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201章妯娌云起推薦票18萬

    ☆百☆度☆搜☆索☆小☆說☆樓☆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xslou.按照規矩,新媳婦要負責進門后第一天的飯菜,一是盡孝心正名,二則是要讓婆家看一看她的手藝。
    但周家對方氏來說是陌生的家庭,陌生的環境,雖然定親以后她跟她娘或大嫂來過周家幾次,但那會兒她是客人,基本上除了堂屋,也就在廚房門口站過。
    而且兩家的飲食習慣,東西的擺放習慣等肯定是不一樣的。
    所以方氏被拉進去時有些束手束腳。
    胡思亂想間,周四郎不知道從哪兒鉆進廚房,叫道:“大嫂,你煮什么了這么香?”
    這種味道一定不可能是二嫂三嫂做出來的,所以周四郎目標很明確。
    周四郎走到方氏身邊,探著頭四處看了一下,目光很快定在那個小釜上,問道:“這是什么?”
    小錢氏拍掉他的手,道:“給滿寶燉的粥,話說你們早食想吃什么?”
    小錢氏大概知道他是為什么來這兒,也不避諱,直接問。
    周四郎張口就想說烙餅,他大嫂烙的餅那可是一絕,縣城里賣的都沒有她做的好吃。
    不過眼角的余光看到妻子,他便用力的把話咽回去,明天吧,今天可是他的新媳婦下廚。
    所以想了想,周四郎選了一個最簡單的,“就煮粥吧,再把家里剩下的熱菜熱一熱就差不多了。”
    方氏感激的抬頭看了他一眼。
    周四郎對她咧嘴一笑,左右看了看,問道:“嫂子,昨天有剩飯嗎?要是有,干脆把剩飯煮成稀飯就行了。”
    馮氏忍不住笑出聲來,她還沒來得及說話,小錢氏就把周四郎給趕出去了。
    盡出餿主意,雖然家里剩菜多是要熱來吃的,但這樣懶惰的做法,方氏真的照做了,她不知道家里其他人怎么想,但在公婆那里,方氏留下的印象一定不會太好。
    小錢氏就拉著小方氏的手笑道:“別聽她的,這小子討打,哪有新媳婦第一天進門只給剩菜的?家里有新鮮的菜的,還有昨天剩下的生豆腐,現在還泡在水里呢,你想怎么做?”
    被“愛情”沖昏頭腦的方氏總算是拉回了理智,她能被錢氏認同,除了行事大方,便是能干這一項了。
    理智一回籠,她便知道剛才有多犯蠢了,她臉色微紅,連忙道:“那我挑些好肉和菜蔬煮了,再燉個豆腐,再選些剩菜熱了……”
    方氏左右看了看,問道:“米在哪兒,我先來蒸米飯吧。”
    那可不行,喜宴的消耗夠多了,以公爹的脾性,今天早食真的吃白米飯,他能心疼死。
    小錢氏見她大手大腳,便知道是家里做姑娘的習慣,她連忙輕聲細語的教她。
    家里昨天也是有剩飯的,正如周四郎所說,煮開了做稀飯是最簡單的法子。
    但太簡單本身就是有問題的。
    小錢氏教她怎么在釜上加一層蒸籠,將剩飯放進蒸籠里,蓋上蓋子,不一會兒飯就熱出來了。
    雖然過了一晚上,但水蒸氣一蒸開,一團一團的飯慢慢松軟散開,看著也很好的,當然吃著也很好吃就是了。
    剩下的飯則可以煮成稀飯,現在天氣熱,吃過了飯再喝一碗稀粥也不錯的。
    反正這剩飯留不久,不做出來,等過了正午恐怕真的要有味道了。
    其實稀粥也有很多做法的,比如打兩個雞蛋下去做成蛋花……小孩子是很喜歡吃的。
    不過看了一眼新媳婦,小錢氏覺得還是算了,今天中規中矩,只要不犯錯就行。
    周喜從菜園里拿了菜回來,方氏感激的對她笑笑,然后臉更紅了,她好像是家里起得最晚的,剛才她還在院子里看見小姑子了。
    在大姑子和三個妯娌的幫助下,方氏做好了她來周家后的第一頓飯。
    當然,速度上慢了點兒,小錢氏趁著她做菜的空隙給滿寶盛了一大碗熬好的粥,然后讓她吃去。
    錢氏看到了,就道:“煮得多嗎,給孩子們都分一些。”
    小錢氏就道:“沒有多少,我想著剩下的一碗留著,滿寶肚子小,早食吃的不多,正午恐怕還要吃一些。”
    錢氏想了想,也不太敢讓滿寶跟他們吃太混雜的剩菜,于是點頭。
    滿寶就先吃了一碗有魚又有肉的蔥花粥,不過魚肉已經去骨,再一燉,直接就在粥里散開了。
    肉也被切得碎碎的,滿寶雖能吃到肉味,粥也很好吃,但總覺得不夠盡興。
    于是四嫂做好早食后,滿寶也抱著自己的碗坐了上去。
    錢氏看了她一眼,等人到齊后就讓周四郎領著方氏一一認過人,方氏來過周家幾次,因此周家人全都見過。
    但最熟的還是大頭和滿寶。
    前者是因為代替周五郎給她送了好幾個月的小禮物,后者則是每次她和周四郎約會,她都是被委派跟著的借口。
    比如“滿寶,帶你方姐姐出去走走。”
    再比如,“二妞,帶滿寶出去玩一玩。”
    方氏見過所有人,錢氏就示意大家坐下吃飯,鄉下沒那么多規矩,做好了飯菜都是一起吃的,也就周家人多,有可能會分成兩桌。
    小錢氏盛飯時看了一眼滿寶的小肚子,沒給她盛飯,而是給她盛了半碗粥。
    滿寶對著桌子上的剩菜流口水,伸出筷子想吃,不說錢氏,小錢氏都打了她的手一下,給她夾了一塊新鮮的豆腐,道:“吃新鮮的。”
    滿寶嘟了嘟嘴,卻不得不聽話。
    方氏好奇的看了她一眼,周四郎見了就解釋道:“滿寶身體不好,腸胃弱,這些過夜的東西不給她吃。”
    其實周四郎覺得沒問題的,滿寶現在白白胖胖的,身體好了許多,一年也就咳嗽一兩次,要不是去年那場發燒太過兇險,他都快忘了她小時候是多磨人了。
    總之,他覺得滿寶身體應該已經好了,別看這些是剩菜,那也是肉,又有油水,吃了還容易胖呢,多好。
    方氏卻把這話記在了心里,難怪大嫂會單獨給做一份粥。
    因為周四郎成親,滿寶請了兩天假,吃過早食她就往外跑,跑到路口才想起來今天白善寶上學去了,恐怕沒空陪她玩兒。手機閱讀請訪問m.xslou.在線閱讀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