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國民校草是竹馬 >第76章
    陸菲菲放下筷子,“媽咪,我決定了,我去帝國高中上學。”
    顏如玉微微蹙眉,“之前不是說什么都不想去嗎?”
    “我改變主意了。”
    “給我個理由。”
    “理由……”陸菲菲調皮的看著兩位大家長,悠哉哉的喝了口湯,狡黠的說,“秘密。”
    陸上邪:“……”
    顏如玉:“……”
    青春期的女孩心思真的太難猜了,之前要死要活的怎么都不肯上學,現在居然主動要去。。
    兩個大人只當這事青春期小女孩的奇怪心思。
    陸菲菲回臥室后,顏如玉問家里的阿姨,“菲菲這兩天都在做什么?”
    “多是在家,不過今天出去,出去的時候看著心情低落,回來居然是哼著歌回來的。”
    顏如玉揉了揉鼻梁,那丫頭從小就古靈精怪,這一次又不知道有什么主意了。。
    。。。。。。。。。。。
    翌日。
    陸菲菲穿著嶄新的校服,顏如玉把他送到校門口,有班主任等候在那里。。
    老師站在陸菲菲旁側,面對著下面的同學,“這是新來的插班生,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新同學。。”
    短暫的掌聲在教室里響起。
    陸菲菲很客氣的朝大伙笑,正想開口自我介紹塑造一個乖乖女的形象,忽然感覺側方有一道凌厲的視線。
    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了她一大跳。
    天了嚕,他居然看到了那天嘲諷她,還想打人的沒品男!今天陽光充足,那張帥得獨一無二的臉他是不會認錯的。
    對方好像剛才睡醒,頭發有些凌亂,眼神焦躁,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不好惹的氣勢,如同一只蟄伏的獅子一樣眸光冰冷地看著臺上的陸菲菲。
    蘇歐斐也沒有想到,跑掉的兔子就自投羅網,還是同學么,真有意思。。
    從那個少年身上傳出的冰冷感持續蔓延,陸菲菲冷得牙齒打顫。
    房間里面,書包在床上,各種本子文具散落得到處都是,某人垂頭喪氣的坐在房中特意架起來的秋千座椅上。
    這些都事帝國高中的課本,陸上邪效率一向很高,連課本都準備好了,只差丫頭點頭。
    顏如玉彎腰撿起來,“寶貝怎么了?不是和小翎去看學校了么,這么早回來。”
    陸菲菲喪氣地坐在椅子上,“我不去那里讀書,也不要這些書。”
    “真的那么抵觸?是不是今天發生了什么事?”
    “沒有”
    陸菲菲跟蘇歐斐起沖突的時候,馮翎去超市里買水了,陸菲菲長大之后,顏如玉也不能什么事全部都問清楚,所以不知道寶貝女兒為什么生氣。
    “我就是不要去哪個學校。”
    那個學校的男生太毒舌了,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她才不要去呢。
    更何況,那些男生都不是紳士,就知道站在那里笑,任憑一個男生欺負一個女孩子
    物以類聚這句話肯定沒有錯的,那群打籃球的都不是什么好人,第一印象不好的,以后估計也不會好,與其轉校,不如現在就不去。
    顏如玉看著陸菲菲一副死活說不動的樣子有些頭疼,不管她怎么勸,小丫頭就是不去一中。
    陸菲菲窩在家里,陸上邪和顏如玉用了渾身解數還是不能讓丫頭松口,兩個人在工作上都是雷厲風行的性子,偏偏對家里的小公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    晚上。
    飯桌上,顏如玉跟陸上邪交換了個眼神,“菲菲,你葉長大了,爸媽尊重你的意見,既然不想去,那我們就換一所學校,現在已經開學好幾天,你得趕緊上學,才能融入班級里,其他學校雖然比不帝國高中,但也不至于就很差,女兒的選擇比較重要。”
    她怎么這么倒霉,居然和這天煞孤星一個班,現在換有沒有可能?
    班主任還在等著陸菲菲的自我介紹,看人表情精彩,忍不住提醒道,“不用緊張,隨便說兩句就好。。”
    陸菲菲苦兮兮的看著班主任,“老師,如果我說想娶別的班,您hi幫忙么?”
    她不想跟那個男生一個教室啊!
    “胡鬧,這里不是幼兒園,不能耍小性子。”班主任看了下手表,時間不等人,催促道:,“不自我介紹就下去等著上課吧,今天我們的進度有些趕。”
    “哦。”
    陸菲菲扭過頭,嘆了口氣,她真的不是胡鬧啊,是真的想換班。
    班主任真的是不懂女孩子的心。
    陸菲菲看向全班,彎腰鞠躬后客客氣氣的開口
    “同學們好,我叫陸菲菲,性別女,愛好男,我成績不好,不是學霸,目前從學渣正努力朝著班級成績中游靠近,大家不用有壓力,我很好相處的。。”
    班主任壓低聲音:“自我介紹說個名字就好,不是讓你說交友宣言的。”
    陸菲菲美眸里閃過茫然,“啊?自我介紹不是要介紹自己么?”
