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第一好婿 >第4章老婆的審問



柳小嬋沒有走,而是拿著那部iPhoneXS,一屁股坐在了夏晨的小床上。她,在等著那家伙回屋,然后對他進行審問。
廚房里的夏晨,自然知道柳小嬋進屋了。
連非洲那些兇悍的雇傭軍的一舉一動,都能猜的清清楚楚的他,一摸兜,自然知道完犢子了。那個女人,絕對要翻自己的手機。
那條短息,自己怎么就不刪掉呢?
大意了!
太大意了!
防火防盜防老婆。
這當贅婿,雖然不是那槍林彈雨的戰場,沒有生命危險,但也是一點兒都大意不得的。
自己要不回屋,那女人是不會走的。她雖然嘴上不承認,但心里早已把自己當成她老公了,所以她肯定是要審問自己的。
最后這個碗,夏晨已經洗了八遍了,他不準備洗第九遍。因為借口,他已經找到了。
“板著一張死魚臉,你這是捉到我的奸了嗎?就算捉到了,你也管不著,反正我倆是假夫妻,遲早是要離婚的。”
“捉奸?你難道還有奸情?”
柳小嬋小心臟先是一抽,然后冰雪聰明的她,立馬反應了過來,這家伙是故意要轉移話題,她才不會上他的當。
“知味軒包房那事,是你?”她問。
“不說了我小學同學他爸就是知味軒的程總嗎?我說的同學,是他那大兒子程飛,不是那小女兒。”
“你這條短信,是發給誰的?”
“當然是程飛啊?你跟你家叔叔用這語氣說話啊?皮癢癢想挨揍嗎?”
“你確定沒有騙我?”
“明天你不是要去知味軒跟程叔簽合同嗎?直接問他不就得了。不過這事,不要告訴你爸媽。”
“為什么不告訴他們?難道你就不想改變一下,你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嗎?”
“我們遲早是要離婚的,他們把我當成窩囊廢挺好。再則這事,只是碰了巧,恰好那程總是我同學他爸而已。”
聽到這話,柳小嬋心在滴血。因為她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那就是她被這家伙給嫌棄了。是他要跟她離婚,不是她要跟他離。
“也對!”
柳小嬋走了,她是咬牙切齒,捏著小拳頭走的。就憑她走路帶出來的那股子風,就能感受到她此刻的生氣。
夏晨,沒敢喊她。
在槍林彈雨中都游刃有余的他,面對她,總會不受控制的謹小慎微。
回到房間,柳小嬋狠狠的把抱枕砸到了門上。
王八蛋!夏晨你個王八蛋!沒看到我生氣了嗎?怎么不喊我?怎么不哄我?哄一下我就會原諒你的!
“對不起!”
夏晨拿起手機,打了一大堆話,最終卻只發出了這么三個字。
“沒誠意。”
這三個字,是柳小嬋想要回的,但她在即將點發送的時候,停手了。
憑什么回?我才不回他呢?隔得這么近,就一堵墻,居然發短信道歉,就不知道自己親自過來啊?
主臥里,柳澤海憂心忡忡的看著孫香梅,說:“知味軒的裝修,已經有好幾個大公司盯著了。要不你給馮子豪打個電話,讓他幫下忙。如果能在這周末的家宴之前,拿下知味軒的裝修合同,那是最好不過的。就算拿不下,至少也得有點眉目才行。”
“呵!”孫香梅冷哼了一聲,道:“你還真是有能耐,生意上的事情,居然讓我這個女人出馬。你跟那廢物一樣,沒球本事!”
