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101章想要擴大

    ☆百☆度☆搜☆索☆小☆說☆樓☆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xslou.周二郎給兩個差吏也留了兩份菜和湯,讓周五郎端去給他們,低聲吩咐道:“說點好聽的話。”
    周五郎應下。
    周五郎一走,周二郎把剩下的菜給滿寶倒進碗里,把她抱到老三身邊就讓她吃。
    滿寶招呼白善寶和白二郎一起。
    白善寶和白二郎玩了半天,肚子也餓了,跑過來一看,道:“我們的食盒里也有肉!”
    周二郎就笑著替他們把飯菜給熱了,然后三個孩子湊在一起吃。
    周二郎將釜里的大骨撈出四塊來,帶著不少肉的那種骨頭,三個孩子各一塊,然后給了老三一塊。
    周二郎小心的避讓著人,然后和老三道:“里頭還有幾塊肉,晚食我們就不做菜了,那肉連著的骨肉給你就著水吃干糧。”
    周三郎應下,問道:“明天你們還來吧?”
    “來,我不來,老五他們也會來的。”周老二低聲道:“我本來以為大家家里都不富裕,這樁生意不好做,誰知道也不差。”
    周三郎就小聲道:“這兩天活重,大家肚子里沒油水,上面又催得緊,別說他們,就是我,手上要是有銅錢,我也會買一些吃的。”
    周二郎點頭,就小聲和周三郎說,“所以我說,掙錢的應該不止你們這一處,我想回去和爹娘商量商量,明兒我帶著你二嫂找其他段的勞丁試一試,這邊就交給老五他們,離服役結束還有五十來天呢,要是一天都能賺上兩百文,兩撥人就是四百文,十天下來就是四千文了,那五十天就是……”
    周二郎有點兒算不出來,白善寶在一旁快言快語的道:“兩萬文。”
    滿寶慢了一步,但也哇的一聲,道:“我們家發大財了。”
    周二郎忍不住笑瞇了眼,“希望每天都能有這樣好的生意吧。”
    周三郎心頭也火熱起來,道:“那下午你們別留在這兒了,還是趕緊回去商量吧。”
    “不用,都應承了人家的事,說什么也得做好,不然下次誰還喝你的湯,吃你的菜?”
    周二郎只就著熱湯吃了一塊干糧,并沒有吃肉。
    他把所有帶肉的骨頭都撈出來放小釜里蹲著,留待晚食給周三郎吃,而大釜里也加了水慢慢熬著。
    等晚食的時候,白送了大家一碗略帶油花的開水后便收拾東西回去。
    他沒有算賬,但也知道今天賺的比昨天多。
    他叮囑周五郎,“這菜不能做多,以后就做這樣的量就行,勞丁們也不是誰都舍得天天吃菜的。”
    “除去給三哥和差吏的,也就賣出來二十來份,他們一百來人呢,這點菜哪里夠?”
    周二郎堅持,“夠了,聽我的,啥東西多了都不值錢。”
    滿寶也點頭,“肉菜太貴了,剛才一個大哥哥說了,說他家攢錢好難好難的。”
    “所以你就把肉給他吃了?”周五郎提起這個就生氣,“我都沒得吃呢。”
    “沒給肉,給的蘿卜。”滿寶控訴的扭頭看向周六郎,“肉肉,被六哥吃了。”
    周二郎就拍了一下老六的腦袋,“你還搶幺妹的肉吃。”
    周六郎嘟囔道:“是她給我的,我沒搶。”
    “你對著她的碗流口水,她能不給你嗎?”
    滿寶就吸了吸口水道:“二哥,我們從大集上回去吧,順便買點肉回家吃。”
    “買啥肉啊,你今天不是吃了嗎,要想吃,明天跟你五哥一塊兒去,再給你吃。”
    “那娘沒有,爹沒有,嫂子們和侄子侄女們沒得吃呢,要買回家一起吃,”滿寶道:“娘要補身體的。”
    周五郎也有點饞,提議道:“要不二哥,咱還是買點回去吧。”
    周二郎看向他,“你出錢?”
    周五郎舍不得,道:“咱今天不是賺了錢嗎?”
    “得拿回去給娘記賬呢,你賺了這么多錢,一頓肉錢都舍不得出啊。”
    周五郎就是舍不得,因為除了存在滿寶那里的錢外,他留在身上的錢全都被老爹搜刮去了。
    周六郎也是如此。
    滿寶就在自己的兜里掏了掏,其實是從科科那里把自己的錢拿出來,她喜滋滋的道:“我出!”
    周二郎就覺著這丫頭忒傻了,勸道:“滿寶啊,以后在外頭,要是遇到讓你掏錢的人,那一定是壞人,你可不能傻傻的掏錢,知道嗎?”
    “那二哥是壞人嗎?”
    周二郎:“二哥當然不是壞人了。”
    “那二哥你掏錢!”滿寶又把自個的錢給收回去了。
    周二郎噎了一下,不過他還是點頭了,拐道大集買了點肉回去。
    不是豚肉,而是羊肉。
    滿寶高興得不行,她覺得羊肉比豚肉好吃。
    周二郎就覺得,妹妹越來越大,也越來越機靈了,好多話都糊弄不住她了,以她現在嬌養的狀況,看來還得多賺錢才養得起她呀。
    于是回到家后,錢氏看到肉,還沒來得及說他們,周二郎就道:“娘,我打算明天和老五分開,帶著二丫她娘另找一段勞丁做這門生意。”
    錢氏就蹙眉,“怎么,你不能跟老五一起做?”
    “不是,娘,今天我們煮的湯和菜都賣出去了,我就想著,這邊能賣出去,沒道理其他地方賣不出去,我們分開做,那樣賺的錢不是雙倍的嗎?”
    錢氏略一思索便明白了,皺眉道:“你打聽清楚地方了嗎?”
    “打聽清楚了,我問過管著老三的差吏,他們說,他們那一段過去十里的地方也有一處,人數和這邊差不離,距離白馬關鎮更遠,距離縣城也不近,他們也和老三他們一樣,吃的是冷饃,喝的是冷水,通段下來,位置最苦的就是他們這兩撥人了。”
    錢氏就頷首,“你既打聽清楚了,那就去試一試,只是,家里的釜就這么些,你們怎么分?而且村里就村長家有輛板車,你們又怎么去?”
    周二郎還真沒想到這一點,一時也苦惱起來。
    滿寶就在一旁叫道:“我們再買一個大釜,也買一輛板車唄。”
    錢氏瞥了女兒一眼,道:“這生意還沒做呢,就往外支這么多錢……”
    滿寶道:“不多,不多,磨刀不誤砍柴工嘛,二哥算過了,我們能掙兩萬文呢。”
    錢氏忍不住樂,“傻孩子,未來的事哪里看得到,萬一中間出點事怎么辦?萬一生意不好了怎么辦?怎么能以今天的收入就算出將來能賺到的錢了呢?”手機閱讀請訪問m.xslou.在線閱讀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