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第一好婿 >第10章愛嬋地產



柳小嬋雙手撐著下巴,陷入了沉思。
夏晨這次幫了這么大一個忙,自己為什么內心里還是不太甘心成為他的妻子呢?大概是因為這個忙,純粹是他的運氣,恰好他同學的老爸是程亮。
自己的如意郎君,一定得是一個才華橫溢,值得托付終身的男人。不然,自己會重蹈媽的覆轍。
下午的時候,財務告訴柳小嬋,公司有9000萬入賬,是知味軒那邊打過來的工程款。
按照合同約定,如果裝修工程有瑕疵,知味軒只需要付合同總金額的百分之八十。之前每個項目預付了1000萬,現在又打過來9000萬,就等于必須付給樂家裝飾的款項,知味軒已經全都付清了。
現在公司賬上有1.2個億了,資金問題是徹底解決了。下月15號的業績考核,自己家肯定能贏。
有了家宴上的教訓,這一次柳小嬋決定守口如瓶。就連爹媽,她都不準備告訴。公司賬上的錢,必須得好好的處理一下,在下月15號之前,絕對不能曝光。
還有兩個小時小嬋才下班,家里的洗衣粉什么的快用完了,夏晨決定去趟超市,趁著打折,囤一點。
平凡的生活,去超市搶打折商品,是夏晨最大的樂趣。
今天土雞蛋打五折,本來沒想著買雞蛋的夏晨,扯了個口袋趕緊開搶。
能徒手從槍林彈雨里解救人質,搶雞蛋,自然不在話下。
瘋狂的大媽們,一人才搶了幾個,雞蛋就沒了。而夏晨,搶了滿滿一大口袋,愉快的稱秤去了。給大媽們留下了一個神秘的背影,深藏功與名。
如果他的那些手下,看到他們敬仰的島主,跟一群大媽搶打折雞蛋,一定會驚掉下巴。夏島主,他可是兵王之王,是一個讓所有敵人都膽寒的存在啊!
喜滋滋的結完賬,夏晨的手機響了,是劉勝義打來的。
“什么事?”
“少爺,財富中心我已經買下來了,下周就可以接房。”
“好。”
“少爺,還有一件事,需要跟你說一下。老爺準備在中海設立一個房地產公司,然后把北部新區那一片地全都拿下來,造一座新城。”
“跟我有什么關系?”
“房地產公司的董事長,老爺想讓你當。這,也算是家里對少爺你的考核。”
“公司名就叫愛嬋地產吧!”
“是,少爺。”
“財富中心你先把頂樓給我裝出來,給樂家裝飾用。”
“是,少爺。”
如果自己一下子把整棟樓拿給小嬋,她一定會被嚇著。樂家裝飾現在的業務量,一層辦公樓,已經綽綽有余了。
晚上,夏晨接了柳小嬋,剛一到家,一輛紅色的保時捷718,轟隆隆的開進了南湖郡,停在了柳家大門口。
從駕駛室里下來的,是馮子豪,他的手里,拿著兩個最新款的限量版LV女包。
一走進屋,馮子豪便把那個粉紅色的女包,殷勤地遞給了孫香梅。
“阿姨!這是我朋友從巴黎帶回來的,小小禮物,不成敬意,你可不要嫌棄。”
女人都是喜歡包的,孫香梅最喜歡的,就是LV這個牌子。以前樂家裝飾業務好的時候,只要出新款,她就會買。現在,家里錢不多,她不敢亂買,但她一直在關注。一接過包,孫香梅開心得尖叫連連。
“這是LV剛推出的夏季新款,還是限量版,全球只發售了999個。子豪你真厲害,居然能買到。”
孫香梅對這個包,愛不釋手。
“你這孩子也是,又讓你破費了。阿姨都一把年紀了,這款包背著,有點裝嫩。”
“阿姨你哪里是裝嫩?你保養得這么好,跟小嬋站在一起,都看不出是她媽,更像是她姐姐。”馮子豪這嘴,那不是一般的甜。哄得孫香梅,神魂顛倒的。
柳小嬋有些反感馮子豪,他一出現,她就要往廚房走。此時的夏晨,正在廚房里忙活呢!
