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第一好婿 >第86章大膽竟敢騙老婆

    "爸!剛才就是這傻逼吹牛逼,說他買了皇庭大飯店,還要把我們家的產業,全都買了。"朱逸指著夏晨說。
    "啪!"
    朱林章來不及解釋,直接給了他兒子一巴掌,然后吼道:"混賬!"
    "這位少爺,請問你貴姓?"朱林章還不知道夏晨姓什么,因為威脅他的人。并沒有表明夏晨的身份。
    "少爺?他哪里是什么少爺,他就是個窩囊廢,是個贅婿,叫夏晨。"朱逸捂著火辣辣的臉。很不服氣的說。
    "你給我閉嘴!還不趕緊給夏少道歉!"
    朱林章不知道夏晨是個什么背景,但是能一次出五個億,把皇庭大飯店給買下來的人,絕對是有背景。有后臺,還很有錢的啊!
    這樣的人,少惹為妙。
    "道歉?他就一個窩囊廢,是柳家的上門女婿,三年前,是中海全城的笑話。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是哪家的少爺?爸你該不會是搞錯對象了吧?"
    朱逸認定,他爸一定是搞錯了。
    "對方確實沒跟我說他姓什么,難道你這個混賬,除了他,還惹到了別的人?"
    柳家的上門女婿,在中海那是名聲大噪的。朱林章雖然沒見過,但他確實聽說過。眼前這個夏晨,既然是那個窩囊廢,自然不可能是買下皇庭大飯店的那家豪門的少爺啊!
    "你個傻逼,居然敢冒充豪門少爺?"朱林章很生氣,他感覺自己,被眼前這個窩囊廢給戲耍了。
    "他不僅冒充豪門少爺,還把袁總打成了重傷。"朱逸告狀說。
    "老袁受傷,也是他干的?"一聽這個,朱林章頓時就火冒三丈,然后對著江夢吼道:"你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叫保安,把他拿下!"
    "她是皇庭大飯店的經理,拿的是皇庭大飯店的工資。那些保安,也都是飯店的保安,拿的一樣是飯店開的薪水。現在,皇庭大飯店已經不是你的了,你沒資格命令他們。還有就是。十分鐘的時間已到。你手里,所有的公司,全都會破產。"夏晨淡淡的說。
    "你以為老子是三歲小孩,隨便嚇唬兩句,就能把我嚇唬住啊?"
    朱林章話還沒說完,手機便響了,是跟了他十幾年的劉助理打過來的。
    "什么事?"
    "朱總,我們所有的公司,全都被查了。不管是偷稅漏稅,還是行賄作假,哪怕是十幾年前,幾十塊錢的假賬。都被翻出來了。朱總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
    "這??這怎么可能?"
    朱林章不敢相信。
    就在這時,有幾個穿著制服的人,走了進來。
    "朱林章是吧?你涉嫌經濟犯罪,請跟我們走一趟。"
    "爸,這是怎么回事啊?"
    朱逸不敢相信,他家就這么完了,他爸就這么稀里糊涂的。就被抓了。
    "你是朱逸?你涉嫌一起強奸案,請跟我們回去接受調查。"另一個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正氣凜然的說。
    "我沒有,那女大學生是自愿的,我后來給了她錢的。那頂多,只能算是包養吧!雖然我只包養了一夜!"
    朱逸在狡辯。
    雖然他確實是補了票的,但那是先上車后補票,而且只補了一千塊。那個受害的女大學生,沒錢沒勢,事情被朱逸用他家的勢力,壓了下來。
    朱逸和朱林章父子倆,就這么離奇的,被帶走了。
    柳小嬋的腦子有點兒懵,這都什么跟什么啊?這一切,難道真的是夏晨做的?又或者,只是個巧合?
    "夏??夏總。"江夢其實不太確定夏晨會是她的新老板,但喊一聲夏總,又不會少塊肉。
    "你信我是你們的新老板?"夏晨問。
    "信!必須得信!夏總你一表人才,長得那么英俊瀟灑,夫人長得也是傾國傾城。你要不是我們的新老板,那誰還配是啊?"拍馬屁的功夫,江夢是一流的。
    "明天會有新的總經理上任,希望在他來之前,皇庭大飯店不要出任何亂子。不然,你這個經理,就不用做了。"
    說完,夏晨一把牽起了柳小嬋的手,溫柔的道:"我們走吧!"
    甲殼蟲上。
    夏晨正準備點火,柳小嬋笑吟吟的按住了他的手。
    "不著急走,先交代。你是哪里來的錢,買下的皇庭大飯店。可不要說,是你炒股賺的,做代購賺的,又或者是程飛替你買下的。三個億的大飯店,你說買,他就給你買。那我可得懷疑,你們倆的關系了。"
    "其實,是我媽買的。三年前我離家出走,入贅你家,家里跟我斷絕了關系。這兩年。她做生意賺了錢,想要補償我,問我想要什么。我說要皇庭大飯店,然后她就給我買了。"
    結婚三年。夏晨從沒提過他家里,更沒提過他父母。之前,柳小嬋想著,反正都要跟他離婚。因此對于他的家世,并不在意。
    "你為什么要離家出走?你離家出走爸媽會很擔心的知道嗎?你家是哪里的,咱們明天就回去,給你爸媽道歉。作為兒媳婦,結婚三年,都還沒見過公公婆婆,這太沒禮數了。"
    柳小嬋不在意夏晨家有多少錢,她一心只想讓夏晨,趕緊回去跟家里和好,為他三年前的沖動道歉。
    不管他是為了什么離家出走,反正離家出走就是不對的。
    "現在還不能回去,我是逃婚出來的。"
    夏晨沒有說謊。他確實是因為不滿家里給安排的婚姻,所以才離家出走的。那個女孩很好,長得很漂亮,國色天香。跟夏家門當戶對。她,甚至從小就喜歡夏晨。夏晨不想傷害她,但他就是不服,不爽!
    要不是因為這場聯姻,此時的夏晨,應該還在玄武島,還在和戰友們,在戰場上拋頭顱,灑熱血。
    家里為了讓他回來結婚,強行給了他一個處分,把他從隊伍里開除了。
    至于開除的原因,就是他三番五次的,不聽上級的命令。可夏島主,自從上了玄武島之后,就從來沒聽過上級的命令好嗎?上級在他眼里,就是個屁啊!
    夏晨不服,所以在婚禮當天,他逃婚了。
    他不敢回去,因為他不敢面對那個女人。
    從小到大,自己的每一步,都被安排好了,就像個提線木偶一般活著。這樣的生活,夏晨不想要,他要反抗,反抗把他當成提線木偶一般的夏家。
    可是,他的反抗,對于夏家,毫發無損。但卻,深深的傷害了,那個從小就喜歡他的女人。而他,從小到大,一直都是把她當成小妹妹看的。
    逃婚?
    這兩個字,讓柳小嬋整個身子,不自覺的顫了一下。她忽然有些怕,也不敢再問了。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