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203章暴雨

    ☆百☆度☆搜☆索☆小☆說☆樓☆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xslou.“啪”的一聲,轟隆隆的雷聲幾乎在耳邊炸響,滿寶嚇得在夢中跳了一下,然后迷迷糊糊睜開眼睛,正好天邊劃過一道閃電,幾乎把半邊天都照亮了,閃電過后才是轟隆隆的雷聲。
    滿寶嚇得哭起來。
    隔壁房間的周四郎也醒了,雷聲太大,他聽不到滿寶的哭聲,但相也不知道他嚇著了,于是連忙跳下床,披了衣服就跑出去。
    最近因為天熱,滿寶睡覺的時候窗都是開著的,只是把蚊帳放下,杜絕蚊子進來。
    周四郎沖進來就看到蚊帳被打開,滿寶正自己坐在床上抹眼淚。
    他連忙去抱她,“我送你去找娘。”
    科科好無奈,它之前一直安慰宿主不要怕,但似乎效果不佳。
    見周四郎抱了宿主就要往外走,科科下意識的往外掃描了一下,收集到的數據對她很不妙,空氣中游離的水分子過于厚重,正上空似乎正好有雷雨云團,且還不小……
    它立即阻止宿主,“宿主,你最好不要出屋,至少不能跑出屋檐下。”
    滿寶被周四郎抱著,沒那么害怕了,“為什么?”
    科科嚴肅的道:“因為閃電有很大概率會擊中人。”
    說著話,周四郎已經把滿寶的窗戶給關上了,然后抱了她就往屋外走,滿寶立即道:“我不去找娘。”
    周四郎發愁,“不去找娘,你晚上跟誰睡啊。”
    滿寶看他。
    周四郎咳起來,道:“不行,我要陪你四嫂。”
    滿寶就哼了一聲,扭過頭去不理他。
    周四郎沒辦法,還是抱著滿寶出去,家里其他人也驚醒了,隔著一道墻,老周頭大聲問,“誰去接滿寶了?”
    周四郎喊道:“我,我把她抱我屋里去了。”
    滿寶立即也喊,“爹,你們別出門了,小心被雷劈!”
    周四郎:……
    老周頭:……
    醒過來的眾人:……
    本來已經擔心的披了衣服要去接她的老周頭立即轉身就回屋,把門窗關好,他要是去接她,他跟她姓!
    新房子建成以后,大頭和二頭三頭分了一個房間,大丫和二丫也分了一個房間。
    而三丫和四頭因為年紀還小,還跟住父母住。
    此時他們聽到聲音就趴在窗口那里往外看,就著時不時閃過的閃電看到小姑被四叔抱著。
    二頭就哈哈笑起來,羞她道:“小姑是膽小鬼。”
    滿寶氣壞了,捏著拳頭吼回去,“你才是膽小鬼呢。”
    二丫站在滿寶這邊,在屋里喊了一聲,“小姑,等我去幫你揍他。”
    這么一鬧騰,隔壁院子的大人們聽見,本來已經要跑過來接孩子們過去的周大郎周二郎也轉身回屋了。
    算了,孩子們一看就不怕,沒必要把他們接過來了。
    周大郎在那邊吼了一嗓子,讓他們老實睡覺。
    然而被雷聲吵醒的人肯定睡不著了,更何況,閃電雷鳴之后,幾乎是周四郎剛把滿寶抱到自個的房間,一陣狂風吹過,雨滴伴隨著狂風就噼里啪啦的往下砸。
    他的窗戶沒關,雨直接掃進來。
    他和方氏都嚇得不輕,連忙跑過去關窗,才把窗戶關上,倆人就全濕了,沒辦法,風雨都太大。
    滿寶卻很高興,剛才風將水汽吹進來,一陣涼爽,連日來的悶熱一消而散。
    于是她直接拍著小手笑起來。
    周四郎一回頭看見她樂成這樣,忍不住齜牙道:“看我被淋濕很好玩嗎?”
    滿寶卻很羨慕他,“我都想去淋雨呢。”
    周四郎送給她一個白眼,和妻子把衣服換了,這才把飄進來的雨水都擦干。
    外面依然是電閃雷鳴,雨滴噼里啪啦的打在屋頂上,地上,然后將屋內的熱氣帶走。
    他打了一個哈欠,看向滿寶,發現她已經閉著眼睛要睡著了。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她把滿寶抱上床,直接把人推到床的最里面,這才示意方氏上床睡覺。
    方氏臉有些紅,看了眼已經打起小鼾的滿寶,松了一口氣,她朝窗口看了一眼,但什么都沒看到,可外面的風聲雨聲卻好似砸在自己的耳邊,偶爾透過窗戶縫隙,天幕中閃過的閃電幾乎能把屋子照亮。
    雖然只有一瞬。
    她有些憂心,“這雨下得也太大了吧?”
    周四郎打了一個哈欠,不在意的道:“這種雷雨來得快,去得也快,再過一會兒應該就停了。”
    夏天的雨都這樣,不論大小都是一陣一陣的。
    可是這一次好似出乎周四郎的預料了,雨從半夜開始下起,一直到天亮都沒有停下的樣子。
    雷電已經消失,可天上壓著厚厚地,看不到邊際的云層,就是最小的雨,那也是淅淅瀝瀝一直沒斷過,更別說隔一會兒就刮起狂風,那時落下的雨就跟天上有人拿著水盆在往下倒一樣,嘩嘩的……
    滿寶早就醒了,正趴在窗口往外看。
    這么大的雨,去上學是不可能了。
    說到上學……
    滿寶看了眼自家院子里已經沒過腳背的積水,微微一愣后跳起來,叫道:“先生,先生怎么辦?”
    方氏嚇了一跳,問道:“什么先生怎么辦?”
    “先生的小院子離河邊很近,這么多水,他會不會有事?”
    方氏愣了一下,馬上放下手中的梳子,起身道:“我過去和你四哥說一說。”
    因為下雨太大,雖然建了屋檐,但周四郎還是沒讓他們出門,而是自己撐了扇過去拿早食,打算分兩桌吃,那邊院一桌,這邊院一桌。
    方氏沒雨傘了,直接順著屋檐走過去,滿寶眼珠子一轉,悄悄的爬下椅子,穿了鞋子趴在門口,等四嫂轉過轉角便跳出去,也跟在她后面蹦蹦跳跳的往那邊跑。
    關鍵是她走都不好好走,因為人小平衡度有限,總會不小心一腳猜到屋檐外的水坑里,等滿寶跑過去的時候,不僅鞋子濕了,連半邊衣服都濕了。
    錢氏一邊把她拽過去換衣服,一邊道:“你爹讓你四哥去學堂看了,你說你怎么這么不省心,乖乖在那邊等著消息不行嗎?”
    錢氏想了想道:“我估摸著這雨還有的下,干脆這幾天你搬回來……”
    “不要,”滿寶已經擁有過獨立的房間,自然不樂意再和父母睡了,立即道:“我不怕的,打雷閃電都不怕。”
    “你四哥說你昨天哭鼻子了。”
    “那是四哥氣我的,他罵我!”滿寶告惡狀,還道:“昨晚四哥差點把我踢下床呢,我再不要跟他睡了,我要自己睡!”
    錢氏:“……你四哥說他今天醒來的時候自己在床底下,你四嫂都被你踢到床沿了。”
    滿寶心虛的喊道:“他撒謊,我睡覺很老實的。”手機閱讀請訪問m.xslou.在線閱讀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