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多情王爺冷情妃 >第139章葉寧上門拜訪

    林平見自家妹妹這樣子,覺得就算葉寧來府里也不會有什么事的,何況就算他拒絕葉寧來府里,自家大哥成親之日,葉寧也必然會來的。所以心下決定,回去便給葉寧回個信,告訴他什么時候來都可以。
    “不過二哥,這寧哥哥可真奇怪,他要來就來,干嘛還要寫信問你。”林悅沒發現,自已隨口便叫出了寧哥哥這三個字。
    “呵呵,我倆常有信件往來,他怕眼下府里正忙著過節及大哥的婚事,不方便來,所以才問一下。”林平解釋道,心里想著,我總不能跟你說, 他怕你不喜歡他來吧。
    “哦,原來是跟你有書信往來啊。我說呢,他要是想來,需要問一聲的,怎么也得是問爹或者娘才對啊,跑來問你這個常不著家的二公子,真是怪了些。”
    “誰不著家了,我這不公務繁忙嘛。再說,大哥最近忙著準備婚事,他的一些公事,也只能是我代他辦了。”林平是有苦難言啊,最近他替自家大哥忙的事,那叫一個多。
    “好啦,我說,我是叫你們來這兒商量給大哥的結婚禮的。”林易在一旁說道,這正事還沒商量好呢。
    “我看啊,還是等見過未來大嫂以后再決定吧。”林悅建議道。誰知道未來大嫂是個什么樣子的人,若是個隨和的,倒也不難辦,就怕是個面善心惡的。
    林平跟林易一聽,也是個理,便也就不著急著想禮物之事,幾人不過又隨便聊了幾句,便各自回去了。
    不過幾日,便是初一,一大早的,安雨煙便忙開了,怎么說也是自家嫡長媳婦第一次上門。沒多久府里的下人就來告訴她,葉家公子來了。在一旁幫忙的林悅一聽,便笑了,“沒想過,這寧哥哥竟然選了個跟咱們大嫂一樣的日子來拜訪。”
    安雨煙皺著眉頭看向林悅,最近這女兒跟王爺相處得很好,倒叫她忘了還有葉寧這人了,“怎么,你們還有往來?”
    “娘,女兒現如今就拿他當哥哥看,您啊,別想太多。而且我們沒怎么往來了,我連他這次出門都不知道,是二哥那日說起他出門回來了,想來拜訪,所以我才知道這事的。您往日里那么疼他,現如今您還是當他是父親的徒弟,你疼愛的晚輩就成了。”
    安雨煙見女兒這樣說,又想起最近女兒跟逍遙王相處得甚好。也就相信林悅真的將葉寧當哥哥看了。便讓下人帶葉寧進來。
    葉寧進來,就瞧見了自個日思夜想的林悅,只不過他也就多看了一眼,便向安雨煙問好道,“久不來向師母請安。還請師母莫要怪罪。”
    “好孩子,聽說你出了趟門。怎么瘦成這個樣子了,可是外面的伙食吃不習慣。”安雨煙一看到葉寧了黑了,心疼極了,“今日來了,便留下來用飯,一會兒啊,你欣大哥未過門的妻子也要來。你倒可見見,也算是你的大嫂啊。”
    “好。”葉寧回道,“師母,阿平可在?”
    林悅在一旁笑道,“寧哥哥你要找我二哥啊,他還沒起床呢。今個未來大嫂要來,娘讓他們都告了假,他昨晚一想到今日可以休息,便高興得多喝了幾杯,現還睡得像豬呢。”
    葉寧聽到寧哥哥三個字,忍著心里的高興,不愿再多留在有林悅的地方,他需要時間來慢慢平息自己心里的激動,便忙著道,“既然如此,那我去后院找他。”
    說完,像逃一樣的走了。
    林悅沒去注意,安雨煙倒是看出來了,眼下女兒是沒什么了,只是這葉寧,只怕心里還記掛著自家女兒。不過她心里還是相信,這葉寧已經定了親,不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來了,不然也不會走得這般急。
    葉寧離了林悅,一邊往后院走一邊努力地平息自己那一直跳個不停的心,許久不見,她變得更加漂亮了。這些日子,自已無時無刻不在想她。就連回來,也是急著要見她。奈何自己母親非要自己先去見那吳香靈,所以耽擱了幾日才來這林府拜訪。聽阿平說,她近來跟逍遙王相處得不錯,看來是真的了。瞧她見了自己的樣子,很明顯是將自己當哥哥看了。一想到這,他的心里又是一種酸楚,罷了,如今各自婚事已定,自己該收起這份情意了。
    到了清平閣,林平正如林悅所說的,還睡著。葉寧無奈,只好坐在那喝茶,等著林平起床了。
    子意給葉寧上完茶,便去叫自家公子起床了。雖說這葉公子向來出入這清平閣是自由的,但是也不好讓他坐著,而公子還在睡覺吧。
    好一會兒,才見林平一副睡不醒的樣子,慢慢走來。
    “呦,你可真會選日子啊,選了今天這么一個日子來。”林平沒想到,讓葉寧隨時都能來,他卻偏偏就選了這么個日子。跟那鄭家小姐撞上了,“一會我娘她們要是忙著招呼那鄭家小姐,你別介意才是啊。到底你是府里的熟人,不比她。”
    林平擔心一會兒家里人冷落了葉寧,便先說道。
    “不會的。”
    “也是啊,算起來你也不算外人,這些年來沒少在我家白吃白喝的。”林平故意說道,“見過我爹他們了嗎?”
