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尊邪婿 >第150章救沐冰

    秦博鑫和那文少一看,只見陽臺上的一整塊玻璃已經化作了粉末!
    一個人影已經站在了房間里!
    "啊!"秦博鑫嚇得驚叫一聲!
    而那個文少則是顯得鎮定一些!但是也是向后退了好幾步!
    蘇易此刻的容貌被一團淡淡的黑霧籠罩!
    秦博鑫和那文少只能看到這是一個人,卻看不清這個人的容貌!
    "你是什么人?你這是私闖民宅你知道嗎?"那個文少強忍著驚懼,開口對蘇易說道。
    蘇易站在那里,也不說話,只是扭頭看了一眼昏迷在床上的沐冰!
    沐冰的衣服還算整齊!
    只不過,沐冰的臉色卻有些不正常的潮紅!
    而且在昏迷中的沐冰那豐盈的身軀已經開始有些微微的扭動!
    "該死的!你們兩個竟然下藥了!"蘇易冷聲道。
    那個文少退到了桌子邊上,猛然從桌子的抽屜里拿出一把手槍對準了蘇易!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奉勸你最好不要亂動!只要回答我的問題就好!否則,我不敢保證我這把槍會不會走火!"
    那個文少拿到了槍,似乎整個人就鎮定了下來!
    竟然開口對著蘇易威脅道!
    "你又是什么人?"蘇易開口反問道!
    "哈哈哈!連我都不認識嘛?那你是怎么在京都混得!那你聽好了,我是京都文家的文景良!"那個文少囂張的說道。
    "又是京都文家?"蘇易冷聲道。
    "我告訴你!文家可不是一般的家族!那可是我們華炎都有名的世家大族!我勸你最好聽文少的話!要不然文少弄死你輕而易舉!"
    秦博鑫現在也似乎克服了恐懼,站在文景良身后開口說道。
    蘇易厭惡的看著秦博鑫,眼眸中殺意一閃而過!
    "你們為什么要針對沐冰和秦雅瑜?"蘇易冷聲說道。
    他想要知道這件事情究竟是簡單地報復,還是背后有更深的其他計劃!
    "哈哈哈哈!"文景良笑了幾聲!
    "我看你還是沒看清楚局勢啊?現在你有資格發問嗎?看清楚了!槍可是在我手里呢!"文景良瞪著蘇易厲聲說道!
    "哦?槍?很厲害嗎?"蘇易戲謔的說道。
    "看來你是想試一試了!"
    文景良說著就把槍口瞄準了蘇易的大腿!
    就在文景良要扣動扳機的時候!蘇易猛然抬手!
    只見文景良手里的那支槍盡然從槍口開始,豎著齊齊被切開!
    而文景良握槍的那只手臂也被切成了兩條!鮮血頓時噴射四濺!
    "啊!"
    文景良大聲慘呼!
    秦博鑫直接被嚇得就往門口跑去!
    蘇易手上無形黑氣再次射出!
    秦博鑫忽然覺得自己膝蓋處一涼!然后整個人就撲倒在了地上!
    緊接著腿上劇痛傳來!
    他回頭一看!頓時肝膽欲裂!
    他的左腿已經被從膝蓋處齊齊切斷了!
    "啊!"
    秦博鑫的慘叫聲更加響亮!
    蘇易走到還站在那里的文景良身前!
    "說吧!你們為什么要對付沐冰和秦雅瑜!"蘇易的聲音冰冷異常!
    "是他!都是他!是他說今天弄一個美女讓我玩一玩的!這事跟我沒關系啊!"文景良一臉痛苦和恐懼的看著地上慘嚎的秦博鑫說道!
    蘇易又看向了地上的秦博鑫!
    "秦博鑫!你不在齊州好好待著,跑回來做什么啊?"蘇易問道。
    秦博鑫聞言,慘嚎聲頓了一頓!
    "你怎么知道我應該在齊州?"秦博鑫忍痛問道!
    "這是個蠢貨!"蘇易罵了一句!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再不說我就讓你的另一條腿也斷了!"蘇易冷聲繼續道。
    "我??我回來是??是我爸的意思!我爸說秦家除了變故!讓我回來分二房的財產的!我知道了我們秦家二房的秦雅瑜竟然考上了林棟謙那棵大樹!卻毫不猶豫的離開了我們秦家!我??我氣不過!才??才對她最好的閨蜜沐冰動了心思!不過,這些都是文景揚教我做的!"秦博鑫大聲說道!
    "你胡說!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們秦家的事情!你不要攀咬我!我是無辜的!"文景揚急忙辨白道!
