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第一好婿 >第160章讓你露宿街頭

空氣,瞬間凝固!
氣氛,很是有些尷尬!
“老婆,媽來了!”柳澤海說。
“呸!”孫香梅夸張的吐掉了嘴里的瓜子殼,冷道:“來了就來了唄!沒見我正忙著嗎?要坐就自己坐,要喝水就自己倒。”
金玉棠的臉,直接就垮了下來。
“你這是什么態度?”她問。
“我就是這態度,怎么了?你要是不滿,可以走啊!這是我家,我又沒求著你來。”
孫香梅今天,是準備一點兒面子都不給金玉棠留。她就是要把這老婆子,狠狠的按在地上踩。
“柳澤海,這就是你老婆?媳婦如此的飛揚跋扈,蠻不講理,你卻連個響屁都不放。”金玉棠拿孫香梅沒轍,只能對柳澤海施壓。
面對自己的老婆,柳澤海敢說話嗎?是遙控器跪著很開心,還是榴蓮跪著很爽啊?他,自然是慫得一逼的,躲到孫香梅屁股后面去了。
“你是來干什么的?是來求我的吧?既然是來求我,那就得拿出一點兒求人的樣子啊!”孫香梅道。
“孫香梅,你不要太過分了!信不信,我把你家住的這別墅,收回去!”
金玉棠暴怒了。
她,在孫香梅面前,從來都是高高在上的,哪里受過這樣子的窩囊氣?所以,她不能忍!
南湖郡這套別墅是柳家的,作為柳家的家主,她是有資格把這別墅給收回去的。在金玉棠看來,這是她要挾孫香梅的籌碼!如果孫香梅敢不聽話,她就讓她露宿街頭。
“收回去?你說收回去,就收回去啊?這套別墅的房產證上,寫的是柳澤海的名字。你,有什么資格收回去?”孫香梅說。
“那是他爸當時糊涂了,贈予他的!現在,我一樣可以收回!”金玉棠拿出了她不講理的風格。
“那你倒是收收看啊?就算是鬧到法院,你都沒權利,把這別墅收回去!”
上次柳家分家產之后,孫香梅去找律師咨詢了的。南湖郡這套別墅,金玉棠怎么都奪不走。所以,在這方面,她很硬氣!
“你可不要忘了,樂家裝飾是柳氏集團的產業,我現在是柳氏集團的董事長!”見用別墅威脅孫香梅不成,金玉棠立馬就換了個方向。
“我說老婆子,你大概是忘了,為什么來這里了吧?你來這里,不就是為了救柳氏集團嗎?惹了白家,柳氏集團,肯定是要完蛋的。難道你以為,樂家裝飾就能幸免?”
在金玉棠來之前,孫香梅這腦袋瓜子里,就一直在想,要怎么對付那老太婆?
“樂家裝飾完蛋了,對你有什么好處?”金玉棠問。
“有啊!我會很開心啊!反正樂家裝飾也是你們柳氏集團的產業啊!你不是想收回,就可以隨便收回嗎?跟我們家,又沒有半毛錢關系!”
孫香梅今天是鐵了心,要治一治金玉棠這個老婆子。為此,她可以豁出一切!
“你這樣做,就絲毫不考慮小嬋的感受嗎?”
樂家裝飾都壓不住孫香梅,那自然只能把柳小嬋搬出來試一試啊!金玉棠手里的籌碼,越來越少了。
“小嬋?她是要嫁進沙市白家的。以后當了白家的少奶奶,一個小小的樂家裝飾,算個屁啊?”孫香梅這語氣,就好像她女兒嫁進白家,是板上釘釘的事似的。
“嫁進白家?做你的春秋大夢!”金玉棠冷冷的瞪著孫香梅,道:“柳小嬋絕對不可能嫁進白家!我給你一天時間,解決白家這件事情,不管你用什么樣的手段,付出什么樣的代價。一天之后,若是白家這事,沒有解決,那代價,你將承受不起!”
原以為金玉棠會服軟的孫香梅愣住了。
“我們走!”
金玉棠大手一揮,便帶著柳澤濤走了。
回到寶馬740里,柳澤濤的臉上,滿滿的全都是擔心之色。
“媽,剛才你那樣,那孫香梅能聽嗎?”
“你以為跟她說好話,她就能聽?他們家,和我們家,現在是一條船上的。柳小嬋和白楓能成,金家和柳家就都沒事。若是不能成,誰家都得完蛋!柳小嬋畢竟是姓柳的,不姓孫!”
金玉棠很冷靜,她一眼就看清楚了整件事的本質。白家之禍,因柳小嬋而起,自然也只有柳小嬋,才化解得了。
“去樂家裝飾!”