柳澤海的臉,頓時便苦得比苦瓜還難看。
“咋的?還不滿了是嗎?是不是還說你不得啊?女兒過生日,連個包房都搞不定,還敢跟我擺臭臉子?有本事,自己給馮子豪打電話,把知味軒的項目拿下來啊!你跟那窩囊廢一樣,也是個沒用的男人!”孫香梅對柳澤海無比嫌棄。
自己的女兒,一定不能跟一個廢物過一輩子,她必須得趕緊離婚。要不然,她得步自己的后塵,一輩子都窩窩囊囊,受人欺負。
“老婆說得對,我是沒用,我是個窩囊廢。這個家,全靠老婆大人你,才撐得起來。”柳澤海不敢有脾氣,孫香梅罵他就算罵得再難聽,他都不敢頂那怕一句嘴。
“沒用的男人。”柳澤海的慫樣,讓孫香梅很受用。在又罵了柳澤海一句之后,她拿起手機,撥通了馮子豪的號碼。
寂寞難耐的馮子豪,正在會所跟嫩模纏綿,手機突然一響,他以為是他爸在查崗,因此嚇得一哆嗦,結束了長達五十秒鐘的戰斗。
老巫婆?
一看到來電顯示,馮子豪趕緊喝了口礦泉水,潤了潤嗓子,叫那嫩模不要發聲。然后,他按下了接聽鍵。
在長長地打了個哈欠之后,馮子豪開口了。
“孫姨,這么晚了,還沒休息啊?”
“子豪,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個忙。”
“孫姨你客氣了,有什么事盡管吩咐就是。”
“聽說知味軒要開好幾個分店,要不你跟你程叔說一下,讓他把知味軒新店的裝修拿給我們家做。”
知味軒的裝修?那可是暴利!如果自己能拿得下來,還用得著在你這個老巫婆面前裝孫子嗎?
馮子豪靈機一動,道:“包在我身上,沒問題。”
柳小嬋那女人不容易得手,得慢慢來。不過,自己倒是可以借著這個機會,從老巫婆那里搞點錢。自從自家的生意出了問題,老爸給自己的零花錢,那是越來越少。到會所里玩,都是玩了這次,沒有下次。
“如果有什么需要,跟孫姨說。”
“程叔喜歡喝茶,我朋友那兒有極品大紅袍,成本價,三十萬一斤。酒我家里還有好幾箱茅臺,程叔喜歡喝白酒。我明天去弄點茶葉,提兩瓶茅臺過去,去看望他一下。”
“這事就拜托你了。”
自己都說了三十萬一斤了,這老巫婆怎么不提錢的事啊?馮子豪有些著急,不過他的腦子轉得飛快,很快便有了主意。
“孫姨,要不我把我朋友的電話給你,茶葉你跟他買,買了我替你送給程叔。知味軒裝修那么大一單生意,你們家還是需要拿出一些誠意的。”
馮子豪居然管自己要茶葉錢?孫香梅愣了一下。不過轉念一想,她覺得馮子豪說得也對。自己家給人送禮打通關系,怎么能讓人家出錢?于是,她問:“買茶葉需要多少錢?我直接給你。”
“孫姨你先給五十萬吧!我讓我朋友再給你打個折。”
五十萬,這可不是小數目啊!自己家現在這情況,哪里拿得出這么多?
“行,這錢你先幫孫姨墊著。”孫香梅答應了,不過在事成之前,她不會給錢。
電話那頭,馮子豪一腦門子的黑線。他沒想到,孫香梅這個老巫婆,算得居然如此的精。雖然心里有一萬頭草泥馬在呼嘯,但馮子豪臉上依舊掛著微笑,然后無比慷慨的道:“等娶了小嬋,孫姨你就是我媽了。我們娘倆,說錢不錢的,豈不是太見外?”
“時間不早了,你早些休息。”
孫香梅掛了電話,心里頓時覺得有些小小的不安。自己這樣一毛不拔,會不會給未來的準女婿留下不好的印象啊?畢竟人家子豪送給小嬋的手鏈,都是一百萬歐的。
柳澤海問:“子豪怎么說?”
“還能怎么說?人家說包在我身上,沒問題。子豪可比那個窩囊廢有用多了,要是我們家小嬋,嫁的是子豪,不是那個窩囊廢,該多好!”
“等柳家的財產分割完畢,立馬就讓小嬋跟那窩囊廢離婚!要不是老爺子走之前抽了風,非要把小嬋嫁給夏晨,我是絕對不會同意她嫁給那一無所有的窩囊廢的!”只有在數落夏晨的時候,柳澤海才找得回屬于男人的自信。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