    "就是你教我這么做的!你說只要我幫你弄到了秦雅瑜和沐冰,你就跟你大伯說,讓文家幫襯我們秦家的!我說的都是真的!沒有一句假話!"秦博鑫也大聲說道!
    這時候不要指望和兩個人會有什么同仇敵愾的想法!
    他們只會想著自己能夠撿回一條小命!
    蘇易的面色陰沉!
    "這里面就沒有秦家或者文家其他人參與嗎?"蘇易問道。
    "這個到沒有!這都是文景揚那個混蛋的主意!"秦博鑫急忙說道。
    "這都是秦博鑫安排的!我頂多也就是動了點色心而已啊!我不該死啊!"文景揚說道!
    "那樓下那群人沒有參與嗎?"蘇易繼續問道。
    "他們只是把沐冰約了出來!我按照文景揚說的,讓人在沐冰的酒里下了藥!然后送來了這個房間!我們倆從頭至尾都沒有出現在那群人面前!"秦博鑫說道。
    "下面都是些什么人?"蘇易問道。
    "他們都是京都一些豪門的少爺!女的也都是些交際花!"文景揚搶著答道。
    蘇易大致弄明白了!
    是樓下的人里有沐冰認識的人!
    她們把沐冰約出來,然后給她下藥!再送到了這個房間!
    "全部都該死!"蘇易面色更加冰冷!
    "不要啊!放過我吧!我是文家的人啊!京都文家啊!只要你放過我,你要什么我都答應!"文景揚大聲的喊道!
    他現在內心里是恐懼到了極點!
    他沒有見識過蘇易這般的手段!
    連動都沒有動!自己的槍和手臂就被切成了兩條!
    難道這就是修行者的手段嗎?
    "我??我是文家選出來即將進入落霞宗的人!你不能殺我!落霞宗!那可是修行者宗門!你得罪不起的!"文景揚干脆說出了自己最后的依仗!
    蘇易冷冷看著文景揚!
    "落霞宗?你覺得你還有機會告訴文家,是誰殺了你嘛?"蘇易的聲音如同從九幽之下傳來!冰冷刺骨!
    "不要!你不能殺我!"文景揚說著直接也向著房門跑去!
    蘇易直接取出鎮魂幡!
    血煞陰童出現在了文景揚和秦博鑫眼前!
    "媽呀!"秦博鑫直接被嚇得叫了起來!
    "你??你也是修行者?"文景揚盡然還能問出這樣的問題!
    蘇易也不答話,一個念頭傳給了血煞陰童!
    血煞陰童"啾啾"怪叫了幾聲!便直接撲進了文景揚的身體里!
    "啊!"
    文景揚又一聲慘呼倒在了地上!
    只見他身軀扭動了幾下!便徹底沒了氣息!
    秦博鑫此刻已經幾乎要嚇昏過去!
    他緊閉雙眼!甚至恨自己為什么還不昏過去!
    血煞陰童又從文景揚身體里鉆了出來!
    秦博鑫一睜眼,徐血煞陰童那張猙獰恐怖的小臉就在他眼前!
    "不要啊!"秦博鑫大叫一聲!然后就倒在了地上!死了!
    秦博鑫竟然被活活嚇死了!
    不過,死了就能躲過去了么?
    顯然是不能的!
    秦博鑫的陰魂從尸體上浮起來!
    陰魂一臉驚恐的看著蘇易和血煞陰童!
    血煞陰童再次撲向了秦博鑫的陰魂!
    秦博鑫的陰魂連抵抗都沒有來得及抵抗,就被血煞陰童吞噬進了肚子里!
    蘇易示意血煞陰童去樓下繼續!
    血煞陰童一聲歡呼,便直接穿過了緊閉的房門沖向了樓下!
    樓下不一會兒就傳來了驚叫和慘叫聲!
    蘇易目中赤紅光芒閃出,焚化了文景揚和秦博鑫的尸身!
    沒貨一會兒,樓下恢復了暗勁!
    血煞陰童又從門外直接進到了屋內!
    蘇易看著還有些不滿足的血煞陰童搖了搖頭!
    便將它收進了鎮魂幡內!
    他目中赤紅光芒一閃!房間里的桌子便燃燒了起來!
    蘇易抱起場上的沐冰,身形一閃,從窗戶落在了別墅外!
    他就看著這棟別墅一點點的開始燃燒!
    "嗯??"
    蘇易懷中抱著的沐冰忽然摟住了蘇易的脖子!
    還發出了一聲銷魂蝕骨的呻吟聲!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