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277章摔下床云起推薦票補更倒數第二更

  “不過宿主想要聽故事也可以,建議宿主歷史大類,在那里有很多故事給你聽。 https://”
  “歷史啊,”滿寶心中一動,“有沒有我們的歷史?”
  “沒有,”科科道:“我們目前所在的時空是不在記載內的,起碼不在我所在的那個星際的發展歷程中。”
  而它是因為空間亂流流落到這兒來的。
  “不過歷史的發展總有相似性及規律,宿主要是感興趣可以多讀些歷史,不過你既然對醫術感興趣,還是應該多學習醫術吧?”科科說到這里,其實是有些高興的,“學醫術也不錯,等宿主學有所成,以后可以出去行醫,你們這個時代不是有一種身份叫游醫嗎?就是哪里都走一下治病。”
  走的地方多了,總能碰到沒見過的植物吧,到時候總可以挖一挖,鋤一鋤的。
  滿寶的心也火熱起來,問道:“游醫很有錢嗎?”
  “應該很有錢的,”科科的數據都活躍起來了,道:“你們這個時代看病貴,吃藥也貴,所以大夫應該都很有錢的。”
  滿寶覺得他說得對,眼睛閃閃發亮起來,“那我就認真學醫,如果最后我的積分不夠買藥劑給娘親,我也可以給娘親治病,對了科科,有給娘親治病的醫書嗎?”
  科科:“……宿主母親的病癥并不是單一的,有點復雜,等我一下。”
  這一搜,就搜出了二十來本的書,這還是在它限定了遠古中醫,古中醫和近代中醫的情況下,如果不限定,出來的書籍恐怕更多。
  它有些不確定的道:“等宿主學會了這些醫書,應該就可以知道了。”
  幸運的是,它出來的書籍全是點亮的,也就是說,全部有課程收入,滿寶可以通過課程學習。
  滿寶很高興,想了想,她先點亮了《骨科基礎》,她覺得,既然四哥受傷了,現成的參考在這里,那當然是先學習骨科了。
  她剛點開,一個人突然就出現在了講臺上,滿寶“嗬”的一聲,椅子向后一倒,直接摔在了地上,滿寶瞬間被彈出系統。
  科科:……
  躺在床上的滿寶則突然一蹬腿,蹭的一下從床上翻到了地上,啪嘰一聲,臉朝下的摔倒,不一會兒,滿寶的房間里就傳出哭聲。
  隔壁房間已經迷迷糊糊睡著的周四郎一個激靈醒過神來,顧不得屁股疼,連忙蹦下床抓了一件衣服就往旁邊跑。
  沖進房間,就見滿寶抱著手坐在地上哇哇的哭。
  他一呆,上前問道:“你怎么了?”
  滿寶把胳膊往前伸了伸,哭道:“好疼,四哥我好疼。”
  老周家正在做晚食呢,而小錢氏在菜園里,不巧,老周家的菜園就在他們宅子的側后方,聽到滿寶的哭聲,小錢氏直接在菜園里揚聲問,“滿寶怎么了,老四,老五,老六,你們都跑到哪兒去了?”
  要知道滿寶可是很少哭的。
  周四郎回了一聲,就把滿寶拽起來,又好氣又好笑,“從床上摔的?”
  滿寶哭著點頭,“真的好痛。”
  周四郎就敷衍的給她吹了吹,笑道:“吹一吹就不痛了。”
  滿寶抽噎了一下,仔細感受了一下,好像真的不是很痛了,這才用另一只手擦了擦眼淚。
  周四郎取笑她,“掉下床都哭,羞不羞呀你。”
  人生在世,長大的過程中誰還沒掉下過床呀,周四郎就從來不哭。
  他自覺比滿寶優秀了,便牽了她的手道:“行了,沒事比總悶在家里,出去走一走,和小伙伴們玩兒,是不是大頭他們不帶你玩兒,回頭四哥揍他們。”
  周四郎一瘸一拐的牽著滿寶來到大院,小錢氏也把菜園里的菜都澆過回來了,一回來就先看了一下滿寶的臉,然后看向周四郎,“你欺負滿寶了?”
  周四郎忍不住叫冤,“大嫂,我是那樣的人嗎,你見我什么時候能把滿寶欺負哭的?都是她把我欺負哭的!”
  小錢氏一想也是,他還沒那個膽子,不然公爹就能削死他。
  她這才看向滿寶,問道:“滿寶哭什么?”
  滿寶低著腦袋不說話。
  周四郎就笑得花枝亂顫,“她自己從床上摔下來了,我聽到聲音就趕過去了,哈哈哈哈,從床上摔下來……”
  錢氏也有些好笑,但絕對不能讓周四郎這么笑滿寶,于是給了他的肩膀一巴掌,把他轟走了。
  晚上是馮氏做飯。
  滿寶懨懨的道:“大嫂,我想吃你煮的菜。”
  小錢氏往廚房里看了一眼,發現馮氏剛煮了一個菜,便洗了洗手道:“行,大嫂給你做去。”
  于是小錢氏就接了馮氏的手。
  馮氏求之不得,高興得不得了,好心情一直持續到吃飽飯的時候。
  老周家從不會浪費食物,所以做的飯菜,基本上每天晚上都能吃干凈。
  廢話,鄉下人家,既不辦酒席,又不是富裕的地主家,誰家還剩飯剩菜呀。
  但今天晚上周家的飯桌上就剩了一道菜,正是馮氏做的那道。
  除了開始有人夾了一筷子嘗過后,大家就都不吃了,光瞄著其他菜吃,竟然也就著飯吃完了。
  馮氏也是,就夾了一筷子自己做的菜,一開始不覺得有什么,但這會兒心情不免不好了。
  她便扭頭看向周二郎。
  周二郎一個激靈,立即放下碗筷道:“爹,娘,我吃飽了。”
  老周頭“嗯”了一聲,沒有夾菜,把碗里剩下的飯吃干凈便也放下了碗。
  馮氏的目光在飯桌上的眾人身上掃過,見大家紛紛放下碗筷,她便只能看向還在埋頭吃的滿寶。
  馮氏微微一笑,拿起筷子給滿寶夾了一筷子的菜,溫柔的笑道:“滿寶,你多吃菜,吃菜長得快。”
  滿寶小聲道:“我有菜了,二嫂,我不要吃了。”
  她的小碗里菜堆得不少,都是錢氏和小錢氏給她夾的。
  馮氏有些憂傷的嘆了一口氣,正想說些什么,卻覺得滿寶扒飯的動作不太對,她皺了皺眉,看了好一會兒才問,“滿寶,你筷子怎么這樣拿?”
  滿寶淚珠子在眼眶里打轉,但還是忍住了沒哭,“我,我手有點兒疼。”
  錢氏扭頭看著滿寶的手,這才發覺不對,立刻伸手去捏她的手腕,滿寶疼得立即把手收回去,扭著身子不給她抓,眼淚則忍不住撲簌簌的往下落,她哭道:“好疼,好疼。”
  農家小福女 
  農家小福女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