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第一好婿 >第151章夏島主的禮物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你知道這樣做的代價嗎?”
    左浩的整張臉,都垮了下來。他最忍受不了的,便是背叛。周龍,當著白楓的面背叛自己,讓他很丟面子。
    “良禽擇木而棲。”
    能有如此戰斗力的,絕非凡人。這個夏晨,如果僅僅只是能打,他敢這么肆無忌憚的得罪白楓嗎?
    柳小嬋這種國色天香的大美人,都不正眼瞧白楓一眼,卻表現得那么愛夏晨。他,真的能是個窩囊廢?
    直覺告訴周龍,夏晨是一條大腿,他想抱住。
    現在,他已經得罪了白家,如果沒有大腿抱,那就只能過東躲西藏的日子。所以,不管夏晨這條大腿,是真是假,他都必須得抱!
    左浩給周龍這話驚呆了,他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周龍,問:“你是要背叛我,投靠這個窩囊廢?這個吃軟飯的窩囊廢,能給你開百萬年薪?”
    “如果晨哥愿意收我,我愿意跟隨他。”周龍大著膽子,向夏晨表起了忠心。
    柳小嬋給搞得有些愣住了,她立馬就用狐疑的小眼神看向了夏晨,問:“你之前認識他?”
    “不認識。”夏晨說。
    “不認識他怎么突然要倒戈跟你混?”
    “大概是因為我長得帥吧!”
    夏晨這個回答,讓柳小嬋忍不住用她的小手,在他的腰上輕輕的掐了一把。
    “啊!你干嗎掐我?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掐我,我不要面子的嗎?”夏晨裝出了一副一臉吃痛的樣子,說。
    “你……你這個厚臉皮!我還掐!”柳小嬋才不會跟自己老公客氣呢!
    夏晨沒有表態,讓周龍有些失落。
    “哈哈哈哈……”左浪在那里大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對著周龍說:“你這個傻逼,你要投靠那個窩囊廢,他都不要你。因為,他不敢要。”
    “不管晨哥要不要我,我這輩子,只跟晨哥!”周龍豁出去了。
    夏晨開口了,不過他只說了四個字。
    “看你表現。”
    “謝謝晨哥!我一定不辜負晨哥的信任!”
    周龍抱拳,對著夏晨行了個禮,然后對著柳小嬋說:“嫂子,剛才的事,對不起!”
    “左浩,你混得真是夠可以的啊!自己花錢養的保鏢隊長,特么的成了別人的小弟。你真特么的牛逼!”白楓對著左浩豎起了大拇指,說。
    “你們還愣著干什么?都他媽給我上!先把周龍這個叛徒,給老子拿下!”左浩青筋暴起,無比憤怒。
    保鏢們還沒開動,周龍便發出了一聲斷喝。
    “誰敢?”
    所有的保鏢,在這一刻,全都僵住了。周龍是他們的隊長,戰斗力幾何,他們能不知道?在浪潮酒吧,他們是打工賺錢的,不是為了那么一點兒小錢,把自己小命給賣了的。
    周龍狠起來,真是可以打出人命的。
    人性,在這一刻釋放。
    悲劇的左浩,悲劇的發現,自己花那么多錢豢養的,打遍整條酒吧街無敵手的保鏢隊。今天,居然不再聽他的話了。
    這,讓他郁悶無比。
    “你們什么意思?一個個的,是想被開除嗎?”
    左浩不敢相信,不僅周龍背叛了他,就連保鏢隊別的這些保鏢,竟也全都不聽他的命令了。
    這,簡直太丟人了!
    “龍哥,兄弟們可都有一家老小要養活,要不你就給左少,低頭認個錯?”羅虎說話了。
    “不想挨揍的,跟著我,跟晨哥混!”周龍對著保鏢隊的眾人道。
    “哈哈哈哈……”
    一聽這話,左浩忍不住狂笑不止。
    “你傻逼了,難道以為這些隊員,全都跟你一樣,變成了傻逼?跟那個窩囊廢混?跟著他吃軟飯嗎?他老婆雖然開著一家裝修公司,但也養不起你們這么多吃軟飯的啊?”
    “啪!”
    周龍一巴掌扇在了左浩的臉上,喝道:“你麻痹怎么說話的?”
    “你他麻痹敢打我?”
    左浩簡直不敢相信,他居然會被自家的保鏢隊長打?
    “啪啪啪!”
    周龍又是幾耳光扇了過去,用實際行動告訴了左浩,他麻痹是真的敢打!
