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第一好婿 >第119章闖下彌天大禍

    "丁老哥,我是真不知道那混賬東西干了些什么事啊?他是拿了不少錢回來,誰知道他是從小嬋那里弄的?我一直以為,他是做生意賺的。怪不得那混賬東西,說要去國外做生意,然后就了無音訊了。他那個女兒,這次中秋也沒回來,電話也打不通。不過。老哥你放心,只要我找到那混賬東西,把事情查清楚了,一定讓他給他妹妹道歉。然后把錢,全都還回去。"
    孫德興是偏心眼,但孫大偉這件事做得,確實是太丟人了。
    孫家。雖然不是豪門世家,但也是有頭有臉的啊!哥哥騙妹妹的錢,這算怎么回事?這傳出去,多丟人啊?
    好歹,孫德興也是在戰場上,浴血奮戰過的啊!
    偏心,不代表他骨子里,就沒一點兒正直!
    "你們家的家務事,你自己處理。既然你這外孫女那么愛她老公,我家丁鵬,肯定不能插足。這件事,就當是個誤會,過去了就算了。今天中秋,老哥在這里,祝你們一家子中秋快樂!另外我還有事,就告辭了。"
    說完,丁宏祥便要帶著丁鵬走。
    他此行,本就是帶著孫子來相親的,現在親相不成了,他自然就得走啊!繼續留在這里,多尷尬啊!
    就在這時,張堂東來了。
    他不是一個人來的,而是帶來了一群穿著黑衣服的打手。
    那個窩囊廢,還得他孫子被抓,今天,他要讓整個孫家,付出慘重的代價。否則,他們張家的臉。怎么放?
    "哪個傻逼叫夏晨?"
    張堂東一聲吼,讓整個孫家大院,頓時就抖了三抖。
    孫德興是認識張堂東的,當然知道他是張家的老二。于是,他趕緊站出來,問:"張二爺,請問是出了什么事嗎?"
    "我問你,這里是不是有一個叫夏晨的傻逼?"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齊刷刷的看向了夏晨。
    張堂東帶著這么多保鏢來興師問罪,很顯然,那個窩囊廢,又闖禍了啊!
    他闖下的。應該是彌天大禍吧!
    這,讓孫家這些,無時無刻不盼著柳小嬋一家子出丑,好瞧熱鬧的人,內心里無比興奮。
    "我是夏晨,但傻逼是你。"夏晨冷冷的瞪著張堂東,道。
    "原來是你個傻逼啊?你知道這是哪里嗎?這是武峰縣!在武峰縣跟我們張家人作對,你的結局只有一個。那便是死!"
    一聽到張家兩個字,夏晨頓時就明白了過來。
    "你是因為波爾多酒莊的事來的?"夏晨冷冷的掃了張堂東一眼,道:"還敢來找我麻煩,看來只拿掉一個波爾多酒莊,還是沒辦法讓你們張家人長記性啊!"
    什么?波爾多酒莊是被這窩囊廢拿下的?這個窩囊廢,有那么大的能耐?
    波爾多酒莊被查的消息,一夜之間,傳遍了整個武峰縣。所有人都不知道,是誰有那么大的能耐,能動張家。
    今天,張堂東怒氣沖沖的帶著這么多人來找這個窩囊廢。難道,那事情,真是他干的?
    "難道你以為,就憑你一個舉報電話,就能讓波爾多酒莊被查?"張堂東在冷笑,笑眼前這傻逼,是有多傻?
    "難道不是嗎?"夏晨問。
    "你個傻逼,我實話告訴你。是因為有個新來的,不給我們張家面子,而你又恰好打了那么一個舉報電話。那個電話,不管是誰打,那個新來的,都會對我們張家動手。所以,不是你的能耐有多大。你,頂多是被人當成了一顆棋子。"
    張堂東冷笑了一聲,然后瞪著夏晨,道:"你覺得,現在我要動你,那新來的,會保你嗎?別說保你了,他現在自己都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既然你做了他的棋子,那么,我們張家的反擊,自然是拿你開刀,用你祭旗!"
    眾人一聽,頓時就恍然大悟了。
    "臥槽!我就說這窩囊廢怎么能那么牛逼,一個電話,就把波爾多酒莊給掰倒了。原來鬧了半天,是他走了狗屎運啊!"
    從昨天到今天。鄭濤心里,一直是掛著這事兒的。他想不通,一個窩囊廢,怎么能一個電話。就讓波爾多酒莊翻車了?
    現在,張堂東的解釋,讓他弄明白了。窩囊廢,終究還是那個窩囊廢。只不過。他昨天走了大運,今天要倒大霉。
    在武峰縣,招惹張家,那是必須得死的。
    "這窩囊廢跟我們孫家,可沒有關系。張二爺你要收拾,盡管收拾他!"孫巖趕緊替孫家,把與夏晨的關系,撇清了。
    "他不是娶了你們孫家的外孫女嗎?這筆賬,我們張家,不僅要跟他算,還得跟你們孫家,一起算!"
    孫家雖然上不得什么臺面。但也是小有家產的。好不容易找到了個借口,張堂東怎么可能放過?他,自然是要把孫家一并收拾了,然后將孫家家產。據為己有,也好填補一下,波爾多酒莊被查封的損失啊!
    "張二爺,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別說是外孫女,就算是她媽孫香梅,跟我們孫家,也是一毛錢關系都沒有的。柳小嬋姓柳,她男人惹了禍,你要算,也得去找中海的柳家算!"孫德興這真是急了,急得連自己的女兒,都可以不認了。
    "中海柳家?你這意思是,要用中海的柳家來壓我們孫家?這里是武峰縣,中海柳家在這里,算個屁!"
    張堂東顯然是誤會了,他誤以為孫德興是要把柳家搬出來,給他施加壓力。
    "張二爺,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孫香梅這個女兒,還有柳小嬋這個不成器的外孫女,早就被我逐出了孫家,根本就不是我們孫家的人。"
    為了保住孫家的周全,孫德興真是慫得一逼,沒有一絲一毫當父親的樣子,直把自己的女兒,往火坑里推啊!
    "你說你女兒和外孫女不是孫家的人,那就不是了嗎?孫家,必須為那傻逼的行為,付出相應的代價!"
    張堂東高高在上,是一副上位者的氣勢。就仿佛,這里的一切,是由他說了算。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