“小嬋,這是送給你的,希望你不要嫌棄。”馮子豪趕緊把另一個包,遞給了柳小嬋。
“謝謝!你的心意我領了,不過這包,我不能收。我現在有老公,不會收除了他之外任何男人的東西,所以請你以后,不要再送禮物給我。”柳小嬋的拒絕,很直接。
馮子豪雖然強行保持著紳士形象,但他的臉,還是微微的沉了一下。
“她不收我收,我替她先收著,等她嫁給你之后,我再給她。”孫香梅絲毫不在意夏晨就在廚房,能聽到這話。甚至,為了讓夏晨聽得更清楚,她還故意加大了嗓門。
“我不會和夏晨離婚,絕不!”
柳小嬋說完,氣呼呼的進了廚房,她一把拉起了夏晨,道:“我們走,出去我請你吃好吃的,別做飯了。”
“哦。”
夏晨應了一聲,連圍裙都還沒來得及解,就直接被柳小嬋,給拽出了門。
“你要干什么?”
“帶我老公出去吃燭光晚餐!”柳小嬋氣哼哼的說。
孫香梅拿自己這個女兒沒什么辦法,雖然她很生氣,很想讓柳小嬋站住,但她沒敢喊出來。因為,她怕喊了,柳小嬋不聽她的,她會更沒面子。
“看看你女兒,簡直無法無天!”
在柳小嬋帶著夏晨離開之后,孫香梅對著柳澤海吼道。柳澤海趕緊耷拉著腦袋,一言不發。他知道,在這個時候,說什么都是錯。
“孫姨,對不起!都是我太魯莽了,你可千萬不要生氣。小嬋暫時不能接受我,這沒關系,日久見人心,我相信有一天,她會看到我的真心,會接受我的。”
馮子豪表現得,是那么的彬彬有禮,那么的紳士。讓孫香梅不得不在心里感嘆,這豪門世家的少爺,就是不一樣。那窩囊廢跟馮子豪,完全沒法比。
“孫姨會幫你的。”
“謝謝孫姨!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攪了。”
馮子豪在禮貌的跟孫香梅和柳澤海道了別之后,便出門開著他租來的保時捷718離開了。
“看看人家子豪,隨便送個包都是限量版,這兩個包加起來,至少一百萬。再看看你,這兩年都沒送過我像樣的禮物。”孫香梅一邊拿著包在那里比劃顯擺,一邊在那里數落柳澤海。
“上個月你生日,我不是才送了一條項鏈給你嗎?”柳澤海小聲反駁道。
“一條三千多塊錢的項鏈,你好意思當生日禮物?還好意思跟我提?”孫香梅一臉嫌棄,然后,她拿著包包進臥室去了。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對著柳澤海吼道:“女兒把那窩囊廢拐走了,你還不去廚房做飯?”
柳澤海不敢再說話,只能乖乖的進了廚房。
在把那五十萬打給馮子豪的時候,孫香梅心里還有一些小小的心痛。看到馮子豪送來的這兩個LV限量款的女包,她一下子就覺得,自己給的那五十萬,很值得。要知道,這兩個包的價值,至少是一百萬啊!而且還是拿著錢,都不一定買得到的。
子豪如此闊氣,以后自己對他,也不能再小氣了。
孫香梅越想那天讓馮子豪給自己墊錢買茶葉那事,越覺得臊得慌。
從南湖郡離開之后,馮子豪直接去了他每天都會光顧的王朝會所。
馮子豪根本就不認識程亮,讓知味軒提前把工程款打給樂家裝飾,這事他做不到。今天給孫香梅送了兩個包,雖然花了一萬塊有些心痛,但可以徹底堵住她的嘴。她給了自己五十萬,自己送她價值百萬的包,知味軒工程款不能提前付這事,自己就可以敷衍過去了嘛!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