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小福女 >第8章收徒


  雖然滿寶認得的字不少,但太復雜的故事她還是看不明白,她只能憑感覺來理解這些故事。
  好在這些書和莊先生書架上的書都不一樣,因為它是大白話,只要認得字,通篇讀下去,雖不至于都理解,但大概故事還是懂的。
  滿寶興奮起來,津津有味的捧著書看。
  雖然是寫渣爹的,但一開始并沒有看出慘來,第一個故事是排名第十的,一個叫康熙的皇帝。
  講的是他像養蠱一樣的養著他的兒子們,為了保證自己的權利,他特意讓他的兒子們相爭,大搞平衡。
  滿寶一開始沒看出這個爹怎么壞來,只當故事一樣看,系統就提醒她道:“你看他的這些兒子的下場,是不是都很慘?”
  滿寶愣了一下,問道:“他們都是王爺和皇帝,有什么慘的?”
  科科就給他分析,“你看,他們是王爺,但大部分最后都被圈禁和流放了,知道是什么圈禁和流放嗎?”
  滿寶理直氣壯的道:“不知道。”
  系統噎了一下,就詳細給她解釋了一下圈禁和流放,說到底,就是坐牢,和服刑。
  滿寶都驚呆了,“自己爹是皇帝,兄弟是皇帝,他們還要坐牢啊?”
  科科道:“所以才說是渣爹嘛。”
  滿寶嘟了嘟嘴,覺得這個爹的確不怎么好,她來回看了兩遍,也琢磨出了一點這個故事的含義了。
  這其實就是一個想要保住自己權利的爹,為了平衡,所以故意讓兒子們爭來爭去,最后自己圈禁了三個兒子,然后他選了一個兒子當皇帝,那個皇帝兒子又圈了幾個和流放了幾個,于是他的兒子們都很慘。
  滿寶不太喜歡這個故事,而且這個故事讀得她頭疼,里面有好幾個人的名字她還不認得呢,于是指了問科科。
  科科說了,不僅教她這個字怎么讀,還順便解釋了一下這個字的意思。
  滿寶翻到下一個故事,然后就哭了。
  這個爹比前面的那個爹壞很多,因為他竟然活活餓死了自己的女兒,就只是因為他女兒接了鄰居送的一塊餅。
  滿寶還是個善良的小孩子,她哭得稀里嘩啦的,和科科怒道:“這個爹真的是太壞了,怎么還是大清官呢?”
  科科:“他是清官和渣爹并不沖突。”
  雖然似乎清官是好的,但滿寶還是決定討厭他,那個小女孩就跟她差不多大,她就被活活餓死了,該多難受啊。
  滿寶哭得眼睛都紅了。
  莊先生下課回來,系統一掃到人到了門口,立即把滿寶手里的書給沒收了,所以莊先生看來就見滿寶一個人正坐在臺階上哭,眼睛紅通通的。
  莊先生孫子也就比滿寶大一點兒,平日又最喜歡她,一時心疼得不得了,快走兩步上前,柔聲問道:“滿寶,是誰欺負你了?”
  滿寶抹著眼淚拽住莊先生的衣袖,仰頭問道:“先生,你是好爹嗎?”
  莊先生愣了一下,思索片刻后道:“滿寶,我孫子都比你大呢,就算論輩分,那也該是爺爺。”
  “嗚嗚嗚,先生,這個世上是不是有很多壞爹,就是專門欺負小孩兒的?”
  莊先生問道:“是你父親罵你了?”
  滿寶搖頭,“我爹對我可好了,他不是壞爹。”
  莊先生就松了一口氣,看了滿寶一下,知道她年紀還小,便坐到她身邊耐心的問,“那你怎么問這樣的話?”
  “我看到了一個故事,說有一個清官,他家里吃的東西少,他女兒肚子餓了,鄰居見了就給了她一塊餅,他女兒吃了,他知道以后很生氣,就把他女兒關了起來活活餓死。”
  莊先生臉頰一抽,道:“哪有這樣的官員?”
  滿寶對科科拿出來的書很信任,堅持道:“就是有嘛,我親眼看到的。”
  莊先生知道跟小孩兒不能較真,便道:“就是有,這樣的官員也是沽名釣譽之輩,譽為清官,名不副實了。一塊餅而已,何至于此,若真心清廉,還鄰里兩塊就是。”
  “咦?”滿寶眨眨眼,努力的回想起來剛才書上所寫,撓了撓腦袋道:“好像不止是因為吃了一塊餅,說是,說是因為他女兒跟外男接觸了,先生,什么是外男?”
  莊先生失笑,“那更是無稽之談了,外男就是我之于你,學堂里的學生之于你。雖然男女有別,但也不至于嚴防死守到這種地步,若有,那不是個瘋子,就是個魔鬼。”
  莊先生道:“前者是瘋癲,果然如此認為,后者是故意為之,用自己女兒的一條命換一個名聲,這樣的人,以后你都要有多遠就躲多遠。不過我從沒聽說過這樣的故事,你從哪兒看來的?”