    “剛從前院來,就見著師母跟悅兒。”
    “看來我爹還在院子里練功,走吧,我陪你去見見他,怎么說都得先見過他才是啊。”林平說完,拉著葉寧就往夫安院去了。
    正如林平所說的一樣,林如風正在院子里練功,見著葉寧來了,便停了下來。
    “師傅!”葉寧行禮叫道。
    “嗯,前些時候聽你父親說你出門了,怎么出門在外也不好好照顧一下自己,都了。”林如風素來疼愛這葉寧,一眼就瞧見他了,“可見過你師母了。”
    “見過了,師母說今日是欣大哥的妻子要來,讓我留下來用飯來著。”
    林如風一聽見過自己妻子了,便不再擔心了,他本來還擔心自家妻子會因為悅兒而不歡迎葉寧再來府上的,如今聽說還留下來吃飯,便知自家妻子心里到底疼這葉寧的。
    “坐吧。”林如風示意自家兒子跟葉寧坐下。“聽聞你的婚事也定下來了?”
    “是的,是鎮國公府的千金。”
    “是皇后還是太子替你牽的紅線?”林如風不喜歡參與這些皇子間的皇位之爭,所以他從來都是中立的,只是這葉府不同,文人家的,閑著沒事就喜歡想太多,看來是選擇了跟著太子,畢竟這鎮國公府是太子的親娘舅。
    葉寧自然知道,林府是中立,而自家父親是選擇跟隨太子。
    “總歸不是太子爺就是皇后替我牽的線。”葉寧苦笑道。
    林如風也不多問,而是接著說道,“你成親,我這做師傅的也沒什么好東西可以給你的,不過在你跟著我那年起,我便也替你準備了一份,跟著你欣大哥他們幾個一樣。”
    說白了,就是這林如風從收他為徒的那天起,就將他當自個的兒子般看待了。
    “徒兒謝過師傅。”葉寧也不拒絕,畢竟從小跟著林如風,知道他向來喜歡干脆利落。
    “嗯,你婚期可定下來?”
    “這幾日應該就會定下來了。到時再來與師傅說。”
    “嗯,晚點我讓人將禮物給你送過去。”
    “勞師傅費心了。”
    “行啦,別說這些虛的。我瞧你出這趟門,身子倒不如從前了,在外可有每日勤加練功的?”林如風瞧著這葉寧,不只瘦了,身子骨好像也不如從前了。
    葉寧心下苦笑,這在外頭,本想增長見識的,哪里知道,去到哪里,都想著要是能跟悅兒一起來就好了,越是見不著,越是日思夜想的,以致于都瘦了。還有一次思念過甚,淋冷水叫自己清醒,以至于病了的。
    “自然是有練的,師傅教的,徒兒不敢忘。”葉寧回道,這林如風從他跟著的第一天起,就要他每天都要起來練功的,這些年來,他都養成習慣了。也虧得自己有多加練功,是以身子才不致于太差,不然這次出門,估計沒那么容易就養好病。“只不過成日里除了看風景便是趕路的,所以才瘦了。”
    林如風聽說,點了點頭,“沒把功夫落下就行。走吧,等為師換身衣裳,咱們一起到前院去,怎么說你也是咱府上的人,一起去等客人才是。”
    葉寧聽到這一句話,心里暖暖的,就算發生了許多不如意的事,這林府上下,還是將自己看作自家人。他本以為今日見著師母,她會不愿意見自己的,然而她不但沒有不愿意,還在見著自己時,看出自己瘦了,關心自己來著。他本以為見著師傅,他會因為自己選擇了太子而疏離,然而他也沒有,他本以為他許久沒來林府,林府的下人會只將他當客人,然而也沒有,他在府里自由走動,府里的人還是像以前一樣,尊稱他為公子,卻不管他去哪里,好像他本就是這府里的人,可以隨便走動的。就連悅兒,也還像以前一般喊他寧哥哥。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