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96章買賣云起推薦票四萬五的
    滿寶松了一口氣,就踩在一塊大土塊上,聲音洪亮的讓大家排隊。
    這幾天大家都是排隊拿的饃,都習慣了,便下意識的站好,拿著自己的碗上前打湯。
    并不是每一個人的碗里都能有一片肉,周五郎也說了,這個隨緣。
    湯里還丟了蔥花,周五郎還放了不少的鹽,是真的很好喝,大家在喝了一口后,雖然惋惜沒打到肉片,但也沒說什么。
    畢竟只兩文錢。
    等周三郎姍姍來遲,滿寶就蹦過去把他牽到一旁的驢車旁,還把一早錢氏烙的餅給他一張,“三哥,你吃這個,吃這個。”
    周三郎一早上干的就是體力活兒,早上自帶的干糧又冷,存的一碗水更是冰冷,所以并沒有吃多少東西,此時餓得不行,也不和幺妹客氣,放棄冷硬的饃,抓著餅就咬了一口。
    然后嗦著喝了一口湯,只覺得一股熱意從肚子里升起,讓心肺胃全都熱融融起來,他歡快的呼出一口氣,沖著滿寶就樂。
    滿寶見三哥吃得這么香,便也咽了一口口水,蹲在一旁眼巴巴的問,“三哥,好吃嗎?”
    周三郎又喝了一口湯,咬了一口餅,狠狠地點頭道:“好吃。”
    滿寶就連著咽了兩口口水。
    周三郎看著可樂,就端著碗喂了她一口湯,把餅撕下一塊來泡了泡湯給她吃,笑問,“好吃嗎?”
    滿寶嘴巴塞得滿滿的,眼睛一閃一閃的,亮得不行。
    白善寶不知道什么時候也鉆了過來,就蹲在滿寶身邊看。
    周三郎看得哈哈大笑,他一向老實,說話的聲音都比別人小一些,在六兄弟里,他是最沒有存在感的,但這一刻,看著兩個玉雪可愛的孩子蹲在他前面等著他喂,周三郎便覺得敞懷。
    白善寶也喝了一口湯,他也覺得很好喝。
    他小臉紅撲撲的,覺得比家里的還好吃。
    于是他不滿足只在周三郎這里吃一口,拉著滿寶跑到周五郎身邊。
    周五郎和周六郎忙得不行。
    在賣出第一碗湯好,排隊的人便越來越多,因為休息的時間有限,所以他們還挺急。
    周六郎收錢,周五郎就給大家盛湯,明明活兒都不重,但此時倆人卻出了汗,周五郎還覺得手有點累。
    一開始只想蹲在一旁聞著味吃饃的十幾個勞丁到最后也忍不住了,湊到一旁買了湯的人身邊看了一會兒,見人家的碗里不是有片肉,便是有塊蘿卜。
    而且他們喝的是熱的,他們碗里的水卻是冰冷的。
    再又艱難的咬了一口冷饃后,有一人道:“我們也去買一碗吧,兩文錢而已,也不是特別貴。”
    “那就買一碗?”
    來做勞丁的,便是最窮的,也會在身上帶幾文錢,不為別的,要是生病了,你總得讓差吏通知家里來換人不是?
    差吏是不可能白給你傳話的,有時候幾文錢就是你的一條命。
    所以到最后,所有的勞丁都過來排隊了,周五郎和周六郎更忙了。
    看到滿寶終于過來了,周六郎一把將她扯過來,讓她收錢,他則去給五哥幫忙。
    收錢一點兒也不難,只要接過的錢是完好的銅錢,且有兩枚就行。
    就連好奇的白善寶和白二郎都跑過來體會了一把。
    他們覺著收錢還是挺好玩的,可惜了,用的都是銅板,不用他們找錢,不然一定更好玩兒。
    所有勞丁都買了一碗湯喝,兩個差吏走在了最后,周五郎看見立即一笑,給他們盛了滿滿的兩碗湯,將他們給的錢推回去,笑道:“哪敢要您的錢,兩位大人能讓我們在這里照看我家哥哥,我們已經感激不盡了。”
    周五郎剛才被魯大嚇得不輕,那種感覺玄而又玄,但他就是知道,如果當時讓魯大拿了勺子自己盛湯,那就會生亂。
    那一刻,他知道,光靠自家三哥在這兒做勞丁,以及他和老六是不夠的,他得尋找更多的力量來保護他們。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從滿寶這兩天給差吏糖吃就能留在這里東游西逛中,周五郎知道,這兩個差吏是吃這一套的。
    只是兩碗湯而已,都是自家的東西。
    周五郎把話說得很好聽,兩個差吏果然滿意,沒有推辭便接過湯,見里面不僅有肉片,還有蘿卜,滿意的點頭。
    剩下的則是最底下的湯底了,最好的湯也是下面這層的。
    周五郎先給白二郎和白善寶盛了一碗,然后是白善寶的家丁大吉,畢竟坐了人家的驢車,怎么也得給人家一碗湯喝不是?
    周五郎這才把剩下的湯給自家的兄弟妹妹分了,當然,滿寶碗里的料最好。
    滿寶高興得不行,端了碗和白善寶白二郎湊在一起喝。
    白家兄弟倆也帶了干糧來,比滿寶帶來的餅要精致得多。
    還有小白饅頭呢。
    本來已經冷了,但周五郎放在火里烤了烤,有點焦黃,看著似乎不好看,但白善寶覺著很好吃,比坐在家里吃好吃多啦。
    白二郎也覺得很好吃,就著肉湯吃得津津有味,然后三個孩子還互相分享了彼此的食物。
    滿寶把自己手里的餅分成了三份,白二郎和白善寶也把烤得焦黃的小饅頭分給滿寶吃。
    周五郎和周六郎沒去湊三個小孩子的熱鬧,而是端了一碗湯蹲在他們三哥旁邊,偶爾看一下他們而已。
    “三哥,釜里還有一點兒,一會兒你把它全喝了。”
    周三郎點頭,他左右看看,見別人離得都挺遠,這才低聲問,“你們買了多少肉,只賣兩文錢,能回本嗎?”
    周五郎也壓低了聲音,報賬給他聽,“骨頭都是不帶肉的,我們十文錢就包圓了,又花十文買了一斤的肥肉,蘿卜和蔥花都是從家里拿的,鹽是我們買的,但用的也不多……”
    周五郎這么一算,能賺到的錢一下就出來了,他道:“最少賺了一百五十文,三哥,這門生意能做。”
    周三郎就放下心來,“那你們明天還來?”
    “當然,”周五郎想也不想道:“好容易才找到了一門好生意呢。”
    別看周五郎這段時間做了不少事,其實真憑自己本事掙錢的,就只有賣花籃一項。
    現在好容易又有了一個進項,他當然不可能放棄。
    周三郎也高興,他服役,自家兄弟能在周近做生意,他既得了照顧,也能照顧對方。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