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107章種姜

    ☆百☆度☆搜☆索☆小☆說☆樓☆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xslou.滿寶拍了拍自己的小兜,憂傷的嘆了一口氣,一回家就把布料和棉花都送給她娘,然后只鄭重的和家里人宣布,“我的錢都花光啦,以后買肉的錢得你們出!”
    老周頭看了一眼妻子手里的布料和棉花,摸了摸煙槍暗想,可總算是花光了。
    他點了點頭,一轉頭卻和幾個兒子道:“以后你們出去賣湯,先留下一罐子,晚上拿回來熱給你妹妹吃。”
    大家表示沒問題,周二郎還表示,“我們還能把底下帶肉的骨頭帶回來給滿寶啃。”
    于是肉的事就算解決了。
    這個時代信息傳遞慢,周家人跟在勞丁的身后做生意,除了每十天回家一次的勞丁極其家人知道,很少再有人知道。
    事情傳不到哪里去,所以頭四十多天,一直沒有競爭對手,他們的收入也穩固下來。
    那些勞丁在第一次休息回家拿干糧時,大半人不再拿干糧來,而是扛著稻谷或麥子來,直接和周家兄弟換新鮮熱乎乎的干糧,再配上一碗肉湯,就算沒有菜,也足夠填肚子了。
    不是沒有人想過也來做一做,特別是那些家里兄弟也不少的勞丁,就曾經起過心思,但想做和能做卻是有著天塹之別。
    多少人走到肉攤,一問價格就退縮了。
    直到消息從這個村傳到那個村,總算是有膽子大又機靈的人知道跟在勞丁身后做飯竟然也能掙錢。
    于是開始有人推著板車出現在各段勞丁身后,自然也包括了周家兄弟最常跟著的這兩段勞丁。
    他們沒有周家兄弟這么大的動靜,多數是把做好的饅頭放在籃子里保溫,緊急送過來,或許知道他們來的時間短,所以特意把價錢壓低了一點兒,或是把饅頭做得比周家大一點兒。
    于是周家的生意被分薄了。
    雖然很惋惜,但周二郎也道:“能賺這么多天運氣很好了。”
    周五郎的心被養大了,道:“那我們還去嗎,這一天就兩百兩文,菜完全賣不出去了,買饅頭和燒餅的也少了,倒是湯還能一直賣著。”
    “去,怎么不去,就算只能賣湯,一天也能賺百多文呢。”周大郎和周二郎可沒有小弟們的眼高于頂,還叮囑他們道:“大冬日的,回家也是窩著,還不如出去掙點錢,老四,你還欠著家里的錢呢,老五,老六,你們不是一直嚷著要買新衣裳嗎,去一天一個人最少能分三十文,存幾天就夠做一套新衣裳的了。”
    周五郎不甘愿的低頭盯著腳尖,不太樂意。
    老周頭就生氣了,敲著凳子道:“懶得你們,不想去,那就回家來,去翻地!”
    大冬天,誰會去翻地啊。
    滿寶例行在啃骨頭,和她的侄子侄女們一起,聞言抬起頭來,拍著小手道:“好啊,回來幫我開荒吧,哥哥們,我覺得四哥的那塊荒地不夠大,我計劃要種的東西都種不下,所以順著那塊地再多開一點吧。”
    她道:“五哥一定是嫌棄去的人又多,賺的錢又少,所以你們輪著去吧,今天三嫂和四哥去,五哥和六哥留在家里幫我開荒,明天五哥和六哥就去,四哥留家里干活兒,這樣不就好了?”
    兄弟幾個就看見他們爹認真的思考了一下后點頭,“滿寶說的不錯,如果只賣湯,你們去這么多人也是浪費,一去就去倆人就行,剩下的倆人留家里干活兒。”
    他又看向周大郎和周二郎,道:“你們兄弟倆也輪換著去,沒必要一趟去四個人,家里的活兒也不少呢,廚房得做一個置物架,雞棚也得修一修……”
    周大郎和周二郎雖然已經是成人,但也不太想留家里干活兒,聞言挎下肩膀來,但他們沒敢將這種失望說出口,生怕他們自己的孩子有樣學樣。
    老周頭越安排越覺得這個方法好,輪著去,當天的收入除了交公,余下的就兩個人分。
    公中的錢沒少,還每天多出四個勞力來干家里的活兒,沒毛病。
    周五郎都忍不住抱怨滿寶,“你要種什么,四哥那塊地可不小了,種山藥用得著這么大的地嗎?”
    “還有姜。”
    周五郎道:“這么貴,能不能種得活還不一定呢,你的心也太大了。”
    滿寶就哼哼道:“我一定能種活兒。”
    為此,滿寶還拿著姜塊去找白善寶,倆人翻了好多書,都沒在僅有的農書中找到姜塊的種植方法,滿寶這段時間看了這么多的書,氣得兩眼發昏,道:“這么重要的姜竟然都不寫要怎么種,哼,他們不寫,我寫。”
    說罷自己從系統里抽出好多白紙,直接折起來裁剪,然后讓大嫂給她縫起來,她就捏著毛筆歪歪扭扭的在頭頁上寫下“生姜”兩字。
    她決定自己來寫,科科說過,只要觀察得當,記錄好種植日記,就可以把姜塊的種植方法寫下來了,何況,科科那里的詞條上是寫有基本的種植方法的。
    商城里的客服也會回答她的種植問題,可是,什么營養液,什么肥料,她全都不懂,科科也說那些東西是她這里沒有的,所以他們這里的種植方法還是得自己摸索。
    滿寶和白善寶如今都是窮小孩兒,對賺錢很有熱情,于是白善寶很大方的把他院子里的花圃都清空,然后在里面埋上了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姜。
    偶爾來找兒子的鄭氏看著倆小孩撅著屁股在花圃里玩得認真,就有些糾結,雖然種在花圃里的花不是多珍貴,但也是不容易種下去的,怎么就給挖了?
    倆小孩勞動得一身的泥,最后滿寶還將拔了的花株敲掉根部的泥土,給輕輕地擺在土上,一本正經的和白善寶道:“天太冷了,得給他們保暖,用稻草和麥草最好,明天我給你抱一把來。”
    白善寶也一本正經的點頭,然后殷勤的給它澆水,晚上臨睡前,想到院子里的姜塊,又爬起來給它澆了一遍水。
    春節將至,氣溫開始略微回升,滿寶重在菜園里的姜塊竟然發芽冒出來了,滿寶高興得不行,當天就跑來白家,問白善寶他的姜塊發芽了沒有。
    倆小孩蹲在花圃了半天也沒出芽,最后倆人忍不住把土給挖了,然后就看到本來鼓鼓脹脹的姜塊變成黑乎乎的了,一戳,它就軟了下去,顯然是壞了。手機閱讀請訪問m.xslou.在線閱讀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