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別叫我歌神 >第298章褲子都虧沒了

    葉維元這么一揚腦袋,突然被人攔住了。
    “您好……”一位齙牙的大叔滿臉堆笑:“歡迎兩位來東城……”
    葉維元一愣,然后暗自欣喜,被粉絲認出來了?
    不枉我在網絡上發布了自己要來東城的行程預告!
    啦啦啦啦,果然我也火了!
    嗯,是要簽名還是要合影?我要不要稍微端著一點點?
    為啥我的粉絲都是這種油膩大叔啊,明明小白老師的粉絲都是漂亮小姐姐!
    內心的各種想法還沒跑一圈,他就聽到齙牙大叔神秘兮兮道:“二位要票不?演唱會的票!便宜!”
    兩個人:“……”
    竟然不是粉絲,只是黃牛!
    不過,聽到演唱會的票,兩個人眼睛一亮。
    “你有演唱會的票?是校歌賽的票嗎?”兩個人雖然是受邀嘉賓,但是這次校歌賽的票實在是太搶手了,兩個人的贈票都不夠用,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二表妹三弟媳婦都想要來看小白,為了幾張票都快打起來了。
    沒辦法,人到中年不容易,為了家庭的和諧,只能犧牲自己,把自己的票都讓出去了。
    反正到時候可以從后臺通道進入,然后在舞臺旁邊,或者找個過道看演出就好了……
    唉,怎么一個可憐了得。
    我們可是受邀嘉賓!
    但是地主家里現在也沒余糧啊!
    誰不想坐在觀眾席上,舒舒服服的看演出,有票,我們當然也想買!
    聽到兩個人說“校歌賽”,黃牛眼中閃過了一絲失望,然后就又亮了起來:“校歌賽的票?不不不,比那個好多了……”
    比那個還好?
    兩個人茫然,這個時候,還有什么比校歌賽的票還好啊?
    “當然是陳宇杰演唱會的票啊!奧體中心開唱,場內最好的票,原價668,這個可是要粉絲碼才能買的,不是粉絲還買不到!我拼命搶才搶到的,只賣你們700塊錢,賺個辛苦費!”
    陶然:“……”
    葉維元:“……”
    滾!
    看兩個人轉身就走,黃牛又追了上來:“哎,別走啊,別走啊!陳宇杰你們不知道嗎?現在網絡上超級火的那個,上過《歌王之戰》的……這樣吧,我虧本賣,600!”
    “300行不行?300……我這已經是實誠價了!”
    “不能更少了啊,再少我就賠死了……300塊錢買一贈一……”
    今天的車不怎么好打,兩個人干脆打了一個專車,在等車的時候,就看到那黃牛在大喊:“50塊錢一張,50塊錢一張!陳宇杰演唱會門票,50塊錢你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哎呦,虧死老子了……真個要跳樓了……”
    過了一會兒,終于成功把票賣給了兩個看起來像是學生的人,黃牛販子咧著嘴,笑的像是一個辛苦了一整年,終于看到了收成的淳樸老農民。
    葉維元架不住好奇,湊上前問了一句:“你這50塊錢一張票,怕是虧的褲子都沒了吧……”
    “還好,還好。”黃牛終于賣出去了,咧著嘴笑了起來,“這幾張票其實是我從群里30塊錢一張收的……本來想著總能忽悠到幾個傻子原價買的,誰想到竟然沒人買,還好還好脫手了,中午給自己加個雞腿……”
    “30……”陶然怎么說也是開過很多場個唱的人,聞言臉都綠了,“這么低的票價?這演唱會不賠的褲子都掉了……”
    “哪能啊,買的沒有賣的精,我聽說網絡上粉絲們第一天就搶了很多張票,680一張的,眼睛連眨都不眨一下……嘖嘖,果然要騙先騙傻子,要吃先吃粉絲……”
    “……”陶然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不過也確實有賠的褲子都掉了的,我的上家,我30一張買票的那個,大黃牛,每年都倒騰幾萬張票,這次出來就原價搶了幾百張,加上高價從粉絲手中收購粉絲碼的錢,大概賠了好幾十萬了,這會兒哭都哭不出來了……”
    “這么慘?”葉維元從來沒有火起來過,開個唱也頂多是livehouse水平,賣票全靠隨緣,聞言臉色煞白。
    黃牛的江湖也好可怕!
