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237章關聯

  白老爺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劉氏道:“我大概知道他們是為了什么來,犍尾堰決堤了,可犍尾堰年年都要維修一次,更別說大貞元年,朝廷要大修犍尾堰,光這項撥款就高達八十萬兩,怎么會今年就決堤,且還來得這么兇,這么猛。”
  白老爺手腳發冷,張了張嘴,想說起那持續了半個多月的暴雨。
  劉氏卻道:“就算是暴雨,就算真發洪水,也不該如此嚴重,你不知道,犍尾堰下的人,十不存一。”
  白老爺喉嚨干澀,問道:“嬸娘怎么會知道得這么清楚?”
  怎么知道?
  當然是一直派人去看,去聽了!
  對于有錢有人的劉氏來說,這一點并不難。
  白老爺自己也想到了這一點,換了一個問題,“子啟是為了犍尾堰?”
  “對,他曾經在家書上寫過,說犍尾堰的修補很不順利。”更多的細節劉氏沒說,但這對白老爺來說也足夠了。
  也就是說白啟死于謀殺,且還和犍尾堰有關。
  和一項大型的水利工程有關,還能有什么關系?
  無非就是貪污受賄,以次充好這樣的事。
  白老爺沉默了許久問,“那這和周銀有什么關系?”
  劉氏目光幽深,“啟兒逃命時曾遇一對夫妻相助,我一直在找,雖然啟兒最后也沒能活下來,但總要感激一下對方,卻沒想到他們也死了。”
  七里村的人為了瞞住官差,自然是誰問都咬緊了牙關,周銀就是賣身為奴了,一直沒回來。
  這種窮鄉僻野,當年除了七里村的村民,也就錢氏的娘家兄弟知道這事,連周銀的舅舅家都不知道。
  也幸虧當時他才回來兩天,而且想著以后要回鄉長住,當時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家里和村子里,還沒來得及通知外村的親朋,所以這事才能瞞下。
  今天要不是問話的是劉氏,白老爺也不可能說。
  因為這事,就是一直住在這里的白老太太和白太太都不知道。
  劉氏想叫人來打探,自然什么都探不到。
  白老爺知道,劉氏一定有很多事沒告訴他,但這事太大,他自己都不確定自己是否想知道。
  因為知道得太多,顯然也是一種危險。
  劉氏道:“這件事你別說出去,我們自己知道就好。”
  “是,母親那里我也不會說的。”白老爺問,“那些人嬸娘想怎么處理?”
  劉氏沉默。
  白老爺有些不好的預感,連忙道:“嬸娘,這樣的人留著就是禍害,您可不能想著留下來做證據啊。”
  “那就把人殺了?”
  白老爺臉色發白。
  劉氏的臉色也很不好看。
  他們都沒殺過人,也沒見過殺人。
  哪怕劉氏見過不少陰私,但也從不涉及人命,那可是三條活生生的命,哪怕知道他們是為他們而來,真要把人咔嚓一下砍了,劉氏也做不到。
  白老爺沉默半天后道:“不然打斷手腳,把人毒啞后找一個小莊子放著?”
  劉氏:……
  這主意實在好不到哪兒去。
  她垂下眼眸,半響才道:“你說,我們把人交給魏大人如何?”
  白老爺一愣。
  劉氏看著手中的茶杯,無意識的動了動茶盞,輕聲道:“犍尾堰決堤這么大的事,魏大人不會只是來賑災的吧?”
  白老爺問,“嬸娘手里還有其他證據嗎?”
  劉氏搖頭,“沒有了。當年跟著啟兒的人一個都不在了,當初周銀被抬回來的時候你應該見過,你不是說他們身上什么都沒有嗎?”
  “是,沒有。”
  劉氏若有所思的點頭。
  可是把人交給魏知……
  白老爺咬了咬牙,輕聲道:“嬸娘,這件事我得考慮考慮。”
  “是得考慮考慮,我也得考慮一下。”
  “祖母,祖母——”
  白善寶的聲音由遠及近,劉氏看向門口,但顯然人被攔住了,門外傳來嬤嬤的聲音,“小少爺,老夫人在和堂老爺說話呢。”
  “讓他進來吧。”
  嬤嬤聽到老夫人的聲音,這才放行。
  白善寶跑進來,先給祖母和伯父行禮請安,這才上前抱住劉氏的胳膊道:“祖母,我要去滿寶,她的房間昨天晚上掉了好多瓦片。”
  “你是想去湊熱鬧吧?”
  “才不是呢,您又不讓我去上學,那就讓我去看看她吧,而且她爹受傷了,她哥哥們也受傷了,您不是說要睦鄰互助嗎,我得去幫一下他們呀。”
  “好,”劉氏略一思索道:“他們家受傷的人多,讓大吉帶一些傷藥過去。”
  又對嬤嬤道:“你著人去領些銀錢,算了,還是用銅板吧,給昨日受傷的每一戶人家都送一些去,周金一家損失最嚴重,就給他們送上五兩銀子吧,其他家,一家二百文。”
  不是很多,僅夠看病吃藥而已,但也是她的一點心意。
  她可以感覺得到,來的這三人不僅僅是為了找周銀,也是為了找他們,她從他們身上感覺到了危險。
  而有一件事,她誰都沒告訴,包括兒媳婦鄭氏。
  老周家也在說錢的事。
  和劉氏輕描淡寫就可以拿出扶助的銀錢不同。
  老周家是錢氏先把裝著錢的盒子拿出來,看了一眼里面的銅板,老周頭就知道不夠,其他人當然也知道不夠。
  于是小錢氏回屋把私房錢拿了出來。
  二房三房見狀,也把私房錢拿出來了,方氏也拉著周四郎回去取錢。
  周五郎和周六郎見了,就溜去找滿寶,“我們存的錢呢?”
  要說家里誰最富裕,那一定是周五郎和周六郎了。
  滿寶把他們的錢盒子給他們,倆人戀戀不舍,但還是抱著去了正房。
  滿寶也帶上了自己的錢盒子。
  聚少成多,看到這么多錢,尤其是老五老六的積蓄,不僅老周頭,錢氏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老周頭看了看,又看了看,最后忍不住一巴掌拍在周五郎的腦袋上,“行啊你,竟然存下了這么多錢,怎么存的?”
  要知道他可是時不時的就查一下倆孩子的私房錢,平時也沒少從倆孩子手里摳錢,他知道倆孩子在滿寶那里存有錢,卻沒想到有這么多。
  話說去年建新房子的時候他們不是出了不少了嗎?
  周五郎摸著腦袋叫道:“這是我娶媳婦的錢。”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