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燕京貴女 >第83章悸動
  今日她來,本非是為那比賽,所以在見到林白轉去了后院時,便急急的跟了上來。
  秦以安一直內心忐忑躲在那綠植后頭,她想著不管不顧的沖上前去與他說話,但是內心涌現出的女兒家的嬌羞,又讓她止住了腳步。
  眼見那少年收起了魚竿欲走,秦以安原本忐忑的心緊張的要跳到嗓子眼了,她躲在那綠植的后頭,聽著腳步聲漸漸的走近,內心長舒一口氣。
  一、二、三……
  秦以安在心里為自己打著氣,剛欲站起身來,卻忽聞得腳邊有‘沙沙沙’作響的聲音,她向聲音處看去,入目便是一條小青蛇在她腳邊盤旋著。
  “啊!蛇!”秦以安驚恐的叫出聲來,跳了出來,右腳一崴,身子一個不穩跌坐在了地上,正巧倒在林白的面前。
  林白停駐腳步,俊眉微皺。
  那蛇受到了外界的侵擾,吐著蛇芯快速的逃遁了去。
  跌坐在地上的秦以安這才松了一口氣,抬眼見林白正站在她面前,心中暗自懊惱不已,原本想著要一個好的方式搭訕,卻不曾想會是這般的狼狽。
  想要站起身來,卻發現腳崴了。
  “沒事吧?”林白見她起不來,便蹲下問。
  秦以安小聲道:“好像是腳崴了。”簡簡短短的六字,已然紅了臉龐。
  林白目光落在她的右腳處,道了一聲:“得罪了。”雙手托住她的右腳踝處,猛然間一動。
  刺骨的疼痛傳來,秦以安下意識的抓住了他的衣袖,忍著沒有喊出聲來。
  “好了。”林白站起身來,絲滑的衣袖也從秦以安手中劃過,“動動試試。”
  秦以安依言動了動右腳,沒有了方才的疼痛,她站起身來,道:“謝謝。”
  “不謝。”林白這樣說著,正要越過她而去時,秦以安忍著心頭的跳動,喊了聲:“林少爺!”
  那正要走的步子頓住。
  秦以安向他靠近了兩步,盯著他挺拔的背影,輕聲問:“林少爺不記得我了嗎?”
  聽聞這一句話,林白這才皺著眉頭回頭,看著秦以安期待的神情,他仔細的想了想,說實話,真的記不得是誰。
  秦以安見他顯然是沒有想起來,心有失落,但是卻鼓起勇氣,輕聲提醒道:“我是相府的三小姐,秦以安。”她自報著家門,臉上如火在燒,垂眸輕聲提醒道:“一年前,林少爺救過我,還送了我回府,今日我來是謝謝林少爺的。”
  聞言,林白這才有些印象,好似在很久之前他是從一幫混子手下救出一個姑娘讓必安送她回了府,事后必安回來告知他,那個姑娘是相府家的小姐。
  聽了之后林白便也將此事拋至腦后了,他沒有放在心上的事情,不曾想秦以安會記到現在。
  “舉手之勞罷了,秦姑娘不必言謝。”林白話語清淡,淡淡的移開了視線來,“不擾秦姑娘賞園的雅興了,告辭。”
  “林少爺。”秦以安有些心急的叫住了他,她來找他,本非是如此,見他反應這樣平淡,也本不是她所想。暗自咬了咬下唇,她紅通著臉走到林白的面前,大著膽子抬頭迎上林白的視線,道:“今日我來,并非只是為了致謝的……我,我來找你,是想要告訴你,林少爺,我喜歡你。”
  她不是那種大膽的人,從小怯懦的性子,以及她所受的教育,便容不得她如此大膽的向一個男子表白。
  但是她卻偏偏就這樣做了,說著蹩腳的告白詞。
  因為母親已經不止一次在對她提過,要她嫁給她的表哥,表哥雖然已經踏入了國子監,往后風光指日可待,然而她已然心有所屬,怎肯屈身下嫁他人?
  所以,才會這般急不可耐的向林白表達著心意。
  此刻,秦以安跳動的心似乎真的要跳出嗓子眼了,這一刻,秦以安的目光里,沒有這方雅致的景色,也沒有自遠方飄來的天籟琴音,有的只是寧靜,以及滿目的少年。
  其實,林白不是那種粗心大意之人,身后藏著一個人一直在盯著他看,他又怎會察覺不出來?一直忍著沒有理會,只不過是感覺不到她的危險。
  如今秦以安這番的出現在他面前,還大膽的說出這些話來。
  林白站在原地微怔然,自從上一次父親往他床上塞了一個女人,他給人一筆錢將人送走之后,父親就同他大鬧一場,更甚是還揚言要再給他找。
  對于自己父親的脾氣,這個老頑童他也是沒有法子,索性的便搬出林家住一陣子,躲個清靜。
  林家所有的店鋪中,林白也就比較喜歡蘭亭軒的環境,以往也會不定期在此小住,所以他這幾日便住在了這里。
  誰曾想家里躲著父親塞來的桃花,到了蘭亭軒內又來了一朵。
  “秦姑娘。”林白道:“家父自幼便為我定下了婚約,所以,秦姑娘的厚愛,請恕林某不能接受。”
  像是有一盆冷水‘嘩啦’一聲澆到了秦以安的頭上,清風中,她身子猶木樁,猶石雕,怔然抬頭看著林白,喃喃道:“可我聽說,林老爺在為你……”
  什么自幼便定下的婚事,她根本就不信,然而……
  “那都是市井傳言信不得。”林白很快截住了她的,到了這種時候他知道不能給秦以安再留什么念想,道:“家父為我覓得之人,自幼與我相識,我對她很喜歡。”
  適時的,林白說此話的時候,唇角揚起了甜膩的笑容,那面上的表情是只有提及心愛之人才會有的寵溺。
  甜膩的笑容、寵溺的表情,刺的秦以安眼睛疼,心里涌上來的是一種痛且苦澀的滋味,就像是吃了苦膽一樣,秦以安低下了頭去,抑制著即將要流出的眼淚,像是一個做錯了事急于逃走的小丑,快速的離開了。
  秦以安走后,林白站在原地待了一會兒,方離開這處。
  太子殿下慕容瀾在城外遇刺,中途跟著的還有秦挽,自那一次之后秦挽便再也沒有來林家,礙于身份之隔,他又不好意思去相府一探究竟,便一直在拖著。
  既然秦以安都來了,那么她應該也在。
  清風拂來,吹起垂在額前的青絲,林白的步伐忽然變得輕快起來。
  ……
  ……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