    “可不是,我就說啊,這個人哪,眼光很重要,別看這個陳宇杰網上那么火,粉絲又整天咋咋呼呼的,牛的像個天皇巨星似的,第一場個唱,就敢把票價定那么高,實際上除了那些咋咋呼呼的粉絲,路人沒幾個理的,就是拼命圈粉絲錢……我上家當時還勸我也囤點,我死活撐住了沒買,不然這會兒跳樓的就是我了,人家家大業大,這一次還能撐住,如果是我,恐怕真跳樓了。我告訴你,這種人就像是票房毒藥似的,不能沾,沾了晦氣!”
    葉維元連連點頭,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學到了!
    “不過也怪他倒霉,偏偏就正好遇到了東原大學的校歌賽,俺們東原大學,那可牛著呢!”說起了東原大學,看起來像是本地人的黃牛老哥,又露出了淳樸而自豪的神色,抹了一把汗,大手一揮:“我就說吧,和俺們東原大學和俺們小白對著干,準沒好事!”
    “如果俺們小白開個唱,我就買幾十張,不賣!帶著全家老小去看演唱會去!賺了錢是圖啥?不就是為了樂呵一下嘛!”
    ……
    同一時間,東城的高鐵站,鴻總又驅車來到了高鐵站,今天他是奉命來接谷平夫婦的。
    如果可以的話,他真不想來接這夫妻倆,畢竟上次已經被這夫妻倆虐出了內傷。
    有誰來看自己兒子,結果連兒子的面都不見,反而跑去做產科檢查,準備練小號的!
    而且,聽說最后小號還沒練成!
    渣!
    但是現在鴻烈安保全員上陣,支援這次校歌賽的安保任務,谷小白身邊也不能離人,而且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還不認識谷平夫婦!
    只有他來了。
    當保鏢有一點壞處,那就是就算是再不愿意干的活,只要在自己的職責之內,就必須去做!
    遠遠看到谷平夫婦從站里出來,鴻總立刻露出了職業性的笑容,迎上前去。
    “兩位辛苦了,這次比賽競爭非常激烈,兩位能來支持小白的比賽,小白一定能拿第一……”
    “嗯嗯……這孩子其實不用支持也能拿第一。”谷平很敷衍地點了點頭,然后問鴻總道:“我聽說,孫家高也來了?”
    “孫家高?呃……是在受邀名單里……”鴻總點頭道。
    “太好了,太好了……”張學翠開心地不得了,“你見到他了嗎?是不是像電視上那么帥?他這次唱什么?老公老公,我們結婚快二十年了,終于完成了當年的夢想,可以聽孫家高的演唱會了!”
    “你看,生兒子還是有用的吧!”谷平把手里的兩張票抖的刷刷響,一臉的得瑟,養兒子雖然有點累,但這不,派上用場了!生兒子可是我的功勞!Y染色體!
    鴻總:“……”
    回去問問小白,愿不愿意改姓鴻!
    這么渣渣的父母,以后不要了!
    不要了!
    雖然內心在咆哮,鴻總還是殷勤地上前,幫谷平拎過來行李,入手一沉,死沉死沉的。
    這啥?鴻總的腦海中,閃過了各種奇葩的想法。
    “哦,我自己拎吧,有點沉……給小白帶了點我自己做的羊拐,小白愛吃,也讓他的同學嘗一下。”
    谷平活動了一下自己纏著創可貼的右手,咧嘴一笑。
    呸,口是心非的父母!
    
分分彩是怎么坑钱的