    電視上最近很火的相親節目,每一個男生女生上臺都是這么說的啊?
    班主任無語了,擺了擺手,“你看看班里還有那些空位先坐著,要是看不清黑板下次調整換一換。。”
    帝國高中是國內一等一的高中,要靠考近來分數高得離譜,是因為陸上邪后臺太硬,生生把寶貝女兒帶進來的,否則學校很少收插班生。
    恰好這一班有個學生退學要去國外,所以就有一張空位。
    那張空位……
    陸菲菲頭皮發麻,“老師,我要坐那個空位嗎?”
    比得知和大魔王一個班更加恐怖的消息,就是和大魔王成為同桌,因為全班空位只有一個,就是在他的身邊。。
    班主任朝陸菲菲笑了笑,在他看似溫和無害的笑容里,陸菲菲聽到了三個字。
    “快!去!吧以!”
    陸菲菲只好慫拉著肩膀,一副了無生趣的模樣抱著書包,無比怨念地走到最后一排。
    她的座位在蘇歐斐的里側,如果想要跨進去,蘇歐斐就得先讓位。。
    蘇歐斐懶洋洋的靠著墻壁坐著,就是不挪動。。
    他邪邪的坐著,修長的雙腿就是穿校服褲都掩蓋不了氣質,剛才不吵醒的不耐情緒已經變成對外界漠不關心的氣質,渾身散發著‘不要來招惹’我的氣息。
    被無視的陸菲菲要拼命忍耐才不會揮拳揍過去。
    事實上,陸菲菲咧開小嘴,笑得非常要你親,“同學,你好,多多關照,先讓個路我進去。?”
    蘇歐斐沒有回應。
    陸菲菲耐著性子又叫了一聲,“同學,能不能挪一下椅子,要上課了,我得坐下。”
    蘇歐斐還是沒有回應。
    陸菲菲咬了咬牙,雙手重重地拍在蘇歐斐的書桌,“同學,你能聽得見我說話嗎?”
    蘇歐斐好似終于大發慈悲的賞了個眼神,“我沒聾,別喊那么大聲,淑女點?”
    “我淑女,你不聽啊?”
    “我不聽假淑女人的話。。”
    這人毒舌起來真是要人命,別以為她聽不出來這是在罵人。
    陸菲菲兇巴巴地踢了一腳蘇歐斐的凳子,后者眼神一暗,警告的看著陸菲菲。
    看著強撐氣勢,結果眼神畏懼,那么矮還想裝大佬的某人,蘇歐斐嘲諷的笑,“既然這么不待見我,那就請另謀高就,去別的地方坐”
    陸菲菲:“……”
    全班就這一個空位,這不是在說廢話么。
    陸菲菲很狂躁,很想把面前這壞壞的人揍成小花貓。。
    “陸菲菲,你已經耽誤了全班同學的學習進度。”
    陸菲菲正用眼神和蘇歐斐拉鋸,突如其來的呵斥聲在耳朵邊炸起,她回頭看著一臉不悅的班主任。。
    那張臉沉得好像是有人欠了她百八十萬沒有還。。
    陸菲菲呵呵一笑,連忙認錯,“老師不好意思,我立刻就坐好,您開始上課吧。”
    她用眼神示意蘇歐斐快讓開,又去推他的肩膀,后者像石頭一樣紋絲不動,全班人的視線都落在她身上,特別是從講臺上傳來的視線。
    陸菲菲察覺到班主任的視線更加凌厲,對付估摸把他當成走后門,結果還調皮不服管教的那一類學生
    陸菲菲報了仇,笑意吟吟的忽略掉那個可怕的眼神,看向同學。
    “請問,有沒有哪位熱心腸的同學愿意和我換座位,感激不盡、”
    清脆悅耳的嗓音在教室里響起,全班學生下意識扭過來看著他們兩個。
    陸菲菲笑得十分的溫柔“這個位置很好哦,風景獨特,而且同桌也很不錯。”
    同學們表現得很冷淡,對那可愛的笑容視若無睹,然后又看了蘇歐斐一眼,最后齊同步地收回眼神,動作十分一致。
    額……
    陸菲菲肩膀慢慢的慫下去,神色復雜的看著蘇歐斐,“同學,你人際關系真差,這張帥氣的臉都拯救不了的那種。”
    蘇歐斐嗤了一聲,坐得慵懶十足,雙臂交叉抱在前胸,劍眉微挑,狹長的眼眸閃過一絲戲虐,“你可以再了解了解,他們是不想,還是不敢。”
    陸菲菲強扛著對方給的氣壓:“給你點顏色就開染坊,給點陽光你就燦爛,反正我不怕你,難不成你害能在眾目睽睽之下打我不成。。
    這人這么毒舌,一看就是人緣超級不好,光是帥有什么用。
    這時,本來看向他們的學生忽然都扭頭正視前方,蘇歐斐看了一眼門口方向。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