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皓凡禮貌的點了點,隨后醫生為了保險起見,給司徒皓凡開了一些藥片和點滴,就離開了。
  “司徒你剛才說的不是真的吧,你不要害怕,你有傷就在這里治療,藥費我們公司會報銷的,再說我也會在這里照顧你的,你不用擔心其他事情。”波迪.萊斯以為司徒皓凡有什么顧及。
  “呵呵!我說得都是真的,大概我小時候比較調皮,所以父母親就用比較嚴厲的教育方式。我真的沒什么事情,剛才大概和他們打久了,氣血不順暢就昏過去了。對了這些小混混呢,被抓了嗎?”司徒皓凡微笑著說道。
  “你真的沒事就好了,嚇死我了!這些人跑了,不過甩下一些錢呢。這里的警察也太差勁了,居然連來都不來一下。”波迪.萊斯埋怨道。
  “算了事情過去就算了,看來我們這次的行動算是正式的泡湯了,你去外面看看別的同事他們怎么樣了?如果都沒事的話,我看我們還是回法蘭克福吧。呆在這里也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啊,我估計這些個小混混肯定會來醫院搗亂的,我怕再禍及醫院就不太妙了。”司徒皓凡說道。
  波迪.萊斯顯然對他的分析很贊同,于是連忙跑出去和其他同事聯系一下,如果都沒什么事情的話,盡快離開這個地方。
  過了一會兒,波迪.萊斯回來了,基本上和司徒皓凡說的差不多,同事們都沒什么大礙。于是眾人辦理了手續離開了醫院,回到大教堂取回了車子之后,返回了法蘭克福天色已經暗下來了。
  于大家身上多多少少都有傷勢,所以各自道別了都回家了。司徒皓凡也準備自己回宿舍,可是波迪.萊斯死活都不讓他一個人回去。于是司徒皓凡只好帶她回到了宿舍。
  當卡塔琳奶媽一見到司徒皓凡這個樣子,有點嚇了一跳,因為憑司徒皓凡的能力,好象還沒人能傷得了他。不過經過波迪.萊斯的添油加醋般的描述之后,就明白了大半,她也裝著樣子給司徒皓凡換上了新的繃帶和藥膏。
  波迪.萊斯見到卡塔琳奶媽熟練的手法,心里也就放下一大半了。然后象個小媳婦似的交代了一些話,也回家了。
  司徒皓凡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真是一群麻煩的家伙,奶媽您說我的表演還算到位吧。呵呵!”
  “呵呵,是啊還算能唬住這姑娘,不過少爺你當時的處理也只有這個辦法。要是你也大打出手的話,不光會嚇死這些人,而且自己也無法在法蘭克福正常的呆下去了。”卡塔琳奶媽點了點頭。
  “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其實我也討厭這種集會,一不小心就會暴露身份,誰知道游玩的人當中,有多少魔物混在其中,有多少獵魔人混在其中啊。我總不能每次都用神識去探察一番吧。”
  “是啊,也夠難為你的了,我想經過了這件事情之后,你在公司的地位又將會提高了。唉!不想出名都難了。剛才波迪.萊斯小姐交代了,讓你明天不要去上班了,后天她來接你。”
  “切!這丫頭總是自作主張,要不是她搞這次集會,就不會生出這些事端了,有時候我真的想和她說明一切。”司徒皓凡皺了皺眉頭。
  “少爺話也不能這樣說,其實波迪.萊斯小姐心很好,對你的感情就連我都能體會得到。只不過她還沒覺察到其中的原因罷了,我想以后她會知道的。”卡塔琳奶媽小心翼翼的說道。
  “唉,我何嘗不知道呢!這些事情有時候讓我很煩,奶媽你說這就是所謂的戀愛感覺嗎?”
  “只能說一半是,一半不是。奶媽我也說不清楚,少爺你自己以后慢慢會體會的。好了,我想你也累了一天,早點休息吧。明天是不是真的不去上班了?”
  “恩!明天休息,我想明天去調查點事情。唉!怎么老是有那么多事情呢。”
  “對了,少爺你晚飯吃過了沒?你看我這記性連這個都忘記了。”
  “不吃了,沒胃口。奶媽你也早點去休息吧!”
