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第一好婿 >第70章老公的驚喜

    "這也是孫婷出的主意?"柳小嬋問。
    "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媽我策劃的。現在,你該知道你媽我有多厲害了吧?這個家,離開了誰都能行,就是離不開你媽我!要不是我殫精竭慮的在這里強撐著,這個家,早就垮了!"孫香梅洋洋得意的,在那里自吹自擂。
    "給你們一天時間。要么見貨,要么還錢。不然,我誰都不認,直接報警!"那一個多億。是知味軒預付的裝修款,是出不得一點兒差錯的。
    裝修,不僅需要材料,還需要人工。
    為了做好知味軒這個項目。樂家裝飾最近招了不少人。
    樂家裝飾跟別的裝修公司不一樣,別的裝修公司,接到業務后,都是搞外包。為了保證裝修品質,樂家裝飾從不外包。每一道工序,都是自己的工人做。
    為了招到業內最優秀的工人,樂家裝飾開的工資,比外面那些外包公司,要高差不多百分之三十。
    下周,就是樂家裝飾發工資的日子。賬上沒錢,怎么給員工發工資?發不出去工資,項目還怎么做?
    "柳澤海,你啞巴了嗎?你沒看到你這個不孝的女兒,在欺負她媽嗎?"孫香梅一邊說,一邊哭,是一副很受委屈的樣子。
    "小嬋,你就少說兩句吧!這件事情,你媽做得對。"柳澤海這話,猶如一道晴天霹靂,把柳小嬋給劈得里焦外嫩的。
    柳小嬋不想再搭理自己這對奇葩的父母,轉身對著夏晨道:"我們走!"
    回到甲殼蟲上,柳小嬋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她嗚嗚嗚的,在那里哭了起來。
    夏晨趕緊抽了一張抽紙,溫柔的試去了柳小嬋眼角的淚水,道:"沒事,我來解決。"
    "一個多億全都被轉走了,怎么解決?下個星期。就該發工資了。還有,公司的房租,也該交了。"柳小嬋最著急的,是這個。
    "我炒股和做代購賺的,還有兩千多萬。"
    夏晨摸了一張銀行卡出來,拍到了柳小嬋手上,道:"這些錢,你拿去應急。至于房租的事情,我會幫你解決。樣板間驗收通過之后,馬上就要進入正式裝修。那時候,知味軒的員工,會經常到樂家裝飾來。你總不能讓習慣了高大上的他們。來工貿大廈這破破爛爛的樓吧?"
    "我也知道工貿大廈很破,很上不得臺面。兩部電梯,經常都有一部是壞的。有的時候清潔工用電梯運了垃圾,也不清掃,臭得很。可是,別的那些寫字樓,租金都很貴。本來,我想著把知味軒這業務做好。公司有了盈利,就搬一個好點兒的地方。現在,樣板間都還沒裝完,錢就全都被轉走了。"
    一想起這個,柳小嬋胸口就堵得慌。攤上這么個媽,簡直讓她傷心欲絕。
    "不是說了嗎?房租的事情,我去解決。"
    財富中心那么大一棟樓,空著多浪費啊!更何況,頂層的辦公室,都已經裝好了,本就是給樂家裝飾裝的。
    夏晨發動了甲殼蟲。
    從南湖郡別墅出來之后,甲殼蟲直奔CBD。最后,停在了財富中心的地下停車場。
    "你要干嗎?"柳小嬋有點兒沒看懂。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夏晨帶著柳小嬋,坐電梯,上了頂樓。
    他掏出了鑰匙,打開了大門。一走進去,柳小嬋便驚呆了。
    樂家裝飾?
    四個雅致的大字,直接映入了眼簾。
    "送給你的。"夏晨淡淡的說,沒有一絲浮夸。
    "這可是財富中心,你租這個花了多少錢?"
    上次換辦公室的時候,柳小嬋可是把整個中海的寫字樓,全都掃蕩了一遍。就CBD這一片,像財富中心這種高檔的寫字樓,一平米的月租金,少說要七八百。
    "那邊也是,整層樓都是。"夏晨沒有回答柳小嬋的問題,因為他真不知道,這一層樓,到底要多少錢。
    "一整層?"柳小嬋驚得長大了口。
    這一整層樓,少說也得三千平啊!一平就算七百,月租金也得210萬,一年下來得兩三千萬。這,還沒算別的開支!只有那種上市公司,才敢這么豪啊!
    "你放心,這里的房租不要你出。其實這地方,是程飛租下來的。他租了十年,不過要明年后才會用。反正空著也是浪費,我就讓他把場地借給了我,我找人簡單的裝修了一下。拿給樂家裝飾,湊合一年。"夏晨說。
    簡單裝修了一下?柳小嬋可是裝修公司的總裁。對于裝修。她是門兒清的。
    用手在墻上輕輕一摸,然后她笑吟吟的看著夏晨,道:"上千塊錢一平的高檔墻紙,是簡單裝修?"
    然后。她蹲下身子,用手指頭輕輕的敲了一下木地板。
    "這種瓊南黃花梨做的木地板,少說也得兩三千元一平米吧?"
    夏晨不好意思的笑了,他讓劉勝義幫他裝一下。但是沒有讓那家伙,裝這么豪啊!這豪華得,都讓他沒辦法解釋了。
    "老實交代,這辦公室怎么回事?"柳小嬋要打破砂鍋問到底。
    自己這個老公,實在是不老實,不定有多少事瞞著自己呢?
    "呃??"夏晨小小的語塞了一下,然后說:"這裝修其實也是程飛搞的,我跟他不是在搞代購嗎?你看看這地方,位于CBD的最中心,兩江環繞,視野無敵。一年后,他要在這里開個商貿公司。所以。他提前就把裝修搞了。"
    "裝修得這么好,拿給我們樂家裝飾用,萬一搞壞了,怎么辦?"柳小嬋心里。不踏實。
    "其實那個商貿公司,有一半的股份是我的。"夏晨扭扭捏捏的說。
    "就這辦公室的裝修,還有這里的租金,投資少說也得好多個億,你有那么多錢?"柳小嬋不信。
    "我是技術入股。"
    "噗??"柳小嬋給逗樂了,她一臉狐疑的打量著眼前這家伙,問:"你有啥技術啊?值得了這么多股份?"
    "我大學的時候外語比較好,那些留學生喜歡找我學漢語,所以我跟他們關系比較好。代購這生意,需要外國友人幫忙的。那些限量款的包什么的,其實是我找那些留學生同學幫忙弄的。"夏晨只能又撒了一個謊。
    "你在騙我?"柳小嬋可不是那么好騙的,她不信。
    為了證明自己說的是真的,夏晨用流利的英語,把剛才的那段話,復述了一遍。
    "英語誰都學過,誰都能說。"
    "你好像學過一點兒法語是吧?我用法語給你整一個。"
    夏晨在那里說起了法語。
    說完,他又來了一遍意大利語,然后是西班牙語,德語??
    當島主之前的那幾年,夏晨去過很多地方執行任務。去當地的第一項技能,就是學會那個地方的語言。所以,夏晨懂的外語,很多。
    柳小嬋懵了,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這個老公,居然這么牛逼?
    "你是個學霸?"柳小嬋驚呼。
    "對啊!不然程飛干嗎老找我抄卷子?"
    "那你以前怎么不告訴我?"
    "你又沒問。"
    ??
    柳小嬋不想聊了,她只想給這家伙,一個白眼。
    她自己就是個學霸,因此跟別的學霸,有仇。
    不過,夏晨用實力,讓她相信了,他真的是技術入股。一個會這么多門外語的大才子做代購,是不是有點太屈才了?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