”
    “你能不能從莊先生那里多買些糖果回來,我進縣城里叫賣,到時候收益我們對半分怎么樣?”
    滿寶認真道:“糖果不是莊先生給我的,是我一個朋友給的。”
    周四郎敷衍的點頭,“行行行,我知道,那你去和你朋友說嘛,和你看,你四嫂懷孩子了,我還想給肚子里的孩子扯塊布呢,結果爹把白老爺給的工錢也給收去了,你四哥我總不能真用你四嫂的陪嫁吧?那得多丟臉啊。”
    用媳婦的陪嫁,尤其是頭年就用媳婦的陪嫁是很丟臉。
    滿寶勉為其難的點頭道:“行吧,不過四哥你得把大頭他們也帶去。”
    周四郎一愣,問道:“帶他們去干啥?”
    “他們也有糖果要賣。”
    “行吧,帶他們就帶他們,你等我從縣城里回來就把小鵝給你帶回來。”
    正想給四哥掏錢的滿寶一聽,立即收手,點頭道:“這主意不錯,賣了糖果就買鵝,那樣我也不用花錢了。”
    還伸著手的周四郎:……
    滿寶拍了一下他的手,道:“你等著吧,我晚上就把糖果給你。”
    雞棚并不難建,老周家人多,不過兩天半的功夫就建好了,考慮著雞會越養越多,所以特意建大了點兒。
    小錢氏把雞都趕到新雞棚里,又買了十只雞苗送進去,認真的照看了兩天,看它們都熟悉后,便不怎么管了。
    將雞都交給底下的幾個孩子,由他們每天趕著雞到田里吃蟲子,吃草,家里再給些菜葉子伴著米糠給一頓,雞就養得很肥了。
    與養殖一道上,老周家的人好像天生就擅長,就是幾個小一點的孩子都做得像模像樣。
    大頭就很放心的把雞交給底下的幾個弟弟妹妹,和他們輪著跟周四郎跑到縣城里去賣糖。
    在把附近的幾座山都走遍,再也找不到茯苓后,周四郎就不再往山上跑了。
    而隨著秋日蕭瑟,縣城里的菜也越來越少,老周家的菜蔬生意更好了。特別是小錢氏做的豆腐,雖然每天都帶了兩板去,但依然不夠賣。
    老周頭見了,當即決定今年的豆子都不賣了,留著自家做豆腐。
    和老周家一樣決定的人家不少,不過他們留豆子不是為了做豆腐,而是為了留待明年青黃不接的時候可以煮豆飯吃。
    本來秋收過后糧價會有所下落,但今年的情況正好相反,糧鋪在收不到足夠的糧食后,只能從外地調運糧食,于是因為免稅公文壓下的糧價蹭的一下又上漲了。
    連帶著菜價都上漲了。
    本來糧鋪的糧價咋樣并不關老周家的事,因為在確定今年不交稅后,老周頭就覺得今年的收成足夠熬到明年冬小麥收獲。
    既然不用從糧鋪里買糧食,而他又不會賣糧食,那就沒必要盯著糧價看了。
    但老周家還是能清楚的知道每日的糧價變化,因為周二郎每天回來都會嘮叨一遍。
    沒辦法,和他買菜的人家去買菜時都總會念叨一兩句,今天的糧價又漲了……
    漲得那個高,讓一向把緊糧食口袋的老周頭都忍不住心動,想要趁機賣出一部分去。
    但只要抬頭去看家里分開兩桌的兒孫,老周頭就只能把那口氣給泄了,嘆息著不再想這事。
    家里人太多,太能吃了,要是這時候高價買了糧食,回頭家里斷炊了,豈不是得花更高的價錢買回來?
    那才叫坑呢。
    滿寶對此一無所知,她最近的心神都在學習和賺取積分上。
    莊先生的課很重要,教學室里的課也很重要,在論壇里交易賺積分也很重要,以至于她很有一段時間手忙腳亂,覺得時間怎么也不夠用。
    后來科科給她推薦了一本書――《如何高效的計劃自己的時間》,很薄的一本書,也很便宜,竟然只要三個積分。
    是目前滿寶買的書里最便宜的。
    V信看書請關注:無名書坊手機閱讀請訪問m.xslou.在線閱讀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