  當司徒皓凡回到房間里,去掉繃帶,舒舒服服的洗了一個澡之后,又撥通了芭拉的電話。
  第二天,司徒皓凡踏踏實實的睡了一個好覺,吃過中飯正準備出去,波迪.萊斯的電話過來了,司徒皓凡一一的回答了她說的每句話之后,波迪.萊斯才滿意的掛掉了。
  卡塔琳奶媽看在眼里,笑在臉上:“呵呵,少爺你看看這就是昨天晚上你所說的戀愛的感覺。”
  司徒皓凡無奈的搖了搖頭,離開了宿舍。
  在路上,司徒皓凡特地的買了一份新的《法蘭克福日報》看了看有什么新聞,特別是他關注的那個鬼眼之火標記。
  果然讓他猜到了,好象昨天晚上比以往的又多了好幾起,而且被害人的身份好象不同一般了。最讓警方難堪的是,這些人都死在風月場所,房間里到處都是所留下的痕跡。
  看著這些個新聞,司徒皓凡的心里開始琢磨了,這個鬼眼之火到底想干什么?
  “她不可能做毫無目的的事情,當年被神所殺的教訓對她來說夠深刻的了。這次出來的目的應該和她的背后那個大魔王有關,看來法蘭克福又要迎來一場血雨腥風了。”司徒皓凡心里忖道。
  司徒皓凡把車停到前天被害的一個死者附近,由于警方對事件還沒有明確的結論,所以黃色的警戒線還沒有撤消掉。
  這一地區不算是鬧市區,屬于流鶯比較活躍的地帶。雖然白天這里看上去比較冷清,但到了晚上就會有明明暗暗的出現了,D國是一個有著能合法進行這些職業的規定,不過要辦理營業執照。所以這也就成為了,許多年輕女子的生活來源,導致這些地區人口混亂而復雜。
  報紙上說死者屬于普通的白領階層,平時雖然是獨身,但生活方面卻是比較檢點的。住在這地區主要是看中了這里的房租比較便宜,還有就是相對人流比較少,也比較安靜的原因。
  自從死者死在了這里,警方就開始對這一地區的流鶯進行大規模的排查和清理,導致這里白天幾乎看不到任何人了。
  今天的天氣很不錯,雖然風有點冷,但是陽光還算比較暖和。司徒皓凡似乎對陽光有著特別的愛好,有陽光的日子就有好心情。
  他仔細的觀察了死者房子的周圍,先看看是否有比較隱蔽的方法進入這房子。不過看來這死者真的算是比較規矩的白領,在他所租的房間外,并沒有其他所謂的后門或者輕易能進入的通道。只有那扇已經被封條所貼的門能進入這房間內。
  “該死的,看來只有撬門強行進入了。這家伙可真的算得上是正人君子了,在這樣的地區還能保持著自律的生活,不容易啊!”司徒皓凡有點為死者惋惜。
  看看周圍并沒有人在,司徒皓凡飛快的運用異能打開了門鎖,閃了進去。一切都仿佛沒有發生過似的,只有那被破損的封條能看出有人進去過。
  一進到房間里,司徒皓凡立刻被一股的氣味所吸引,雖然他并不很懂也不愛好這方面的事情,但要產生這樣濃厚氣味的話,除了在試驗室里通過化合反應產生之外,另外就是需要大量的男人在房間里做同樣的一件事情。
  追尋著氣味的源頭,司徒皓凡盡量小心的著一切有用的線索。一層的客廳以及廚房內的東西都整理得井井有條,很能證明主人是一個生活很有規律的,很講究規矩的人。房間里聞不到一絲的煙味,說明主人不抽煙,雖然有煙灰缸但是上面很干凈。
  二層的其中一間臥室里的味道最為濃重了,在警方畫的尸體輪廓線中可以看出,死者上半身躺在地上,而下半身懸在床上,呈倒掛姿態。
  除了這個之外,臥室里比較凌亂,而且最奇怪的是,司徒皓凡居然聞到了有女人的香味。他雖然對香味沒有什么深的研究,但這味道一聞到之后,身體立刻就有一股強烈的沖動。
  象這樣一個自律性很強的人,即便有女人也并不奇怪,司徒皓凡在死者的臥室里轉了一圈之后,沒有什么異常的發現。隨后他又進了其他幾個小房間查看了一下,也一無所獲。
  不過他并沒有氣餒,似乎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內。在確定房間里只有他一個人之后,他開始運用起防御結界。然后發出一道特殊的鎖能芒,只看見一道淡藍色的光芒飛快的在房間內飛行,猶如在尋找著什么東西一樣。
  這個鎖能芒和以前打斗時用的不太一樣,這是用來查探魔物或者其他獵魔人,所留下的異能或者特殊能量。以便能知道探察地區是否有魔物或者獵魔人出現過,是什么樣類型的,是否強大等。
  這種鎖能芒在獵魔人中使用得比較普遍,只是每個人的能力不一樣,所能探察出來的范圍和精確度不同而已。
