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第一好婿 >第43章杜鐘是個人物

    程飛買的那些LV包包,怎么會在孫香梅手里,杜鐘也想明白了。
    知味軒三個新店的裝修,全給了名不見經傳的樂家裝飾這件事,震驚了整個中海商界。雖然總計1.5億的合同,并不大,但那可是知味軒啊!
    對于為什么要把裝修拿給樂家裝飾做,程亮的回答很直接,柳小嬋的老公夏晨,是程飛的同學。
    威斯酒吧的事情。杜鐘也是聽說了的。夏晨一個人,把蔣飛和他的那幾個保鏢,全都干翻了。
    中海有名的窩囊廢,能一個人單挑好幾個保鏢,還能替老婆接下知味軒三個店的裝修合同。他。真的是窩囊廢嗎?
    最讓杜鐘生疑的是,前段時間中海成立的那家地產公司--愛嬋地產。據傳,那是京城夏家的產業。
    愛嬋?這兩個字,代表了什么?那夏晨的老婆,名字不就叫柳小嬋嗎?
    另外。位于CBD的財富中心,被人整棟買下。在買下來之后,只有頂層在進行裝修。雖然那裝修進行得很保密,但杜鐘還是查清楚,前臺的幕墻上,那遮著的水晶大字,寫的是--樂家裝飾。
    杜鐘一個外地人,跑到中海來,獨自撐起了整個杜家,他靠的,就是他的人脈。這些人脈,可以給他提供各種各樣,別人甚至都注意不到的信息。
    綜合這些信息,杜鐘不難想到,那些LV包的主人,應該是柳小嬋。
    媽偷女兒的包,那是輕而易舉的事。至于為什么來要包的是程飛,而不是夏晨,那是因為夏晨,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夏晨,和京城夏家,是個什么關系呢?
    杜鐘有些不敢想!
    不過,此刻的他,有一股子極其強烈的直覺,那就是他的眼前,出現了一條無比粗壯的大腿,若是抱住了,整個杜家,將一飛沖天。
    "爸,你在想什么啊?想得這么入神?"見杜鐘在那里冥思苦想,一臉深沉,杜濤有些好奇的問。
    "我在想,馮家父子,會躲到什么地方去?"
    馮家父子,或許是夏晨對自己的考驗。如果連這兩父子都干不掉。那只能證明自己沒用。至于找到馮家父子之后,應該怎么做,杜鐘也已經想透了。
    那就是,讓那兩父子,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威斯酒吧那晚,馮子豪可是在場的。要不是因為蔣飛的出現,說不定柳小嬋已經遭馮子豪的毒手了。
    這樣的仇,對于普通人來講,可能會親手報。但是,對于夏晨那樣的人,他們是不會親自出面的。
    他們那樣的人物,身上必須得干干凈凈,清清白白。所有的臟事,都不能沾了。別說動手,甚至說。他都是不會說半個字的。
    要想為那樣的人物所用,必須得猜透他們的指令。
    "馮寬在哪里找我不知道,不過馮子豪那孫子,不管是到了哪里,他都只會去一個地方。哪里的漂亮女人多,就去哪里找他,準不會錯。尤其,是外國女人多的地方,他更喜歡。"杜濤跟馮子豪能成為朋友,那是因為他倆臭味相投。
    "你也喜歡吧?"
    知子莫若父。杜濤心里那點小九九,杜鐘怎么可能不知道。不過,男人嘛,誰沒有點兒這方面的愛好?玩是可以玩的,但不能玩物喪志!
    "我怎么可能喜歡?我怎么可能去那種地方?"杜濤趕緊在那里否認。
    "王朝會所的鉆石卡會員,真的沒去過那種地方?"