如果非要服軟,金玉棠寧愿去跟柳小嬋服軟。至少,柳小嬋不是她媽這樣的潑婦,她是講理的。
“還是媽厲害!”柳澤濤這是真的服了。
“這次去找柳小嬋,是我們柳家最后的機會,所以一會兒,我會做一個決定,希望你不要對此有任何的想法。”金玉棠說。
“媽,我明白,我都聽你的。”
柳澤濤知道,金玉棠要做的是什么決定。媽是要把柳小嬋,跟柳氏集團,徹徹底底的綁在一起。如此,柳氏集團有難,柳小嬋才不能坐視不管。
樂家裝飾,總裁辦公室。
柳小嬋躺在老板椅上,仰著頭,看著天花板,在那里發呆。
難道真的就這么讓柳家完了嗎?只要自己一句話,老公肯定是有辦法能夠保住柳家的。畢竟,柳家在中海,白家的手,伸不到那么長。至于沙市的金家,她并不在乎。
只是,柳家人的嘴臉,讓她很生氣,很絕望。讓她,不愿意為了柳家,跟自己老公開口。
寶馬740停在了財富中心樓下。
到這里之前,金玉棠讓柳澤濤先回了一趟柳氏集團總部。
這,是柳家最后的機會,她必須得謹慎,不能做錯任何一步!
金玉棠和柳澤濤一起,走進了柳小嬋的辦公室。
“小嬋,奶奶來看你了。”柳澤濤喊了一聲。
“小嬋,還在忙啊?”金玉棠主動打了聲招呼。
雖然柳小嬋知道二人來的目的,但還是招呼道。
“奶奶請坐!二伯請坐!”
“小嬋,奶奶這次來,是有重要的任務交給你的。奶奶老了,也該頤養天年了。”說完這句,金玉棠看向了柳澤濤,道:“澤濤,把東西拿出來吧!”
“是!媽!”
柳澤濤拿出了一份文件,遞給了柳小嬋。
董事長任命書?即日起,任命柳小嬋為柳氏集團董事長?
看著手里的任命書,柳小嬋有點兒懵。
“奶奶,這是何意?”
“柳氏集團就交給你了,是死是活,你自己看著辦吧!柳氏集團,是你爺爺的遺愿,奶奶知道。如果只有在你柳小嬋的手里,柳氏集團才能夠活下去,我是愿意把它交給你的。因為,你是柳家人!”
金玉棠嘆了一口氣,說:“沒有哪個母親,不愛自己的親生兒子。如果有選擇,我還是會選擇澤濤。沒有選擇,那咱們柳氏集團,也不能落到外人手里!我對你只要一個要求,以后你要是生了孩子,作為柳氏集團的董事長,那孩子必須姓柳!”
“奶奶,這不行啊!你老人家還在,這個董事長的位置,我不能坐。你放心,我一定會保住柳氏集團的。”柳小嬋說。
“這個董事長之位,你必須坐。等柳氏集團挺過這一關之后,你如果實在是不愿意當這董事長,可以把這個位置交給任何你想交的人。條件只有一個,那就是那人必須姓柳!”
董事長必須姓柳,這是金玉棠和柳澤濤商量之后搞出來的。
如果柳小嬋真的能嫁進白家,以白家的地位,怎么可能允許自己的孩子跟著媽姓?這,是對白家莫大的侮辱!
要是柳小嬋最終沒能嫁進白家,而是繼續跟夏晨那個窩囊廢在一起。她的孩子,是有可能會姓柳。但是,就憑夏晨那個窩囊廢,柳澤濤想要把董事長之位搶過來,是一件何等容易的事?
不管最后的事情向著哪個方向發展,柳氏集團的董事長之位,最終都是柳澤濤的。
因為,柳澤海沒有兒子,柳澤濤有。
柳小嬋當然沒有想到這些,她也根本不會去想這些。她當真是認為,金玉棠心里,是有柳家的。只是,在親兒子與非親生的兒子之間,她選擇親兒子。
此刻,柳小嬋那原本就有些動搖的內心,天平,已經徹底倒向了幫柳家渡過難關這邊。
“小嬋,除了幫柳家度過難關之外,金家的事,奶奶還是希望你能幫一下。畢竟,奶奶是金家的女兒。”
雖然幫柳家就等于幫金家,但金玉棠還是特別提了一句。
“我盡力。”柳小嬋說。
“好!好!”金玉棠很高興的點了頭,道:“那我和你二伯,就不打擾你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助的,直接給我打電話,給你二伯打也行。從現在起,所有柳家的人,都聽你的,全都為你服務!”
金玉棠和柳澤濤走了。
看著他們離去,柳小嬋露出了一絲苦笑。她沒想到,自己居然會以這種方式,坐上柳氏集團董事長的位置。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