  果然隨著鎖能芒的一系列探察下來,在房間里有了結果的顯現,所有魔物動過的物品都有淡藍色的反應。
  從一層開始,可以明顯得看到一雙女式高跟鞋在客廳轉了幾步,然后直接上了死者二層臥室里。在臥室里的床上只有一個嬌小人影,還有好幾個手印等,但是在死者倒地的地方并沒有發現任何反應。
  司徒皓凡也有點奇怪了,如果說死者與這個鬼眼之火發生了關系,那么在床上肯定不止一個人影。但沒有發生關系的話,這滿屋的又是如何而來的,難道是死者自己解決問題?他一個人能解決出這么多的東西,那是不可能滴,估計就算幾十年的都散發出來,也不可能那么濃重啊。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報紙上報道死者在死之前并沒有現象。
  司徒皓凡心里雖然有點數,知道這鬼眼之火是不同尋常魔物,但具體的殺人方式他還是并不知道。這次來這里,是為了看看這死者是否有值得他注意的地方,也就是說鬼眼之火除了殺人之外,對這死者身外之物有沒有動過的痕跡。這才是司徒皓凡的最主要目的。
  那么從目前看來,真的是一無所獲了,除了留下一連串腳印和一個人影之外,其他有價值的沒有任何留下。
  “事情變得有趣起來了,看來這鬼眼之火并不容易對付啊!不知道經過今天的事件之后,獵魔網上是否會出現懸賞帖呢?”司徒皓凡露出微微一笑。
  就在這時他的防御結界出現了波動,司徒皓凡從窗戶往下看,只見一個老頭在和兩個警察對話,而且不斷的用手指著死者的這房子。旁邊停靠著一輛警車,上面正閃爍著警燈呢。
  “唉這個多事的老頭,以為我是小偷呢!”
  這時兩個警察已經走到死者的房門前,看到封條以破,連忙從腰際中掏出手槍,兩人相互遞了個眼色,輕輕的打開虛掩的門進來了。
  房間里死一般的寂靜,并沒有任何有小偷闖入的痕跡,兩個警察小心的來到二層,從額頭上的汗珠,能體會到兩個警察的緊張程度。
  當他們搜遍了整個房間之后,并沒有任何有小偷來過的痕跡,這才松了一口氣。
  “杰斯,我看是不是老頭花眼了,這里一切都是好好的并沒有人來過啊!”
  “我想也是,估計是老頭看花眼了吧,不過這房子的封條破了,門也虛掩著。估計是小偷真的來過,看到屋里并沒有值得偷的東西,加上有死過人,也就走了。只是老頭并沒有看到人離開而已。”這個叫杰斯的點了點頭。
  “好了好了,那我們走吧!我總覺得這里怪怪的,聞到這氣味總覺得惡心。這家伙也真是的,死了都不讓人安生。”
  兩個人罵罵咧咧的離開了房間,并對那位老頭安慰了幾句之后,開車走了!
  那老頭似乎還確定有人在房間里,定定的望著這邊,沒有一絲要離開的樣子。
  司徒皓凡確定警察離開之后,才從一個幾乎平常人無法鉆進去的小柜子里鉆了出來。看了看房間里的確沒有自己想要尋找的東西之后,也離開了這房子。
  不過當他開門的一剎那,倒是嚇著了那位報警的老人。瞪大了眼睛望著司徒皓凡,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不要害怕,我不是小偷,死者是我的一位朋友。我剛聽到死訊所以趕過來看看,可惜啊!”司徒皓凡撒了一個美麗的謊言。
  這老頭看到司徒皓凡衣冠楚楚,而且手上并沒有任何東西從房間里來,也就相信了他的話。
  “唉!卜可是一個好人啊,我住在這里幾十年了,他是一位唯一從來沒有把女人帶進過房間的人。平時熱于幫助人,對鄰里關系十分的融洽。我就想不通怎么可能會死于那種情況下呢?”這老頭惋惜道。
  “哦,那看來這位老先生對他很了解哦?那么請問一下在出事的那天晚上,您是否看到卜的房間里有其他女人?”司徒皓凡興趣的問道。
  “了解算不上,只是我們比較談得來,我是個老頭,很多事情行動不方便,都是卜先生平時幫我解決的。至于那天晚上是否有女人在他房間里,那我不太清楚,因為那天晚上卜好象很早就睡覺了。而且他的臥室燈就開了一次,過了一會兒就關掉了。”老先生回憶道。
  “十分感謝您了,老先生,我想卜有你怎么一位朋友他在天堂里會很高興的。好了我還要去殯儀館去看他最后一眼,我就此告別了。”
  老頭感謝的和司徒皓凡道別后,轉身回自己的家里去。司徒皓凡對老頭的話并沒有任何的感興趣,因為里面沒有他所想要的材料。