    杜濤手里的銀行卡,那可是子卡,他的每一筆消費,杜鐘都是清清楚楚的。有一次招待客戶,杜鐘還悄悄地用了一次杜濤的鉆石卡。
    用那卡,不僅可以享受頂級包房,酒水還可以打八折。
    "沒有用過,你怎么知道我是鉆石卡會員?"會員卡在使用的時候,那是有短信提醒的。杜濤當然知道,杜鐘偷用過他的鉆石卡。
    "老子那是辦正事,談客戶。"杜鐘說。
    "我也是辦正事,練技術,以后好給咱們杜家,傳宗接代啊!"別看斷了一只手,杜濤在他爹面前,依舊很皮。
    "老子懶得跟你說!"杜鐘瞪了自己這個不成器的兒子一眼,不想再搭理他。
    "難道你就不想知道,馮子豪在哪兒?"
    杜濤突然想起,上次跟馮子豪見面的時候,他提到過沙市的一個地方。他說,在那地方,可以快活似神仙。
    "在哪兒?"杜鐘問。
    "夢幻娛樂會所。"杜濤說。
    "你跟他去那里鬼混過?"這是杜鐘的第一反應。
    "我說老爸,你就不能講點道理嗎?這可是我第一次來沙市,怎么跟他去鬼混?"杜濤很無語的在那里解釋。
    "那你怎么知道他在夢幻娛樂會所的?"杜鐘問。
    "因為他前段時間,老是跟我提。"
    "是約你一起去鬼混吧?"
    杜鐘一眼,就把自己這個兒子給看穿了。
    夢幻娛樂會所。
    馮子豪和馮寬,一人一個包房,正在那里享受神仙般的服務。
    在沙市,夢幻娛樂會所,是最安全的夜場。開業十八年,從來沒有出過任何問題。因為,這個場子,是龍哥罩著的。
    龍哥名叫龍俊,不到四十歲,便已混成了沙市的地下老大。
    龍俊的背后,是京城韓家。
    韓家的地位,與夏家不分伯仲。兩家,雖然表面上和和氣氣,暗地里,那是勾心斗角,小摩擦不斷。
    不過,兩家都是超一流的世家,所以誰都不會在面子上,直接跟對方拉爆。
    杜鐘并不知道夢幻娛樂會所的背景,不過一停車。一看到那招搖過市的大拱門,還有里面那金碧輝煌的裝修之后,他給震撼到了。
    娛樂會所這種灰色產業,里面裝修得金碧輝煌,那很正常。但是大門。一般都是比較低調的。
    還有,夢幻娛樂會所這位置,實在是太中心了。
    雖然馮子豪和夢幻娛樂會所并不會有什么關系,但在這地方動他們的客人,那是很不明智的。
    "爸。這都到門口了,咱們趕緊進去啊!"
    杜濤有些迫不及待。就算今晚完不成,進去看看,過過眼癮,也是不虛此行的嘛!如果里面的女人,真的如馮子豪說的那樣,個個都是國色天香,在離開沙市之前,自己一定得甩開老爹,偷偷來一次。
    "就在門口守著,誰都不準進去。"
    杜鐘一聲令下,他帶來的那幾個保鏢,便各自找了一個角落,隱藏了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享受完了的馮子豪,意猶未盡。本想留在會所里過夜。可惜,被他爹馮寬,生拉硬拽的給拽了起來。
    "過夜需要登記身份證,雖然我們辦的是假證,但照片是真的。萬一因此被人發現。那就完了。"
    馮寬向來謹慎。
    假身份證,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拿出來用的。
    門口等著的杜鐘等人,原本都要放棄了。因為,馮子豪在夢幻娛樂會所,僅僅只是猜測。就在這時,馮寬和馮子豪,從大門里走了出來。
    從他倆那虛乏的步伐來看,這兩父子,顯然是在里面,把自己的身體給掏空了。
    "跟上。"杜鐘小聲地對著眾人下了命令。
    雖然二人已經出來,但這里畢竟是會所大門口,而且還是鬧市區。
    馮家父子,走向了右邊的小馬路,因為那里停著的空車比較多,他們要打車回出租屋。
    "上!"
    杜鐘一聲令下,那幾個保鏢,便一擁而上,把準備往出租車里鉆的馮家父子,死死地給按住了。
    "你們干什么?你們是誰?"馮子豪在那里嚎。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