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第一好婿 >第84章單獨跟我去辦公室談

    "怎么回事?"江夢瞪著夏晨,冷聲問。
    "他皮子癢,想挨揍,所以我就成全了他,把他給揍了。"夏晨很無所謂。
    "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大海集團的袁總,你居然把他打成了這樣?"
    江夢簡直不敢相信,心想眼前這家伙,一定是個傻逼吧?他難道不知道。自己闖了多大的禍,馬上就要完蛋了嗎?居然還一臉輕松,還在那里面帶微笑?
    "保安!保安快來!快把這個暴徒給我拿下!"
    保安隊長立馬就帶著十來個保安隊員,圍了過來。把夏晨圍在了中間。他們的手里,還拿著盾牌和電棍什么的。就好像面對的,真的是一個窮兇極惡的暴徒一般。
    這時,一個身穿白色阿瑪尼。梳著大背頭,看上去風度翩翩的公子哥,在眾人的簇擁之下,走了過來。
    他,是皇庭大飯店的少爺,朱逸。
    朱逸剛從國外留學歸來,他爸準備把這皇庭大飯店拿給他練手。他現在的身份,是飯店的執行總裁。
    "怎么回事?"
    "朱總,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傻逼,把大海集團的袁總,打成了重傷。"江夢說。
    "快叫救護車,這事我來處理。"
    這種事情,本是應該由江夢來處理的,在她處理不下來之后,才會輪到朱逸出面。但是,朱逸看到了柳小嬋,高中時代的校花。
    那時的朱逸,追了柳小嬋兩年,從高二一直追到高中畢業,都沒能成功的約到柳小嬋吃一頓飯。
    三年前那場轟動全城的婚禮,朱逸自然是知道的。
    中海商界的第一美女,嫁給了一個窩囊廢!
    這,讓無數男人唏噓,痛心!朱逸,自然也不例外。
    今日看到柳小嬋,她還是那么的美,美出了天界。就算是江夢這樣的尤物,在她面前。也顯得猶如一個小丑一般,是那么的暗淡,暗淡到了塵埃里。
    柳小嬋雖然嫁給了那個窩囊廢,但她心不甘情不愿。因此,這三年來,那窩囊廢都沒能碰到她一根汗毛。現在的她,依舊是完美無瑕。
    放棄國外的生活,回到中海這個二線城市。朱逸,就是為了柳小嬋。
    高中時代的女神,若是得不到,那會抱憾終身。哪怕,只能得到一夜。那也是可以的。
    袁懷仁被護士用擔架抬走了。
    朱逸看著柳小嬋,溫文爾雅的道:"小嬋,好久不見。沒想到回國后第一次跟你見面,居然是以這樣不愉快的方式。"
    "袁懷仁騷擾我,所以才被我老公揍的。"柳小嬋說。
    "袁總騷擾你?有證據嗎?據我所知,袁總是一個十分正直的人。相反,夏晨把袁總打成了重傷,這是他自己都承認了的。"
    朱逸玩味的看著柳小嬋。問:"我爸跟袁總是好朋友,這件事情,是你單獨跟我去辦公室談一談,看怎么才能免了你老公的牢獄之災?還是直接報警處理?"
    柳小嬋一聽,頓時就有些慌了。
    就算袁懷仁騷擾自己是事實,但夏晨畢竟是把他打成重傷了啊!如果袁懷仁追究,自己老公,確實是要坐牢的。
    "你誰啊?這里發生的事情,跟你有任何關系嗎?"夏晨淡淡地問。
    皇庭大飯店,在一個小時前,他是讓劉勝義把它買下來了的。以劉勝義的辦事風格,此時皇庭大飯店的股東,應該已經變更完成了吧!
    "我是誰?"朱逸用看傻逼的眼神,看著夏晨,然后對著江夢,命令道:"你告訴他,我是誰?"
    "朱總是我們皇庭大飯店的少爺,這個飯店,是他爸的。"江夢很神氣的說。
    "告訴這個窩囊廢,皇庭大飯店值多少錢?也好讓他知道,什么叫自慚形穢?一個絲,不配跟小嬋站在一起!"
    袁懷仁被打成了重傷,當然不用報警。第一,袁懷仁不缺錢,不需要這窩囊廢賠償。第二,袁懷仁自己有報仇的能力,報警那是多此一舉。
    把袁懷仁傷成了那樣,這個窩囊廢,能活過明天,那便是奇跡。
    現在,朱逸要做的,就是用自己的實力,對夏晨進行碾壓。他一定要讓柳小嬋看清,這個窩囊廢,是多么的窩囊。然后自己,是多么的多金,多么的出色!
    "根據最新的估值,皇庭大飯店,值三個億。"江夢說。
    "三個億,原來這么便宜啊?"
    夏晨有些小失望。原本以為這個搔首弄姿,說一句話恨不得勾引朱逸十次的江夢,會說出什么天文數字呢?結果,她只說了三個億。
    "便宜?你居然說三個億便宜?你的兜里。能掏出三百萬嗎?"江夢問。
    "三百萬?我怕他連三百塊,都掏不出來吧!"這個窩囊廢,是滿城皆知的,他這三年。就靠吃軟飯。兜里,也就有點每天買菜的錢。
    "老婆,給我三百塊,我掏出來給他看!"夏晨很認真的對著柳小嬋說。
    這家伙,他是在搞什么鬼?不過,柳小嬋拿出錢包,把里面所有的錢,全都給了他。
    "你不是說我掏不出三百塊嗎?你看看,這厚厚的一疊錢,足足有三千五百三十塊。"夏晨晃著手里的那一疊鈔票,說。
    "吃軟飯吃到如此不害羞,不害臊的境界。我是真的服了,大寫的服!"朱逸一臉嘲諷的說。
    眼前的夏晨,不止是個窩囊廢,更是一個跳梁小丑。
    "牙口不好。只能吃軟飯過日子這樣子。不服氣,你也去找個如花似玉的老婆,吃一個啊!就你這不及我萬分之一帥的容貌,恐怕想找軟飯吃,也找不到。"
    夏晨是一副,我就恬不知恥了,你能奈我何的樣子?
    之前在玄武島混的時候,夏島主最喜歡干的事,就是裝逼打臉了。這三年,他可是一直憋著。今天,當著老婆的面,第一次打人臉,自然得把前戲做主啊!
    "把吃軟飯說得如此的理所當然,毫不知恥,丟人現眼。"朱逸看著柳小嬋,問:"這樣的男人,就是你柳大校花的老公?"
    "我家老公我養著,又沒吃你家的米。他吃軟飯,我開心,關你什么事?"柳小嬋當然是站在自己老公這一邊啊!
    不管夏晨做什么,都有他的道理。對于他,柳小嬋是百分之百信任的。
    "對了?剛才你說什么?"夏晨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一樣,對著江夢問:"你剛才說,這個皇庭大飯店是誰的?"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