  在回宿舍的路上,司徒皓凡一直在想是否有必要去剛剛兩個被殺的人那里一趟,后來想想這兩個人的身份不一般,估計現場肯定被封鎖了起來。也不是隨便想進就能進去的,算了等幾天風聲松了之后再去。
  時間過得很快,圣誕節到了,整個城市陷入了節日的氣氛中,特別是狂歡夜的一天。大街小巷都彌漫著即將被和瘋狂吞沒的氣息中,所有的人都開始為這屬于自己的節日而狂熱起來。
  公司里凡是有空余的地方都被貼上了圣誕老人以及圣誕標語,一棵巨大的圣誕樹上掛滿了各種精美的小禮物。而且更有意思的是,有很多寫著自己名字的小紙條上面掛著一個小小的彩色玻璃瓶,說是希望能祈禱到自己的愿望。
  于看到公司里最近業績不錯,還有大家的趕勁十足,所以頭頭決定圣誕節下午就放假了,這一決定幾乎讓大家把整個公司的頂給掀翻了。
  司徒皓凡也不由的被這氣氛所感染,很多年了都沒有象今年一樣好好過這圣誕節中最的狂歡夜了。
  前幾天鬼眼之火的行動好象停止了,所以司徒皓凡的心也靜了下來。加上經過美因茨大教堂事件,他在公司的人氣到了頂點,特別是美女們一個個都很溫柔的對待他,讓他享盡了之福。波迪.萊斯小姐也沒以前那么在意女孩子對司徒皓凡的態度了,或許在她看來,司徒皓凡早就成了她的男朋友,全公司上上下下都已經知道,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
  終于大家期待以久的夜晚來臨了,一個個聚集在預定好的餐廳吃過晚餐之后,就首先向著羅馬廣場出發。這可是法蘭克福狂歡節里最熱鬧的地點。
  羅馬廣場法蘭克福現代化市容中,仍保留著中古街道面貌的唯一廣場;羅馬廣場旁有個羅馬廳,實際上就是舊的市政廳,其階梯狀的人字形屋頂,別具特色。里面的皇帝殿是許多羅馬皇帝進行加冕的地方。羅馬廣場西側的三個山形墻的建筑物,可以說是法蘭克福的象征。雖然遭遇數百年戰火的摧殘,但整修后仍保存完好。羅馬廣場的東側則有有一排古色古香的半木造市民住宅。另有帝國大教堂,羅馬廳,還有圣尼古拉舊教堂等。帝國大教堂建于1239年,有著哥特式的華美外表。它不僅是法蘭克福的精神中心,還曾是德國國王的加冕之地。在1562年——1797年間,共有10位皇帝在此舉行了加冕典禮。
  等他們步行到羅馬廣場的時候,這里已經成了人的海洋,人們的情緒激昂,各種各樣的裝扮,顯示著個性和張揚。
  這里沒有羞澀,沒有規矩,沒有拘謹。就連在兩邊警戒的警察都時不時的扭動著身軀,隨著瘋狂的音樂而狂歡著。
  司徒皓凡他們被涌動的人群所淹沒,在認識和不認識的人群中,在金碧輝煌的燈火中,也開始放肆著自己的。
  波迪.萊斯的打扮更是性感得不得了,優美的舞姿和火辣的身材惹得旁邊的男人們,不停的圍在她的周圍挑逗著。
  司徒皓凡對跳舞可是一竅不通,只能跟隨著節奏而動,看著周圍那些人們司徒皓凡有點后悔自己也來湊這個熱鬧。
  波迪.萊斯放肆的看著身邊的司徒皓凡,不停的用誘惑的身材勾引著他,企圖也想釋放他身體里最原始的和活力。
  隨著加入的人越來越多,在廣場中間臨時搭建的舞臺也開始了表演,在一群熱力四射的美少女的領舞下,華麗的燈光照亮了半個夜空。人們進入了第一個小,放開了喉嚨瘋狂的喊叫著。
  這時候已經完全的忘記了寒冷,只有火熱的身軀在跳動著。臺上明星和臺下觀眾連成一片,這里成了歡樂的海洋,
  時間過得很快,在接近凌晨的時候,絢麗的煙火盛會開始了,經過設計者們的精心處理和制作,法蘭克福的夜空不停的綻放著各種色彩,各種形狀的煙花。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對新的一年最真摯的祈禱和祝福。
  司徒皓凡他們都已經被擠散了,只有波迪.萊斯還能在他的視線范圍之內,當鐘聲敲響,整個羅馬廣場都沸騰了,人們相互擁抱,相互祝福,相互用最真誠的話語來表達自己的問候。
  鼎沸過后,人群才開始陸續散去,這并不代表狂歡就結束了,很多人開始奔向早已選好的目標:各個夜總會,酒吧,以及其他娛樂場所。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