  滿寶立即道:“是一本書,叫《歷史上十大惡父》。”
  “既然是歷史,那就肯定是有記載的了,不知道你剛才說的那個清官是哪朝哪代的人啊?”
  “大明嘉靖年間的人。”
  莊先生就忍不住大笑出聲,摸著她的小腦袋道:“可見全是杜撰出來的人物經歷了,這世上哪有什么大明朝?”
  滿寶眨眨眼,但還是相信科科,在心里問它道:“科科,你騙我了嗎?”
  一直沉默的系統竟然產生了愉悅的情緒,它道:“沒有,宿主,你這個空間沒有大明,不代表別的空間沒有,現在沒有,不代表以后沒有,就好比我,現在這個空間,這個時代,也只有你擁有我而已,但在我發明者所處的那個時代,我并不是少見,不敢說人手一個,但只要有錢,又愿意購買,大家就都可以買一個。”
  滿寶似懂非懂,但還是總結了自己的理解,那就是,科科沒說謊,但莊先生說的也對,于是她決定兩個的都聽。
  她抬頭看向莊先生,問道:“那先生你知不知道咱的歷史上有哪個壞爹?”
  莊先生問,“你怎么對這個感興趣?要知道,子不言父過。即便父親有不對的地方,也很少有人會把事情宣揚出來給世人知道,讓父親丟了面子,家族也丟了臉面,于自己又有什么好處呢?”
  滿寶一呆,莊先生干脆就借此給她說了禮,扯了一通后道:“滿寶,你是個聰慧的孩子,我知道你愛讀書,既然如此,那就好好學習,《千字文》你已經學完,現在該學《論語》了,等《論語》學完,老師給你講一下《禮》。”
  滿寶愣愣的,系統就忍不住提醒她道:“宿主,還不快謝謝你老師?”
  滿寶回神,立即跪到地上,“先生,老師!”
  滿寶沖著莊先生就磕了一個頭。
  莊先生話一出口是有一瞬間的后悔的,但見她跪在地上一臉高興的沖他叫老師,那一絲后悔就又消失了。
  算了,雖然是個女徒弟,但她聰明,可愛,且聊以慰藉吧。
  莊先生把孩子扶起來,道:“你回去把今天的事告訴你爹娘聽。”
  “為什么,老師不是從不讓我把這兒的事告訴爹娘嗎?”
  莊先生摸著她的腦袋道:“既然讓你跪拜了,自然要名正言順的好。”
  莊先生摸著她的腦袋幽幽一嘆。
  第一次見到滿寶時,她還只是個剛能扶著墻站起來的小姑娘,似乎才八九個月吧,勉強能扶著墻站穩。
  小錢氏來做飯,因為是剛接這個活兒,她很珍惜,從來都是早早就來,不僅要里外里的打掃衛生,還要劈柴燒火煮飯,做菜。
  所以不免疏忽這孩子,當時滿寶就爬到教室的門檻那里,翻過去就抱著門口聽他講課。
  一開始莊先生是有些生氣的,覺得小錢氏不會做事,所以放下書抱了她就去找小錢氏。
  本是想讓小錢氏帶好自己的孩子,卻見她正拎著斧頭滿頭大汗的劈柴。
  莊先生會被白地主請來這么一個山村里來教書,家里自然不多富貴,其實,他也是這么窮過來的。
  記憶中,他母親就是這么帶他的,所以莊先生猶豫了一下,沒有叫小錢氏,轉身又把滿寶給抱了回去,就讓她坐在門檻上。
  好在這孩子也乖,她就坐在門檻上,不哭不鬧,給東西就吃,見學生們朗朗讀書,她也跟著喔喔的自己說話。
  后來,她說的第一個詞就是“先生”,莊先生堅持這個說法。
  這孩子是真的很聰明,一歲多的小孩剛會說話,她就跟著學生們一起讀“天地玄黃……”
  他教的學生,最小的也有六歲了,讀上十遍,記住了,轉天就又給忘了,偏這孩子的小腦袋記得很清楚。
  當然,她也只會嚷,并不認得字。
  所以莊先生就抄了一本千字文送給她。
  后來,莊先生就更喜歡她了,因為他發現,滿寶不僅背書背得快,稱得上是過耳不忘,字也認得快。
  對著過上幾遍,她就能記住那個字了。
  這樣聰慧,可愛,又善良的孩子,怎么就不是男孩呢?
  莊先生不止一次的惋惜。
  然后他會忍不住教她,教她認字,教她道理,還特意找了一些書練字,然后把稿子送給她,讓她收藏。
  收她為徒的話雖是突然出口的,但這心思卻不是一天兩天了,只是因為她是個女孩,所以猶豫而已。
  其實他也不過是個被府學退學的書生而已,學識到底有限,又何必太過介意那些虛名呢?
  難道真要像她口中的壞爹一樣沽名釣譽嗎?
  莊先生更加用力的揉了揉滿寶的腦袋,下定決心道:“你現在就去找你大嫂吧,讓你父母選個好日子帶你上門來。”
  滿寶稀里糊涂的走了。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