    夏晨只是靜靜的在那里看著,什么話都沒說。
    “你敢扇我?你他媽知道我爸是誰嗎?我爸是左文國!是志哥的兄弟!”左浩一邊捂著臉,一邊拿出手機,給他爸打了個電話。
    左文國在南城,有好幾個場子。每個場子,都養著一群保鏢。他一聲令下,另外幾個場子的保鏢,足足有兩三百人,浩浩蕩蕩的,殺進了浪潮酒吧。
    喧囂的音樂,勁爆的DJ,戛然而止!
    酒吧,被清場了。
    包房的大門大開著,門外整齊劃一的站著左文國手底下所有的保鏢隊。他們,全都穿著黑背心,露著腱子肉。手上,全都拿著家伙。
    全副武裝。
    只待左文國一聲令下,他們便可以踏平整個包房,那些這背叛了左家的保鏢隊。
    穿著一身湛藍色西裝的左文國,走了進來。他白手起家,用了二十年時間,在這南城,打下了一片天地,掙得了上億的家產。
    整個人,有一股大哥的氣勢。
    “你,背叛了左家?”
    左文國這一問,讓周龍感受到了壓力。
    給他開百萬年薪,把他挖到浪潮酒吧的,不是左浩,是左文國。
    左文國對他,談不上知遇之恩,但對他不錯,給了他一個可以賺不少錢,還能暫時棲身的地方。
    周龍,有自己的野心。
    選擇跟左文國,他的目的,是順折騰,抱上石耀天這個大腿。他堅信,自己一定會得到石耀天的器重。因為他的實力,因為石耀天跟他一樣,是從戰場上下來的。
    周龍拿起桌上的酒杯,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
    “左總,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你我的緣分,到此為止!現在,我是晨哥的人。如果你愿意給我一個面子,今天這事,就此作罷。我周龍,欠你一個人情。”
    這,是周龍的態度。
    他斷絕了自己所有的后路,把所有的一切,全都押在了夏晨的身上。
    “一年前,你選擇跟我,為的不是那一百萬的年薪,是為了接近石耀天。現在,你背叛我,成為我的敵人。不就等于是,讓自己成為石耀天的敵人嗎?我跟石耀天的心腹大將李志,那可是兄弟!”
    左文國是很愛才的,左家所有的保鏢里,周龍是戰斗力最強的那一個。這樣的得力干將,他,不想失去。
    “你說再多,我也選晨哥。”
    周龍態度,是那么的堅決。就好像他跟夏晨,是一見鐘情似的。這,讓左文國,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這周龍,到底是怎么想的。難道,是他的腦子出了問題?
    “他給了你什么好處?”左文國問。
    “我不需要好處,只要晨哥愿意把我當成小弟,便是我的榮幸。”周龍說。
    這時,夏晨發話了。
    “當我小弟,你還不夠格!不過,這個浪潮酒吧,可以送給你。但你,還不是我的人。”
    夏島主的小弟,不是人人都能做的。光是能打,還不行。浪潮酒吧,是夏晨給周龍的一個機會。能不能成為夏島主的人,還得看他自己的表現。
    “你要把我左家的酒吧,送給他?”左文國像看傻逼一樣看著夏晨,問:“你該不會是,腦子有問題吧?要是沒問題,能說出這樣傻逼的話?”
    “浪潮酒吧給你,你要嗎?”夏晨沒有搭理左文國,而是直接問周龍。
    “謝謝晨哥。”
    雖然這很荒誕,但周龍是真的相信,夏晨能把浪潮酒吧給他的。
    “左總,這個周龍,聽說是你花大價錢挖過來的?左總你的眼光,不是一向挺好的嗎?怎么連這種腦子不好使的保鏢,你都要啊?你這百萬年薪開得,那真是冤!”
    挨了打的白楓,心里極度不爽,他自然是要嘲諷左文國幾句的啊!他挨的那兩拳,全都是周龍打的。
    “白少,周龍對你的冒犯,我左某在這里給你賠不是了。你放心,既然我已經來了。這件事情,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待。”
    白家可是沙市的第一世家,那實力,左文國必須是得小心對待的。所以,對于白楓,他很客氣,必須客氣。
    “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滿意的交待。”白楓冷冷的道。
    左文國怒眼圓睜,對著周龍爆吼道:“周龍,你立馬給我滾過來,跪下給白少道歉!”
    這,是左文國為了自己的面子,做的最后的掙扎。他多么希望,周龍能被他的氣勢給下倒,然后乖乖的滾過來,跪在白楓的面前,給他道歉。
    如此,他左文國,才能在白楓,在白家面前,挽回自己的顏面。
    只可惜,他這一嗓子,都吼完好幾秒鐘了,周龍卻在那里一動不動,根本就沒有半點兒,要聽他的話,過去給白楓跪著,要道歉的意思。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