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最強丹帝 >第108章憋屈的金蟲牧


咔!!忽然巨大的長劍出現了細微的裂痕,金蟲牧一慌,“不好,要撐不住了。”

喝!!再次的提升了幾分靈力,這一次幾乎把身體的靈力抽空,銀牙緊咬著抵擋著。

心中不斷的罵著!“變·態,這小子當真只有玄尊境中期實力嗎?”

終于長劍還是堅持不住了,咔!咔!忽然破碎,那金龍直接撞在了金蟲牧身軀上。

“轟!!”

“噗!!”

巨響回蕩,見他一道鮮血噴出,金蟲牧如斷線風箏般飛了出去。

在金蟲牧飛出去同事,葉延也虛弱的跪倒在地,隨即服下兩枚氣元丹,不斷喘氣,臉上蒼白。

而另外一邊的金蟲牧也是如此,蒼白的臉上透著不可思議,難以置信的神色,竟然會被一個玄尊境中期的修士,逼到如此地步,此時身上衣袍破碎不堪,露出了那穿在身上的防御護甲。

“老不死的,還真是命大。”

咳咳咳!!金蟲牧托著虛弱身體站了起來,看了看身上的護甲,心嘆若非這身上的防御護甲,早已命喪黃泉,隨即也服下丹藥,現在兩人都幾乎靈力耗盡。

葉延將手中長劍插·入地下,撐起整個身子,而這時葉延身邊不遠處,爬起來兩人,正是那兩名玄尊境后期的修士。

見狀金蟲牧大喜,立即起身喊道,“抓住他。”

下一刻兩名修士瞬間就將葉延抓住,水靈兒驚慌的喊道,玄燁,立即就要沖上來。

葉延見狀大吼道,不要過來,這個時候這姑奶奶千萬別來啊,不然····。

水靈兒不解的看著葉延,她只是想幫忙而已,難道自己做錯了什么嗎?接著又停下了那邁出的腳步。

很快葉延被押在了金蟲牧面前,看著面前的葉延,金蟲牧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你不是很狂妄嗎,很囂張嗎,你確實很有手段,是我這些年遇到過最厲害對手,我承認你很有天賦,可惜你遇上了我。”

“是嘛!過獎,金宗主還真是抬舉我。”

“快交出你的全部功法,我可以考慮讓你死的痛苦一些,你已經沒有反抗的能力了,別掙扎了。”

“呵呵!”葉延搖了搖頭,發出了一陣笑聲。

“你笑什么,死到臨頭了還在笑,”金蟲牧不明所以,一臉憤怒的問道。

“我笑你蠢,就跟你的蠢蛋兒子一樣,兩個白癡。”

“混蛋,給我看了他的雙手,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時候。”金蟲牧對著兩名修士吩咐道。

此時葉延嘴角浮現了一道難以察覺的笑容。

二人紛紛寄出長劍,兩把長劍高高舉起,眼看就要落下之時,忽然劍鋒轉向,直向金蟲牧刺去。

金蟲牧疏于防備,直到長劍灌入身體,才回過神來,難以置信的看著二人,眼中是不解,悲憤,惱怒。

金蟲牧兩掌拍出,擊退二人,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兩人,嘴里念叨著,“為什么,為什么。”

那兩人紛紛退到葉延身邊,恭敬的站在了葉延身后。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太過匪夷所思,實在讓人想不通,水靈兒難以置信的看著葉延。

“他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太可怕了。”

“宗主!!”

一聲吶喊從一方傳來,呼喊之人正是那名老者,只見老者飛速趕了過來扶住金蟲牧。

“你們!!你們竟然背叛宗主!”老者顫抖著手,用手指著兩人吼道。

金蟲牧也想不明白,這初次相識的小子,有什么值得背叛的。

“宗主快服下這止血散,老者說著從身上掏出一個玉瓶,遞給了金蟲牧,隨即擋在金蟲牧的身前,做出防備的姿態。

金蟲牧接過玉瓶,對著老者點了點頭,隨即拔出了身上的長劍,瞬間流血不止,強忍著疼痛,咬了咬銀牙,便打算服下這止血散。

就在此時,老者的眼神發生了變化,轉頭時眼中露出殺機。原本恭敬的眼神閃現出了兇芒。

只見他手掌匯聚靈力,對準金蟲牧丹田猛地拍去。

實在太快了,相比之前這次更加的突然,金蟲牧可以說是絲毫防備之心都沒有。

噗,一道鮮血噴出,金蟲牧眼神有些呆滯的看著老者,幾乎吶吼的喊道:“連你也背叛我,這是為什么?”

這位老者是宗門的長老,平日里也是金蟲牧的心腹,金蟲牧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心腹會對自己下手,剛才自己還救了他呀!。

感知了一下·體·內,金蟲牧雙目一縮,那臉上瞬間蒼白。

“不!!”

這一掌將金蟲牧的丹田擊毀了,可以說此時的金蟲牧那就是一個凡人,一個重傷的凡人,想想一代宗門宗主,如今落得丹田被毀,并且還是被自己信賴之人所毀。

“噗!”

金蟲牧再次吐出一口鮮血,氣急攻心,一時血脈翻涌,讓他的傷勢更加嚴重,隨即身子失去平衡般,倒地不起。

“呵呵呵呵,倒地的金蟲牧發出了悲慘的笑聲,我敗了,我竟然敗了,還是敗在了自己人手中。”此時的面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老去。

“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能讓他們同事背叛我。”金蟲牧還是忍不住問道。

“呵呵!不過一些小手段罷了,我本來無意與你為敵的,或者說你的兒子金若寒,我都是無意的,他跟你一樣是你自己找上門的。”

“哎!!為什么這么喜歡作死呢!一個想搶占別人辛苦的戰利品,一個想搶奪別人的功法,呵呵還真是一對好父子。”

葉延搖了搖頭,看著金蟲牧眼中流漏出鄙夷的眼神。

金蟲牧苦笑了一下,“殺了我吧!給我一個痛快。”說出了這句話,隨即閉上了雙目。

“我不殺廢人!”

留下一句淡淡的冷嘲,轉身離去。

屈辱啊,竟然連被殺的資格都沒有,“呵呵呵呵,想我金蟲牧,一生威名遠揚,一宗之主,確落得如此下場。”

才走出幾步,葉延忽然停下腳步,露出壞笑,隨即向金蟲牧走去,在他一陣翻騰搗鼓。

“你這混蛋,還想怎么樣。”滿面怒容的看著葉延。

“你都是個廢人了,這些東西要了也沒用,不如我替你收下好了。”說完找出儲物袋,在手中掂量了一下,樣子別提多無恥了,這一切好像對他來說都是理所當然一般。

你····你···欺人太甚····噗。

氣急攻心的金蟲牧再次噴出一道血霧,隨即沒有了聲息。

“喲,這就死啦!”怎么火氣這么大呢!

PS:喜歡本書的兄弟姐妹們可以加一下書友交流群:758861874

推薦我哥么寫的一本小說,讓人笑得肚子打滾,然后笑中有淚……【惡來傳】,你值得一看!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